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鞘

不是什么好人。间歇性挖坑不填。

高考作文‖喻黄‖有话则短【三】

高考作文‖喻黄‖有话则短
2016江苏高考语文作文题。
小甜饼。
话唠黄也有沉默寡言的一天嘛【。
私设有。OOC有。
时间是第八赛季夏休期。

【三】
酒店的老板看着天色不早,想着今晚应该没有人会再来了,刚想关门去睡。
她是蓝雨战队的脑残粉,今天刚看完蓝雨对轮回的决赛,简直内心都要碎成玻璃渣。她刷了会论坛,发现首页有人就今天的比赛开了一个什么见鬼的“八一八”帖子,当即大怒,披上马甲就开始同邪恶分子进行撕逼大战,其血腥程度简直令天地变色!
当她打下一排字发出后,正想活动活动筋骨,就听到有人问道:“老板还有空房吗?”
老板正撕地热火朝天,冷不防被打断,正要发作,一抬头看到对方的脸,一腔怒火哗啦就被浇熄了,留下一张似乎是发怒又是震惊的脸。
“喻喻……喻队!!!”老板差点咬到舌头。
喻文州笑着点头:“你好,请问还有房间吗?”
“有有有!!”老板忙不迭点头,“您要什么房型?”
“标准间。”
“哦好的好的!”老板抬头往后看 ,喻文州身后站着一个年轻男人,他穿着连帽衫,脸在阴影里看不清,他的手手漫不经心插在口袋里,虽然看起来潇洒,但仔细一看,不难发现他半边身子都是僵硬的。
这是谁啊……老板想。和喻队出来开房吗?老板分分钟脑补一万字爱恨情仇,啊不要啊喻队和别的男人出来开房让我等喻黄粉怎么活!
“请出示身份证。”老板虽然内心吐槽不止,但还是认真地做着登记工作。
喻文州从钱包里拿出自己的身份证,然后回头温柔道:“少天,身份证。”
卧槽卧槽!老板内心炸成了烟花,之前对方一直站的比较远,她也没法判断,尤其是她之前一直没有接触过黄少天,只在各种直播,或者隔着观众席,完全不知道黄少天真人的身材!被喂了一大口糖的老板颤抖着接过男神身份证,颤抖着开了房。
“谢谢。”喻文州说。

老板傻傻目送男神们走掉。然后控制不住发了微博。
“@喻黄一生推:卧槽你们猜我今天看到了谁啊!男神喻文州黄少天!他们今天在我这里开房了!!!喻黄党一本满足!我还能再战一百年!喻队那句‘少天’苏傻我!doge喻苏苏苏苏苏!”

回到房间的喻文州和黄少天完全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
“少天,去洗澡。”喻文州将东西放下,立马催促黄少天去洗澡,他之前淋了雨,又受了惊吓,怕他会感冒。
“哦……”黄少天傻傻地冲进浴室。
喻文州之前也淋了不少雨,他只在白衬衫外披了一件薄外套,被突如其来的雨打湿,衬衫也粘在了身上,很不舒服,他想了一会儿,最终决定将衣服脱下。
结果就在这个时候,黄少天从浴室出来了,看到喻文州之后,脸又腾地一下红了。喻文州身材纤长,但很有力度。舒展的骨节有种好看的美感。
“队长你快去洗澡!”
喻文州出来时,黄少天已经把自己裹成粽子躺在了床上,紧闭的双眼,睫毛过分地长。
“少天,”喻文州推他,“头发没有吹干会感冒的。”
但对方好像真的睡着了,呼吸绵长。
喻文州叹气,认命地取来吹风机,细细梳理对方的头发。黄少天的发质偏软,被风一吹就膨起来,之后走软软搭下来。喻文州有些着迷,呼吸有些急促。
他停了下来,待自己呼吸平稳下来,将吹风机收好,然后关灯,出了门。
在门被带上的一刻,黄少天立马就睁开了双眼。
他根本没有睡着,机会主义者也很善于伪装自己。
他其实思考很多。他知道自己喜欢喻文州,很久了,喻文州也喜欢他,这是他没想到的惊喜,但这条路太坎坷。他想了很久,无解,但爱是真实的,他是剑,而喻文州是基石,是诅咒,剑与诅咒从来如影随形,即便路很难走,但剑与诅咒所到之处,攻无不克,他并不害怕。于是他又闭上了双眼,过了片刻,他睡着了。

喻文州走到前台,前台的老板在低头刷着手机,笑个不停。
“你好,”喻文州说,“或许很冒昧,我想请问你也是荣耀的玩家吗?”
老板正在刷喻黄不亦乐乎,完全没想到正主已经到了面前。
“啊是的!”她说。
“我想请问你有多余的帐号卡吗?我想向你买下来。”
“诶?”老板确实有一张多余的帐号卡,是她最开始玩荣耀时注册的术士帐号,后来她发现自己不适合这个职业就搁置了,“喻队你要做什么?”
“一些私事。”喻文州笑着说。

喻文州回房时,黄少天已经睡得很沉了,喻文州盯着他看了一会,轻轻走过去在他额头上亲吻了一下。
“我的利剑,我们还有很多个蓝雨的夏天。”

第二天中午,老板终于放下了喻黄文,治愈了玻璃心爬上了荣耀页面,世界频道被疯狂地刷屏:xxxx,我和你什么仇!你昨晚杀我们四个人十三次啊!把我们都快杀回新手村了!我们到底什么仇什么仇!你有病吧!
老板发现xxxx正是昨晚被喻文州买下的号。
老板立马又在脑海里脑补了一万字同人文。
@喻黄一生推:啊,喻队男友力简直爆炸!爱喻黄,我还能再战一百年!

没想到第二天黄少天还是感冒了,嗓子红肿,几乎说不了话,喻文州各种心疼,但也不准他多吃,只给他点了一些清淡的食物 ,又买了一些药,督促从来不爱吃药的黄少天当面吞了下去。
郑轩第二天回到宿舍的时候,正好喻文州和黄少天回来。黄少天整个人病怏怏的,几乎挂在喻文州身上。身上还披着喻文州的外套。
郑轩目瞪狗呆,亚历山大。
“队长,黄少这是怎么了?”
“感冒了,嗓子发炎。”喻文州淡淡说道,手却一直牵着对方的手。
郑轩一脸日了狗的表情。
黄少天没法说话,内心简直:亚历山大郑你别以为我看不出你在想什么简直大写的污我和队长才不是你想的那样你给我把表情藏一藏好吧虽然我和队长确实在一起了但你为什么要一副这种很懂的表情我真是看错了你……
郑轩看喻文州和黄少天进了“队长”标志的房间,深刻觉得有种:啊我只是离开了一个晚上怎么好像错过了全世界的样子……

【Fin】

————————————————————
有种蜜汁烂尾的感觉是为啥
实力虐狗
郑轩大写的心疼

评论(1)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