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鞘

不是什么好人。间歇性挖坑不填。

【喻黄】末日AU‖剑出 『一』

【喻黄】末日AU‖剑出
1.末日丧尸设定
2.世上无荣耀设定,大部分成员互不认识设定
3.私设多如狗,OOC严重,末日理由胡说八道,勿考据
4.主cp喻黄,带刘卢玩,后期视情况带其他cp玩
5.长篇向,he保证

》》》》》》》》》01
附录:
《古兵器的现代化应用——太刀与光剑的融合》
G大
硕士学位论文
姓名:黄少天
申请学位级别:硕士
专业:机械设计

一、目录··············································I
Abstract···············································II
二、引言··············································01
三、项目分析设计·······························05
第一节:古兵器分析···························05
第二节:太刀与光剑数据····················21
第三节:附录“冰雨”设计图·················46
四、项目实现·······································56
五、结束语···········································80
指导教师意见:理论可行,现实不可操作,打回修改。

黄少天翘起一条腿靠坐在游客休息处的长椅上,他摸出背包里的手机开始打一款消消乐游戏。街巷的路灯次第亮了起来,夜色中的大理有种光怪陆离的美感。
他的手非常快,屏幕上全是让人目不暇接的光影效果,五颜六色的光影打在他的脸上,意外地诡异,不过片刻屏幕上就已经闪出了“通关”字样。
“没意思啊没意思游戏公司太会骗人了,什么恶魔关卡,这么简单就通关了好没意思啊小卢怎么还没有来啊,买个水而已又不是杀个人,怎么这么慢啊啊啊!”黄少天随手将成绩分享到朋友圈,一边无聊地刷起了微博。
今天微博推送的广州身边事又一次提到了最近广州的一场流感,黄少天点进去瞥了两眼,大概是说最近广州有一批非法入境者,携带了未知病毒,目前小范围流感已被控制住,呼吁市民不要随意上街,做好防护措施。
和前几天一样的说辞,黄少天兴趣缺缺地关了页面。
朋友圈多了一条评论:
枪淋弹雨:黄少你又通关了,压力山大#瀑布汗##瀑布汗#对了,你的毕设怎么样了?
夜雨声烦回复枪淋弹雨:别提了老冯死都不给我过,差点就打回让我重写了,我把冰雨设计图和数据都附上了,还从古到今分析了冰雨的可行性,他非要说现在的材料和锻造技术做不出冰雨来,要不我能千里迢迢跑大理来吗?这次多亏了卢叔叔给我介绍的这个古兵器大师,要不这次的毕设我百分之一百肯定过不了,过不了的话就毕不了业,毕不了业肯定要被母上剥一层皮下来太可怕了啊啊啊
枪淋弹雨回复夜雨声烦:大理好啊!山清水秀,世外高人隐居之地啊。不像广州,这几天就差把街道封起来了,上个街麻烦地要死,害的我闷在宿舍三天,都快发霉了,压力山大。
夜雨声烦回复枪淋弹雨:卧槽真假,这么严重?
郑轩没有再回复。
黄少天编辑短信:母上,冰雨的事快结束了,我今天就能拿到成品,我和瀚文打算在云南再逛两天,听说广州流感已经到了戒严的地步,你和爸还好吗?照顾好自己,等我和瀚文回去给你带礼物哈哈哈哈,你喜欢陶笛吗?你喜欢木雕吗?你喜欢花吗?你不知道昆明的花有多便宜,按斤卖,五块钱一把百合花哈哈哈哈。
黄少天确认短信发送后,将手机随手揣进口袋里,再抬头看时,卢瀚文正从另一条街跑过来,他手里除了拿着水之外,还有两袋不知道是什么的食物。
他气喘吁吁坐在黄少天身边,身量甚至不到黄少天的肩膀。他把其中一个袋子递给黄少天:“给,黄少。”
黄少天一脸“这啥”的表情。
“嘿嘿,黄少,这是云南特色稍饵块,没见过吧。”卢瀚文不等黄少天反应就吃了起来,赞叹道,“好吃,不枉我排了那么久的队。”
黄少天欣慰地摸了摸卢瀚文的头:“小卢懂事了,不枉我给你抄了那么多次暑假作业。”
卢瀚文:·“·····”

冰雨的成品甚至超出了黄少天的预料,他本以为最多也只是根据他的数据将这把剑的模型做出来,没想到连剑身的花纹都完美复制了设计图,剑身流畅,带有一点弯曲的弧度,材料很特殊,泛着一点幽幽的蓝光。黄少天试着对空气划了一剑,速度非常快,很轻薄,但却有种劈到了实物的感觉。
除了冰雨之外,卢瀚文的焰影也经过了改造。
黄少天的父母和卢瀚文的父母是世交。卢家传统就是做冷兵器这一块的,黄少天跟卢瀚文从小就认识,两个人都对古兵器有很大的兴趣,这也是为什么毕设黄少天坚持要做“冰雨”的原因。
两人告辞了之后,黄少天摸出手机,母上还是没有回任何消息,他想了想,拨了个电话过去,漫长的“嘟——”之后,没人接。
黄少天突然觉得不太对劲,他转过头问卢瀚文:“小卢,你今天有和家里联系吗?”
卢瀚文想了想,摇摇头:“昨晚和我妈通了电话,她好像说广州那边的流感有点严重,让我先在外面呆几天。”
“你现在打个电话问问。”
黄少天和卢瀚文又各自给家里打电话,这次直接变成了“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用户不在服务区。”
黄少天和卢瀚文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见了相同的答案。
“看来我们在云南呆不了了。”黄少天说。

广州·夜间十一点五十八分,距离停电和信号失落三小时。
一场突如其来的雷阵雨将玻璃打的哗哗响。喻文州站起来关上了窗。一个小时前,大楼外还是有许多来来往往的匆忙脚步声,广州的武警部队都已经出动,似乎在市中心发生了什么事件,但现在浩大的雨声几乎掩盖过了一切的声音。书房的笔记本电脑还有3%的电,一点幽幽的蓝光是偌大的房间唯一的光源。
喻文州支着头坐在椅子上,面前的电脑已经停留在一个页面上三个小时。
那是一封加密的邮件。寄件人的名字很奇怪,是一味中草药——王不留行。
雨声越来越大,整栋楼似乎变成了雨中的孤岛,外面一片黑暗。
倾盆的大雨声中,轻微的脚步声在楼道里响起。喻文州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一细微的声音,他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不急不缓的走到了玄关处。
那种脚步声更加明显了,但这脚步声不像是一般人的脚步声,反而像是拖着一条腿在地面上摩擦的声音。很快脚步声就到了喻文州门外,脚步声消失了,对方停了下来,二人隔着一扇门静默着,喻文州的表情很平静,他甚至借着夜间的视觉看了一眼自己的表。
十一点五十九分四十六秒。
门开了。一道闪电划过天际,广州城宛如白昼!
门口的生物全身大面积腐烂,脖子上勉强挂着脑袋,脑袋也支零破碎,脑浆和血液在楼道里洒了一路。眼眶上只挂着一点零碎的血肉,森然的牙齿上粘着一些刚撕下来的肉块。这已经不是一个人了。
它扑了过来!
一道惊雷落下。
喻文州没有动。
“砰——”的一声枪响混合着惊雷,偌大的广州被这声惊雷震彻。丧尸的头颅被炸成零碎的肉块,零零散散挂在门把上,没有了头的躯体慢慢倒了下来。
枪支的硝烟散开,喻文州手里已经没有了枪的影子。
他的动作太快了,时机把握地精准与其说是对峙,毋宁说是单方面的猎杀。
“滴答——”秒针指向12,新的一天已经到来。
巨大的落地窗映出幽蓝的电脑屏幕上一行字:
“丧尸爆发,索克萨尔归位。”
落款没有名字,只有一个奇怪的标志,剑和齿轮包围着一个英文单词“glory”。
笔记本耗尽了最后一点电量,屋内一片黑暗。

——————TBC——————

评论(16)

热度(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