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鞘

不是什么好人。间歇性挖坑不填。

十年霸图

1.下海之作2333第一次写H,求不嫌弃。希望别被锁,我好方!!2333
2.故事发生在霸图主场的全明星周末后。
3.第一次献给女神,快说我是全职真爱粉2333
4.有ooc,求请喷( ̄▽ ̄)ノ
十年霸图【韩文清&张新杰】
1月6日,连续三天的全明星周末圆满落幕,除了主场的霸图成员,其他人都纷纷赶回了自己战队所在的城市,准备即将而来的季后赛,争夺第十赛季的冠军,自然对于主场霸图而言,季后赛同样被提上了日程。
第九赛季,霸图在冠军赛上铩羽而归,而这一次,他们集结了荣耀联盟最强大的阵容,对冠军是志在必得。
虽然说这场全明星周末隐隐有叶修主场的趋势,第三天的团队赛很明显大家也都在心照不宣地划水,然而一贯以严谨著称的霸图副队张新杰还是给大家复了一次盘,指出了一些问题。
这次的团队赛,张新杰被叶修一句“不要牧师”给硬生生地逼去了擂台赛,然而这一点却让他能作为一个场外人冷静地审视台上的对决。
张佳乐,林敬言无缘二十四全明星,此刻也来听了张新杰的分析。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大家去训练吧。”张新杰时间掐得非常准。众人纷纷散开,准备去训练室做常规训练。
“张佳乐!”张新杰突然喊住了张佳乐。
张佳乐本来正在思考什么,被张新杰冷不丁一叫,立刻就被打断了思维,停下脚步转过头来,疑惑道:“怎么了?”
张新杰也不是个喜欢说废话的人,简明扼要:“第十八轮赛,我们的对手是百花战队,希望你不要有包袱。”
虽然张新杰的声音还是一贯的公式化,但是张佳乐也听出了他话里关心的意思,于是笑着点了点头,朝他比了个知道了的手势就笑着离开了。
韩文清走在后面,正好看到了这一幕,但也没说什么。
张新杰指挥着石不转踏上最后一个石块,放下手中的鼠标时,指针正好精准地停留在10:00。他站起来准备回房间,路过韩文清的电脑时,大漠孤烟正在过一段陡坡,利用z字滑动避开射来的箭,张新杰不知道为什么就停了下来,看着韩文清娴熟地操纵着,翻滚,闪避,挥拳,最后毫不犹豫地落在浮在空中的石块。
韩文清的操纵方式很像他这个人的性格,霸道简单,大漠孤烟一刻也不停地踏上下一个石块,镜头切换非常快,在常人看来是无法跟上的速度,然而作为荣耀四大战术师之一,张新杰却清楚地知道韩文清的节奏已经乱了,不超过三十秒,他的角色必然会失败。
这种原因是十分复杂的,但究其根源,却无非是因为韩文清早已过了荣耀的巅峰期,从第六赛季开始,他的手速不可避免地开始下滑。
张新杰不想看到屏幕黑下来的一刻,于是赶紧加快了脚步。
走到训练室门口的时候,却意外地被桌上的一份报纸吸引了目光,那是一份一月四日的电竞之家,A版上刊登了一张全明星周末的大图,正是霸图正副队长在台上拥抱的画面,大漠孤烟和石不转安静地站在他们身后。
张新杰想了想,非常利落地拿走了这份报纸。
十一点,张新杰洗漱完毕,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睛。
张新杰的生活作息非常规律,早上六点起床,保持七个小时的充足睡眠,中午十一点准时吃饭,午餐有一定的规律,十二点睡午觉,下午一点准时起床,十点训练结束,十一点准时上床睡觉。严谨地像个机器人,只要熟悉他的人,都知道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可以找到他,所以十一点后大家也非常识趣地不去打扰他。
然而今天晚上却偏偏有个不速之客,在张新杰刚刚躺下后就敲起了门,很轻,只有三声,而且三声的间隔和声音大小拿捏得非常准,张新杰想了想,还是从床上起来开了门。
“韩队?”在张新杰的时间表里,韩文清现在应该已经在休息了,但是他还是什么也没问,让开了身体让韩文清进入了房间。
一月的Q市还是非常冷的,然而房间里却很温暖,张新杰骨子里性寒,所以冬天的暖气总是开的很足。韩文清一进房间就脱了厚外套,而张新杰只穿着一件单薄的睡衣,睡衣的扣子一直扣到了最上面的一个。
“房间里虽然很暖和,但是你身体偏冷,”韩文清不动声色地打量了张新杰的穿着,“还是多添一件衣服。”
张新杰也没有客套,他们是相伴七年的搭档,对对方了解地比任何人都多,所以此刻从善如流地接受了韩文清的建议。但是张新杰一贯都很有规律,从他们现在坐着的桌椅到衣柜有一段距离,韩文清就顺手递过了自己的外套,张新杰顺势就披在了身上。
“训练晚了。”韩文清几个字解释了原因,然后一句话切中自己的来意,“团队赛的复盘,你并没有提及到我。”
张新杰皱了皱眉,没说话。
其实理由大家都很清楚,却都沉默着一言不发,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像昔年的百科全书叶秋一样,时间对职业选手来说就是个死敌,张新杰是亲眼看着韩文清从荣耀的顶端一步步跌落的,所以他比谁都能懂得韩文清的不甘和努力。
张新杰还记得,自己进入荣耀的第四赛季正是霸图最辉煌的时候,韩文清率领的霸图击败了嘉世的不败传说,摘得了荣耀的冠军,却没有像嘉世一样创造一个王朝传说。
然而转眼又到第十个赛季,现在摆在他们面前的确实一条无比困难的路。轮回有了悍将孙翔和神级的账号一叶之秋,蓝雨有新锐卢瀚文的加入,微草的双魔道逐渐走上正规,更可怕的是,曾经的叶秋退役归来,带着他组建的兴欣白手起家。而霸图,虽然同时拥有韩文清,张新杰,张佳乐,林敬言,但却都是老将,第十赛季有可能是他们最后的机会,这一次是抱着破釜沉舟的勇气去战斗的。
韩文清想说些什么打破沉默,但一贯以霸道著称的他突然发现自己也没有什么话可以说了,那一刻他也感觉到了一种很深的感情,那是唯有荣耀一路走来才有的感情。
他将视角移到桌上,却意外地发现了桌上的那份报纸,报纸的大标题是:十年霸图,一如既往。副标题是:大漠孤烟石不转十年相伴。
张新杰顺着韩文清的目光看过去,就看到了桌上那份报纸,张新杰的东西都整理地很整齐,这份报纸简直是一目了然,其实挺正经的一份报纸,张新杰却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气氛有点奇怪。
“仔细想来,原来不仅是大漠孤烟有十年的荣耀史,石不转也是早期的开荒一代。”韩文清有些自嘲地笑,“可惜当年创造这个账号的人连名字都没留下。”
韩文清在众人面前完全是一副一往无前的模样,可是其实他自己心里也很清楚他其实已经没有当年的完全无所顾忌了,他所展示的一种霸气只是不愿意对自己认输罢了。
“那又有什么关系?”张新杰淡淡开口,“即便经过了这么多努力我们还是失败的话,至少我们曾经走过荣耀这条路。”
韩文清将目光从报纸上收回,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张新杰,眼睛幽暗,可是张新杰分明从他眼里看到了一种勇气和引领霸图这么多年的信仰。
张新杰是黄金一代,比起韩文清叶修这些开荒一代足足迟了三年。当他还只是霸图的预选队员,疲于整日的集训时,流传在霸图预选队里的那些传说全是关于同一个人,让人有理由相信霸图永远不会失败的信仰----霸图队长韩文清----即便他三次入总决赛却次次败于嘉世的叶秋手上。
然而他的冲劲却让人无条件去相信,如果是这个人,他一定有能力带领霸图开创一个新的时代。
张新杰记起他第一次见到韩文清的时候,那个时候预选队员都很激动,毕竟他们虽然是霸图的预选队员,却不是正式队员,并没有太多机会可以见到队长级别的人物。
因为队长的风格,预选队员大多选择的是拳术师这一职业,而张新杰却完全不适应这种硬朗的风格,他的严谨的性格决定了他注意打不出韩文清那样不留余地只知道前进的风格,加上他严谨到古板的风格,总是被暗地里叫做“怪人”,不过张新杰对此完全不以为意。
那是一个平凡的下午,张新杰依然遵循他万年不变的时间表睡了一个小时才回到训练室,却发现早就有人围在集训室。预选队员很多都很有天分,没有天分的也足够勤奋,所以往往在午休的时间也有很多人牺牲自己的睡眠时间进行对阵训练,但是现在人数却还是多的反常。
没有人注意到张新杰的到来,他就像往常一样走向自己的位置开始常规训练,开机,导入角色,进入测试,躲避剑,跳跃,破气球,他全心投入游戏中,精准的操作让他总能在快要死亡的时候躲过攻击。不知道过了多久,张新杰因为注意力集中太久精力而跟不上,一不小心踏了个空,屏幕一片黑暗。
“打得不错。”在张新杰将自己放松的时候,突然身后传来声音。然后他就看到了霸图的队长韩文清现在自己身后,并且不知道站了多久。
“你的操作很棒,而且很有战略眼光。”丢下这句话韩文清就走了。
然后那一年,张新杰成为了霸图的正式队员,韩文清力排众议在总决赛中让张新杰带着他才磨合不久的石不转控场,事实证明,韩文清的决定是非常有眼光的,那一年霸图击败了三连胜的神话,也就是在那一年,张新杰被冠上了荣耀战术师的称号。
张新杰将思绪收回的时候才发现韩文清盯着他太久了,张新杰也有一瞬楞住了,一贯严谨著称的自己竟然在韩文清面前走了那么久的神。
“文清,”张新杰缓缓开口,“我相信你。”
“我们会赢。”韩文清没有任何犹豫,眼神异常坚定。
张新杰看着韩文清,就这样在一片寂静中对视,房间里的灯光柔和,从身上传来的是韩文清独有的味道,气氛一时变得有些暧昧。
指针指向十二年,一声轻响打断了二人之间诡异的气氛。
“咳,”张新杰竟然不自觉地咳了一声,开口道,“很晚了,文清你该回去了。”
语气还是一贯的清冷严谨,但是语调却较往常急促。
韩文清站起来向外面走去,到了门口时张新杰将外套递给他,脱了外套后走廊里的一阵冷风一吹,冻地他下意识缩了缩脖子,韩文清没有接,只是回过头,他比张新杰高了半个头,此刻一转身,和张新杰靠得很近,几乎呼吸相闻。
“你会一直陪着我的是吗。”韩文清用的是疑问句,却偏偏说出了肯定句的语调。
“我会!”张新杰微微抬起头,眼睛里是不输给韩文清的倔强,他说,“只要你还在,我就一直都在!”
韩文清的眼眸里的光明明灭灭,在张新杰还没有反应过来时,韩文清已经利落地将张新杰一揽,用很大的力气将他压在了门上。韩文清的吻和他本人一样,霸道地很,张新杰几乎没有回手之力,被吻地气息不稳,脸色一片潮红。
幸好霸图的副队长还保持着残存的理性,知道大半夜的要是让哪边出来的队员看到他们自家的正副队长在走廊上亲地忘我,估计霸图的脸也就丢完了。
“进……房间……”张新杰利用亲吻的间隙开口。
两个人倒在床上的时候,都是气息不稳,张新杰一贯在人面前是副禁欲的冰冷模样,此刻却脸红了一片,要是换了以前,有人说张新杰会有这种模样,别说霸图的队员能组个团把对方给碾压了,就是韩文清也得一副黑社会老大的脸报复社会。
外套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丢在了从门到床的路上,估计是张新杰的手软地实在没有力气拿得动一件外套。
韩文清将张新杰压倒在床上,一边不停地亲吻他,一面伸出手去解他的扣子,然而张新杰的扣子一直从头系到了尾,韩文清实在是没了耐性,直接用力撕开了睡意的襟,张新杰的身材异常白皙,且是一种病态的苍白,畏寒的人大多都有这种白,他的身材纤长,锁骨线条漂亮,韩文清沿着张新杰的下巴一路吻下去,路过锁骨处却流连了很久,将他的锁骨处咬出一片通红才放开,张新杰吃痛,一声闷哼,尾音却带着沙哑的性感味道。
韩文清拿不准力道,只是凭着感觉,然而他霸道的性子却着实让张新杰受了不少痛,韩文清吻着张新杰的乳间直到它通红。张新杰一只手颤颤巍巍地搂住韩文清的脖颈,另一只手去拉他的衣服,然而实在被韩文清弄得没有力气,只能揪着他的领口。
“文清……”张新杰已然完全动情,浑身泛着通透的粉红,用大腿磨蹭着韩文清。韩文清利落地脱了衣服,从韩文清的床头柜上取下冬天的防冻疮的药膏,挤出了一大块。
异物的入侵感让张新杰很不习惯,然而情欲却占领了大脑,将那份痛苦冲淡,韩文清增加手指的个数,并且在摸索,直到感觉张新杰整个人都绷紧了一样才缓缓退出。
“新杰……”韩文清欺身进入张新杰,霸道地动作起来,“下一个十年,你也会在我身边的对吗?”
张新杰思绪被冲撞地破破碎碎,只能不停地喘气,零碎道:“是……我……会一直……”
高潮的时候,张新杰脑海里完全是一片空白,之后才慢慢回忆起一些零碎的片段。
他初见韩文清的时候,那天天气出乎意料地好。
拿到冠军的那天晚上,霸图的队员们破天荒地在外面喝醉了,一帮人起哄他和韩文清。
他们与冠军擦肩而过的那天,韩文清发了很大的脾气,一个个拎出来骂,却唯独没有指名他,明明那一次他犯了一个非常严重的错误。
张新杰的眼睛红通通的,从进入霸图以来,他的视线从来没有离开过韩文清。
这么多年严谨的生活习惯,也都是为了韩文清而破。但是他没有遗憾,因为韩文清对于他,比他想象中要重要太多太多。
张新杰睡得非常好,半夜时他感觉到冷,然而身边却很温暖,他下意识地抱住了身边的人。第二天醒过来时才发现门竟然一夜没有关,暖气早就失去了作用,然而他却一点也不觉得冷。
他望向韩文清时,韩文清也正好望向他,他们交换了一个吻。
“新杰,十年霸图。”
“一如既往。”

评论(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