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鞘

长铗鸣鞘中。

【喻黄】末日AU‖ 剑出『二』

【喻黄·末日AU】剑出
1.末日丧尸设定
2.世上无荣耀设定,大部分成员互不认识设定
3.私设多如狗,OOC严重,末日理由胡说八道,勿考据
4.主cp喻黄,带刘卢玩,后期视情况带其他cp玩
5.长篇向,he保证

“尊敬的乘客朋友,欢迎乘坐本次列车K210次列车,前方到站茂名东,本次列车停靠时间短,请不要在站台上停留······”
黄少天被嘈杂的脚步声和拖动行李箱的声音惊醒,他摸出枕边的手机看了一眼,下午四点零五分。刺眼的阳光晃进车厢,黄少天下意识抬起手背遮住双眼,过了几秒钟才总算适应过分强烈的光线。
昨晚意识到不太对劲的黄少天和卢瀚文决定改变计划,立刻回广州。他们当天晚上就乘车回到了昆明,却被告知所有去往广州的航班都已经停止运行。二人不得不退而求其次,坐上了十一点三十五分从昆明往肇庆的火车。
在对面下铺的卢瀚文还在睡,黄少天突然起了坏心,调整手机屏幕把光线反射到了卢瀚文脸上。卢瀚文似乎感受到了什么,动了几下把脑袋埋进了被子里,然后继续维持睡觉的姿态不动。
黄少天:“······”
我靠靠靠小卢是怎么在这种环境下睡着的?果然是初中生所以很需要睡眠吗?这样都不醒?昨晚吵死了根本睡不着啊啊啊为什么小卢能瞬间睡着啊,等我回到广州一定要睡一天一夜,毕设什么管它去死啊啊啊!
黄少天一边打着哈欠一边这样想。他点开短信,二十个小时过去了,没有新的短信进来。黄少天又登了下微信,一连给郑轩发了四五条消息,没有回应。
黄少天登了网页,查询了一下快递号,包裹在三十分钟前被签收了。
火车驶出了茂名东站,卢瀚文揉了揉眼睛,从床上坐起来,迷迷糊糊问道:“黄少,我们到哪了?”
“刚出茂名东站,到肇庆大概还需要三个半小时左右。”黄少天倚在床头打游戏,头也不抬,就听到手机里传出的各种华丽夸张的音效。
卢瀚文从床上爬下来洗漱,快走出房间又突然回过头来:“诶对了,黄少,我们寄的包裹签收了吗?”
“签了。”黄少天打完关卡,把手机往枕头边一丢,“三十分钟前签的。”
“诶百度真的没说错诶,原来管制刀具能用快递寄哦!”卢瀚文一脸新奇,“你说酒店老板会不会拆我们的快递啊?”
“滚滚滚,快滚去洗漱。”黄少天道,“谁会没事拆你的快递啊。”
“不过拆了也没事。”卢瀚文意味深长笑了笑,赶在黄少天揍他之前跑去洗漱了。
火车托运明令禁止管制刀具,黄少天和卢瀚文没办法,只好询问百度,用快递的方式顺带着也把一些衣物寄给下榻酒店的老板,老板倒是很客气,一口就应允了。
卢瀚文洗漱完后,坐在床上翻他在云南买的小玩意。
“黄少,你看这个木雕好看吗?我把它摆在客厅怎么样?”
车厢里充斥着暑气,夹杂着难闻的汗味,人在走动之间卷起一股热风,黄少天有些莫名的烦躁。

肇庆·夜间八点
喻文州的车在高速公路上行驶,路灯的光影在他的车窗上一晃而过。
过检查站时,喻文州礼貌地降下车窗,朝对方一点头。
他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衣,这么热的天气里,扣子却扣得整整齐齐。
检查站人员注意到后座的窗户关的严严实实,车身上溅了一些深色的液体,但已经干涸了。仿佛是看到了对方的探究神色,喻文州温和地解释道:“广州昨晚在下雨,我赶着过来,走了小道,一定溅上了不少泥点。”
直到车子飞快地划入夜色里,检查站人员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那根本不是什么泥点子,反倒像是某种血肉物质。

喻文州的车驶进加油站,等了半天也没见人出来。头顶的灯“嘶嘶——”闪了几下,终于彻底坏掉。喻文州也不开车灯,就这样静静地呆在黑暗中。
四面八方传来细微的声响,慢慢向他靠拢。
喻文州好整以暇地等待着。声音越来越近,就在对方尖锐的指甲快挠上车门的那一瞬,喻文州出手了!
三声连续的枪响,丧尸们脑颅被穿出一个洞,纷纷倒在地上。一共有五只,而喻文州只开了三枪,有两枪是穿过了两只丧尸的脑颅。他手上的这把枪穿透力不强,除非极近的距离开枪,这也是喻文州等待的原因。他在观察,在脑内测算出合适的角度和距离,以求最大效率地击杀。
喻文州仔细听了下周围的声音,一片寂静。他叹了口气,将手中的枪搁在一旁。
“看来,肇庆也保不住了。”

肇庆·夜间八点三十七分
“黄少!我们到啦!”卢瀚文兴冲冲地站起来拿行李,他七零八碎的玩意儿买了一堆,塞的包裹鼓鼓的,有点吃力,黄少天看见了,二话没说,抢着来背在了身上。
“谢谢黄少。”卢瀚文笑眯眯。
黄少天狠狠揉了一把卢瀚文的脑袋,把他的头发揉的乱七八糟:“真谢谢我的话,就努力学习吧小卢!真不是我说,我上次给你写的作业,你不会自己再抄一遍吗?直接就把我的交上去,你是生怕你妈检查作业时认不出我的字来吗啧啧。”
“我知道啦黄少。”
二人随着人流通过检票口,卢瀚文一路四处张望。
“诶黄少,你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吗?”
黄少天一手提着包,一手拿着车票,随意瞥了两眼,立马就发现了不对。平日里车站的警卫人员和服务人员此刻全都不见了踪影。
黄少天把手上的票递给卢瀚文:“小卢,帮我拿下。”然后低下身装作系鞋带,隔着行色匆匆的人潮,血迹从车站大厅缓缓淌了出来。
出口的灯“嗡——”地一声蜂鸣。
“小卢,跑!”
黄少天猛然站起,一个助跑单手撑起,干净利落地越过了检票口,动作流畅,带有一种力度的美感。不过三秒,他已经站在了另一边。
卢瀚文这个时候也反应了过来,跟着黄少天冲了出去。
后方的人潮突然发出几声惨叫,人群发生骚乱,后面的人疯狂拨开人群往前跑,好多来不及动作的人被推倒踩踏,瞬间就没了呼吸。肇庆车站一片混乱。
“黄少,现在怎么办?”卢瀚文此刻完全愣住了。
“先回酒店。”黄少天也来不及解释,拉起卢瀚文就朝酒店跑,所幸他们订的酒店离车站不远,大约五分钟后就看到了酒店的招牌。
酒店大堂的灯亮着,但前台已经没有了人。
“黄少,这是我们的包裹!”卢瀚文在前台意外翻出包裹,赶紧拆了起来。
黄少天警觉地观察四周电梯指示灯停在五楼,接着指示灯一闪一闪,楼层逐渐下降,四楼,三楼,二楼······一楼······
“滴——”电梯指示灯亮了。电梯门缓缓开启,大堂摆的绿植挡住了黄少天的视线,没有一个人走出来。
眼看电梯门就要关闭,黄少天当机立断后退一步,电梯的全貌终于显现。里面横七竖八摆了几具尸体,距离死亡的时间应当不久,但脸却已经大面积腐烂。之后尸体动了动,缓缓站了起来,混浊的眼珠子一转,朝黄少天看过来。
“我靠靠靠靠靠这什么玩意儿!”黄少天简直凌乱,他一个健步冲到卢瀚文面前,二话不说直接按着对方肩膀摇了起来,“小卢你快打醒我!我一定是在做梦啊这不是丧尸吗?这玩意儿我只在科幻电影里看到过啊!我一定是中毒了我一定是在做梦啊啊啊啊啊啊!”
卢瀚文被摇的头晕,差点站不住,虚弱道:“黄少你先放开我。”
黄少天瞬间住手。他凌乱了一会,发现眼前场景没有任何改变,不得不强行接受眼前所看到的一切都是事实。
大堂里的空调还在运转,嗡嗡地响。黄少天直觉地感受到一股骨子里透出来的寒意。肇庆闷到了极点,让人几乎连气都喘不上。
四面寂静到了极点,然后四面八方都响起了僵硬的关节摩擦声,声音一点点向酒店汇聚,黄少天环顾四周,玻璃门外已经有了几个模糊的声音,每走一步都发出让人牙酸的摩擦声。
黄少天彻底冷静了下来。
“小卢,冰雨给我,”黄少天朝后伸出手,冰雨接触到手掌的一瞬间,黄少天露出了一个冷然的笑容,,“看来今天是想让我们永远留下来了······只是可惜,想要留我,你们还不够资格!”
黄少天脚步错开,身体弓起,眼睛盯着丧尸的头颅,摆出蓄势待发的进攻姿态。他的左手腕一抖,剑划向手心,被稳稳握住,他右手拔剑——
冰雨幽蓝的剑光一闪——
剑没拔出来。
黄少天&卢瀚文:“······”
“卧槽槽槽槽槽槽!小卢你搞什么鬼啊,你在冰雨上缠了什么玩意儿?剑怎么拔不出来啊!”黄少天费力解着刀鞘上缠着的绷带,却越解越乱,最后连绷带的头也找不到了。
卢瀚文的状况也没有好到哪里去,焰影是一把重剑,缠的绷带比冰雨还多,密密麻麻快裹成了棍子。
卢瀚文手忙脚乱:“我怎么知道会发生这种情况啊,我怕到时候被查出来,把买的绷带全缠上了。”
两人相顾无言地对视了一眼。
“黄少现在怎么办?”丧尸完全没有被这场闹剧吸引而停下脚步,此刻两人已经被围在了尸群中心,包围圈正在逐渐缩小。
“还能怎么办啊,”黄少天低头叹了口气,突然一下子跳起来踹倒面前的丧尸,“跑啊——”
“黄少你等等我啊——”卢瀚文抱着重剑跟在黄少天身后,踩着倒地丧尸的脸跑出了酒店。
————————TBC——————
那么……下章相遇吧^_^

评论(10)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