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鞘

长铗鸣鞘中。

『鲲湫』‖ 逆旅【一】【二】

鲲湫‖逆旅
1.对大海鱼塘的感觉一言难尽。确实如同所说,瑕疵太多了。然而湫的人设确实太戳心了…我指的不是他的让人尴尬恐惧症发作的表白(跪。)而是天神灵婆啥的真是大写的苏(快扶我起来!)
2.理性讨论…玻璃心不接受撕逼。
3.he保证!同人就是要吃糖啊!
4..私设多如狗,ooc有。剧情瞎编,台词靠印象。能接受这些的!那我们就……开始!

天地一逆旅。

Part1
如升楼的大门再一次被推开,是时隔整整两百年之后。
芥子第一眼看到的不是巨大的海天穹顶,也不是环绕着的血红的生息灯,而是早春里第一枝盛放的海棠。
她蹑手蹑脚地摸向大堂,大堂里没有点灯,门外的灯笼一面书着“生”,一面书着“息”,血红的光芒投入大堂,却仿佛被巨大的黑暗吞噬。芥子攀着窗框,踮起脚尖,努力想凭借一点微光看清大堂的状况。
正当她的双眼勉强看清一些轮廓时,一双竖瞳毫无预兆地出现在视线里,一双两双三双,像是萤火一下子布满整个视线,紧接着她感到自己攀在窗框上的双手碰到了什么毛绒绒的事物,芥子吓得跌坐在了地上。
有一个冷清的声音说:“回来,都别闹了。”
芥子发现毛绒绒的触感消失了,几个影子飞快地退了回去。芥子疑惑地看了看自己的手,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那是一群猫。
“既然来了,为什么不进来?”之前那个声音又说。
芥子站了起来,深吸了一口气,终于迈进了大堂。
大堂里的灯笼被次第点了起来,一瞬间大堂就被光笼罩。
坐在首位的是一个奇怪的少年,他戴着一张独目的面具,露出的下半张脸意外地好看,唇色很淡,越发衬出身上的红衣海棠一样的艳丽。然而更引人注目的是他几乎占据了整个空间的银色长发,芥子要很小心才能避免踩到对方的头发。
“请坐吧,”对方说,芥子的身后就突然多出了一把椅子,“我关闭了通往这里的海天路,没想到还是有人能找到这里。”
“这难不倒我,”芥子坐了下来,“我掌管人间的摆渡,这世上没有我过不了的水。”
“原来是这样。”对方似乎陷入了沉思。
芥子等不到对方回答,终于忍不住说道:“听说您是主管人类死后灵魂的灵婆。”
“是这样没错。”相比起芥子的急迫,对方稍缓的语速就越发显得从容不迫。
“我想复活一个人!”芥子一下子站了起来,背后的椅子化成了几只黑猫隐入了黑暗中,芥子显然被吓了一跳,但她很快镇定下来,“我的爷爷主管的是典籍,我从一本旧书上看到了灵魂交换,我知道您能帮我,我也知道自己需要付出什么代价,我愿意!”
“如生楼从两百年前就不再做这种生意了。抱歉,让你失望了。”对方答道,“请回吧。”
眼看大堂的灯火又要熄灭,芥子终于忍耐不住,她虽是掌管摆渡,但到达这里也废了她太多精力,她能强撑到这个时候,已经是在依靠着自己的意志了。记忆里那张微笑着喊“芥子”的那张脸突然开始褪色,然后慢慢燃成灰烬。
“你根本不懂!”芥子突然喊了起来,她情绪极其激动,一双眼睛几乎变成了赤红色。猫咪们从灵婆身后跃出,呲着嘴,弓着身子摆出一副随时进攻的姿态。
“无妨。”对方轻轻拂过猫的身体,瞬间化解了势拔驽张的局面。
芥子终于承受不住跪在地上,捂着脸崩溃地痛哭起来:“你从来高高在上,怎么能懂爱情呢?你根本不知道我有多么爱他,别说是半条命,哪怕是拿我整个灵魂去换,我也绝不后悔。”
对方终于有了动作,他慢慢从高处走下来,那些铺在地上的银色发丝也随着他的动作慢慢汇集。他停在芥子面前,居高临下,然后缓缓弯下腰,芥子抬起头,终于看清了对方墨黑的一双眼睛,里面翻涌着太多她太熟悉的情绪。
“你愿意坐下来听一个故事吗?”

Part2
“他第一次见到人间的日出是在他十六岁的时候,那也是他这一生唯一一次见到那样美丽的日出······”

湫跃出海天之门时,人间正好迎来一场瑰丽的日出。漩涡的开启增加了人间的潮气,连日的暴雨终于停止,那天的日出出奇地美丽,沿着海天交接的地方铺展开各种色彩,湫一直觉得,自己的世界中星空是那么地美丽浩大,直到他亲眼见证了人间的一场日出,才明白自己曾经见到的也不过是美的冰山一角。
伙伴们纷纷发出欣喜的叫声,一群红色的海豚不约而同被这场日出震撼。
同伴们与湫告别,沿着水流开启他们的人间之旅,唯有湫留了下来,想看一场完整的日出。
湫活了十六个年头,一直活得潇洒肆恣,无拘无束,这次的人间之旅,对他而言,与其说是一场考察感受规则的旅途,倒不如说是一场单纯的游历,没有规则,愿意在哪里停留就在哪里停留。
湫静静地看着阳光一点点铺展在水面上,突然听到不远处传来悠扬的埙声。
人间的曲子?湫不由自主地寻起曲子的源头。
临海的山崖上有间小木屋,有一个黑色长头发的男孩子在吹埙。他看起来并不比自己大多少。湫想道。但是却不由自主地往岸边游了一点。只是稍微靠近一点应该没有太大关系吧。
这支人间的曲子,却不知为何让湫想到了自己世界的四季,想到海棠,想到风。他把头浮出水面,脑海里却不由自主掠过他曾经看到过的星河浩瀚的模样。
“你也喜欢这支曲子吗?”等湫反应过来这个声音是那个吹埙的少年时,他才意识到自己已经离得太近了!湫虽然无拘无束,但他至少还记得临走之前奶奶的再三嘱托:千万千万不要靠近人类。
湫一甩尾巴就要下潜。
“等等!”对方急忙道,“你能听懂这支曲子是吗?”
湫没有停留,他下潜到海底才松了一口气。才逃离人类的湫又被身边游过去的形形色色的小鱼群吸引,追着小鱼群骚扰了半海里才尽兴。
湫很高兴。作为一个根本不会游泳的人,这场旅途明显给了他比旁人更多的愉悦。
湫还是会定时去听少年吹埙,但再也没有露出过水面,他在水下观察对方的生活,发现人类的生活其实和自己没有太大区别,只是他们要更为辛苦,他们没有神力,无法操纵自然,他们需要自己生火、打水。崖边的少年有一个可爱的妹妹,一只活泼的狗,除此之外,湫没有发现他还有别的家人。这一家人似乎非常热爱大海,湫不止一次躲在水中看到过少年划着船,带着妹妹和那只狗给海里的鱼类喂食。
三天时间转眼就过去,湫开始考虑是不是在这个地方呆的太久,他终于决定往南游,顺着海洋去看看别的地方的人类如何生活。
第四天,湫看到了不同肤色的人类。
第五天,湫看到了冰雪筑就的世界。
第六天,湫顺着洋流返回,命运被彻底改变。

评论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