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鞘

不是什么好人。间歇性挖坑不填。

『鲲湫』‖逆旅【五完结】

1.对大海鱼塘的感觉一言难尽。确实如同所说,瑕疵太多了。然而湫的人设确实太戳心了…我指的不是他的让人尴尬恐惧症发作的表白(跪。)而是天神灵婆啥的真是大写的苏(快扶我起来!)
2.理性讨论…玻璃心不接受撕逼。
3.he保证!同人就是要吃糖啊!
4..私设多如狗,ooc有。剧情瞎编,台词靠印象。能接受这些的!那我们就……开始!

Part5
“然后呢?”芥子听的入了迷,她发现对方陷入了漫长的寂静,“所以湫最后到底怎样了?椿呢?她和鲲在一起了吗?这个故事的结局究竟是什么?”
“结局?”对方眯起眼睛来想了想,“结局自然是皆大欢喜。椿感动了灵婆,他们回到了人间,从此椿和鲲过着幸福美满的生活。”
“诶?”芥子道,“感动了灵婆,所以最后是你帮助了椿和鲲吗?”
“是上一任灵婆。”对方慢慢退回自己的座位,“好了我的故事说完了,小姑娘,你可以离开了。”
“明明没有说完啊!”芥子气愤道,“你根本没有说湫的结局啊!湫付出的爱情并不比任何一个人少,他一定会有个好结局的是不是!”
“好结局?”对方支着头想了想,“大概是吧。”
“什么叫大概啊,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你很不会讲故事诶,你知道吗?”芥子自暴自弃坐在地上,双手环膝,声音突然变小,“爱情是无罪的,所以我愿意为了爱情牺牲自己,但我同样爱他人,我能为爱情牺牲掉我自己,但不能为爱情牺牲掉别人,这是爷爷从小就教导我的。”
对方突然笑了起来:“你说的对,我大概真的不会讲故事。但是故事都已经是过去的事。未来······”他站了起来,“小姑娘,跟我走吧,如果你能在六个钟头里找到他的灵魂,我就免费帮你复活他,不过你要知道,从你决定复活他开始,你们就已经生死相连了。”
芥子惊喜地从地上一下子爬起来,她说:“我知道,我愿意。”
芥子跟随者灵婆穿过漫长的生息灯笼,她猛然发现对方的红衣上系着一只埙,那是一只海豚的形状,看起来有很多年的历史,但被保护地很好,大概是还能再次吹奏的。

如升楼的大门再次开启,三手撑着船,芥子的身影逐渐消失在云水交界处。
灵婆慢慢转身,长发铺展在两百年的海棠树下。树下有一个黑发的少年,他额间的痕迹像丹砂点就,他靠着对方坐下来:“这些事,你从来没有告诉过我。湫······”
湫一只手拂过黑猫的身体,对方发出了一声舒服的“喵~”。他取下那只独目,眼睛望向海天的穹顶:“可能我忘了吧。”
鲲枕着双臂,海棠的花瓣簌簌而下,他拨开眉间的海棠花,仿佛不需要人回应般说道:“我想起来了。那个时候我承了椿半条命,她的气息是我最熟悉的,所以与她最为亲近。可我还隐约记得你的气息······所以那个时候才会亲吻你。我和椿之间从来没有爱情,她救我也不过是为了偿还她所认为的对我的亏欠。百年前我重归通天阁,在见到你的一瞬就已经将我们的相遇尽数想起,唯有那场浩劫,却忘了七七八八。”
鲲突然坐起来,面向湫,他们隔得极近,鲲甚至能看到对方眼睛里自己的倒影。
“我从来没有背叛过你。”鲲说。
“我知道。”湫回望,“从你回归通天阁的那一瞬,我就已经知道了。”
两人沉默望了半晌,突然都一个倒后躺倒在海棠树下,白色的长发和黑色的混在一起。
“希望芥子能够承受住考验。”湫说,“我等了两百年了,是时候给自己找个接班人了。”
“如果芥子通过了考验,你会去哪呢?你已经不能再呆在如升楼了。”
“是啊。”
“上一任的灵婆去了哪?”
“不知道,我醒来后她就已经不见了。”
“我们去人间吧。”鲲突然凑过来,他的眼睛里有掩不住的笑意,“你有了人间的信物,可以再一次通过海天之门。”
湫看到海棠落在对方身上,轻轻伸手拂去,然后笑道:“好啊,去人间。”

评论(9)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