鸣鞘

不是什么好人。间歇性挖坑不填。

给r老师的《阿瓦隆效应》的长评

给r老师的《阿瓦隆效应》的长评

本打算考研一结束就动笔给r老师写长评,但没想到一放下笔就病倒了,在床上半死不活躺了快一周,实在是心里有愧。生病桌子太乱,也没办法拍点本子的图。

 

说是要写长评,但其实并不算长,文字也非常地拙劣,不及r老师的万分之一,只能希望老师多多包涵了。因为文笔实在太拙劣,就不艾特老师了。

 

我在今年的十月份才入了FGO这个坑,是个彻头彻尾的萌新,但有个基友入坑已久,会和我说些有意思的事,恰好就谈起了无良梅林女装网骗医生的故事,当时听了只觉得非常有趣,要说有什么深思,确实是一点都没有,后来慢慢了解了这个世界观的一点设定,了解了一点梅林和医生的设定,才开始觉得真正有意思起来,但至此,我都没有对梅林罗曼有更深的兴趣。

接触到r老师的文,也确实是机缘巧合,正巧是《阿瓦隆效应》的本子的那条消息被推荐到了首页,几天后我点进了老师的首页,看的正好是《皆大欢喜》,受到的震撼非常大,而《皆大欢喜》至今依旧是我最喜欢的梅罗文。

老师的文字有力量,而且有灵性,像抽芽的枝条,像破冰的河流,温柔且有力。我惊叹于一个人能将文字运用地这么得心应手,天衣无缝,每一个词组的组合,每一个句子的安排,就像是它们本来就应该在那儿一样自然。

有段时间,我几乎放弃了动笔,因为我开始怀疑文字的力量,我怀疑它们是否会像画面一样给人那么大的震撼,直到看到老师的文字,我确信文字能给人带来的震撼,一丝一毫不会逊色于图画,也许文字并不像画面那样给人直观的震撼,但是文字的魅力是难以言说的,字与字的组合竟然会有这么大的力量,不亚于开天辟地。然而这并不是说任何两个字的组合都能产生文学,文学是更美好的东西,所以我惊叹于老师的一支笔竟能组合出这样美妙的文字,并且开始相信有些人天生就有那支五色笔。

在看到老师的文字前,梅林和医生在我心目中都只有一个影子,如同任意一个英灵。在这之前,我对梅林这个人物的了解并不多,除了知道他是一位传说中的魔术师,属于亚瑟王系统。而对于所罗门王,我的知识就更少,几乎可以说是一片空白。老师的故事让他们变得立体起来,在他们的影子里构建骨架,填上骨血,他们确确实实存在了,而不再是一个与其他事物无二的幻影。

《阿瓦隆效应》最打动我的,是老师用故事构建起来的这两位智者,两位几乎无所不知的智者联系。他们是世间少有的千里眼,一眼能看到人类的过去未来,他们行走在世界的轴外,因着特殊的机缘而相会,但这机缘虽然只有一瞬,多年来这根线却从未断裂。两位同样的智者,却有着截然不同的性格,所罗门王慈悲,梅林却圆滑。有时候我不得不承认官方给梅林的这个设定实在是太讨喜了,一个游走于轴外的智者,看破不说破,有情却无情。而所罗门王有着天赐的智慧,平和庄严,这两个截然不同性格的人一旦相遇,会碰撞出怎样的火花,会产生怎样动人心魄的故事。我一直觉得老师笔下的梅林和罗玛尼万分契合,无论从哪个意义上来说,他们都会是最懂对方的那个人。他们都来自轴外,都拥有无尽智慧,曾经一度,他们拥有永恒的生命。在医生作为医生之前,他是行走于世的神的代言者,是温和慈悲的所罗门王,是冠位英灵,我是十分喜爱这种戏码的,但光辉的过去沉寂于地底,这又是我最不喜欢的一类戏码,幸好有了梅林的存在,他深谙所罗门的过去,却还能以几乎平等的姿态面对他。

说是平等,也不尽然,梅林自己也承认所罗门于他是“前辈”。所罗门王和梅林几乎无所不知,但只是几乎,永生给了他们超越一般人的智慧,却也限制了他们走向最终的答案。所以梅林说所罗门的选择是对的,人类是卑微的,而唯有这卑微,才是抵达答案的唯一途径。梅林祝愿他,如果二人中只有一个人能领会,他希望是罗玛尼。这个祝福实在太温柔太温柔了。

在梅林成为能够完美掌握千里眼的智者前,所罗门的祝语是他人生的一道指引,而当梅林成为了智者之后,所罗门却又到达了真理的彼端——他选择了成为人类。从此以后,所罗门消失了,取代他的是罗玛尼,一个真正的——人类。他用十一年的时间学会人类的生活, 喜怒哀乐,还发展了意外的兴趣,喜欢上了甜品。在这一点上,除非梅林某一天也来这么一着,否则他将永远无法再追赶上所罗门。人类是卑微的,这一点毋庸置疑,寿命那么地短暂,即便是满打满算,也不过百年,而人类又那么脆弱,哪怕是一点疾病也太容易夺走一个人的生命。更遑论在人理烧却的时代,想要过完一生真的太难,至少罗玛尼就没有做到。他为人的一生实在过分短暂,但这短暂的一生又给予了他从未企及的智慧,从选择成为人这一点来看,所罗门确实是智者中的智者。只有成为人,才能从脆弱的骨血里开出名为“爱”的花来。这朵花即便是花之魔术师也实在无能为力。

老师一直在探讨没有“爱”的梅林和初学“爱”的罗玛尼会有什么样的发展,所以老师会让梅林说出那句“你和我谁都不曾拥有它,这样的我们拥抱在一起会得到什么?”我尝试着回答了这个问题,答案是:罗曼拥有了爱,而梅林拥有了爱的投影。既然不曾拥有感情的所罗门可以获得人类感情的投影,为何不曾拥有感情的梅林不能同样拥有爱的投影?从《百合花在荆棘里》开始,老师就在探讨“爱”,爱是怎么一步步从罗曼人类的身体里生根发芽。成为人类只是开始,只是拥有资格,但归根到底,梅林才是根源。我们能让罗曼的爱从微小到茁壮,却不能让梅林的爱从无到有,因为从头到尾梅林连资格都没有获得。所以这也是我认为梅林只拥有了投影,而未拥有实体的原因,但老师也不止在一个故事里给了梅林拥有爱的可能,也许严格不能将之定义为爱,却无限接近于爱。罗曼对梅林来说是不一样的,从他作为所罗门的存在起他在梅林心目中的地位就已然不一般,但那个时候梅林只能将之理解为超过平均值的兴趣,从他以梅莉的身份接近医生,或者更早以前,这种不同寻常的关注就已经开始了二人的羁绊。我非常非常喜欢老师对梅林是否“爱”罗曼的处理,如果让梅林直言“爱”,那是不合理的,我们都知道这种感情太浓,梅林是没有的,但如果梅林对医生一点超出控制的感情也没有,这依然是不合理的,所以老师在《百合花在荆棘里》选择了超出平均的有趣来形容它,在《皆大欢喜》中,用内心什么都没有,但其实什么都有,只是难以言表来形容它,又在《罪和罚》里用心动和罪罚来形容它,实在是……太合适了,真的是神来之笔。唯有这么处理,才是梅林应该会持有的,合情的反应。梅林没有感情,谁也不能要求一个没有感情的人突然明白了爱是怎么回事,他最多只能感受到这份感情是全然陌生的,而要如何去定义它,至少还要再经历一万个日出日落的时间。但我们至少也怀有合情的期待,而这期待背后是什么,自然也不言而喻。

老师笔下的梅林非常动人,是个智者,又是不同于一般形象的智者,他活的似乎没有任何拘束,阿瓦隆的罪人之塔并没有让他有任何不满,他像个来去自如的幽魂,迦勒底是他自己的选择,所以如果有一天他不愿意了,也没有任何东西能够阻挡他离开。他活在人类的世界里,以大哥哥自居,模仿人类的举动,伪装人类的感情,看起来他亲切又睿智,但一切只是表象,在这表象之下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梳理,他没有建立起于世界的联系,罗曼曾经是那样一种联系。

文字的魅力有时候会大到出乎意料,但捉襟见肘如我竟找不到任何一个合适的词来给予老师合适的赞美,幸好海明威有先见之明,事到如今只好借先哲的理论来勉强用,最好的文字应该要有八分之七隐藏在水下,老师的文字正给了我这样的感觉。

以上的一切胡言乱语都属于我个人的臆想,若是勉强有一点契合了老师,那是我的荣幸,若是一点也没有,幸好我还有“读者之用心何必不然”替自己开脱。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