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鞘

不是什么好人。间歇性挖坑不填。

【喻黄】末日AU‖剑出『三』

1.末日丧尸设定
2.世上无荣耀设定,大部分成员互不认识设定
3.私设多如狗,OOC严重,末日理由胡说八道,勿考据
4.主cp喻黄,带刘卢玩,后期视情况带其他cp玩
5.长篇向,he保证

》》》》》》》》》》》》03
汇合章掉落。

一道闷雷在夜幕里炸开。
卢瀚文被吓了一跳,这么一迟疑就落下了一截,发现是一场虚惊后又赶紧追了过去。
“黄少,我们去哪儿啊?”卢瀚文一边跑一边问。
“找家便利店。”黄少天道,“火车站附近肯定会有。”
黄少天的估计是对的,两个人大概跑了半刻钟的样子,就看到前方有大大的超市的标识。黄少天来不及解释,直接冲进去。便利店已经被洗劫过,食品区的货架上干干净净,饮料区也没留下什么,柜台上摆的整整齐齐的烟倒是没怎么动过,柜台后还有几瓶已经开过封的酒,因为不方便携带而逃过一劫。黄少天弯腰在柜台边摸索。
丧尸的大潮逐渐涌了过来,这次他们再也没有好运气能够突围了,卢瀚文还在试图抢救一把手里的焰影,奈何手忙脚乱之下实在收效甚微。
又是一道闷雷炸开。卢瀚文心跳如鼓擂。
三米,两米,一米······“哗啦——”一声,丧尸砸开了玻璃门。
黄少天不慌不忙站起身来:“小卢,接着。”打火机在空中划出一个抛物线,被卢瀚文稳稳接住了。
豆大的雨滴砸下,尘土飞扬的路面瞬间湿透,暑气蒸腾开来,这场暴雨来势汹汹,仿佛要将这座城市从头到尾彻骨地清洗干净。
燃着的绷带被丢了出来,丧尸被火一攻,纷纷往后退。黄少天以剑鞘挑起酒瓶,里面的酒液倒灌着浇了前几个丧尸一脸。火势瞬间汹涌,几个丧尸被逼退到店外,身上点燃的大火被暴雨浇熄,焦黑的烟雾升腾,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血肉烧糊的味道。
黄少天和卢瀚文对视一眼。两人脊背弓起,左脚弯曲微伸,右足蓄力,脚尖一点——
黄少天和卢瀚文同时动了起来。只是一瞬,身影已经到了店外。
冰雨出鞘!
一剑悍然割断厚重的雨幕!
前排的三只焦黑的丧尸还没有来得及动作,头已经整齐地从脖子上掉落,骨碌碌滚到地上,而身体还没有意识到这一切,往前走了几步后才突然扑倒在地。倒地的瞬间脖颈处喷发出大量的污黑的血液,散发着一股腐朽的气味,很快被大雨冲刷,顺着排水道流入了地下。
黄少天的攻势没有停留,在前三具无头的躯体倒下的同时,另一只丧尸的脑袋也被完整切割了下来,而这次冰雨的速度太快,切口太过平整,在整个割断的同时,头颅依然留在脖子上,没有移动半分。
冰雨在收割头颅的同时,焰影也丝毫没有停滞,这把重剑握在一个身量还没有成熟的孩子手上完全变成了一把利器。
焰影偏红的刀刃此刻已被污血染出更深的颜色,它所切开的躯体伤口更大,每一剑都仿佛裹挟着巨大的风声。
被丧尸的叫声吸引,越来越多的丧尸朝这里汇聚。
黄少天和卢瀚文慢慢汇合,在门前互相抵上对方的脊背。
“小卢你不行嘛!我已经砍了十四个了你怎么才砍了九个?小卢是不是害怕了毕竟还是个孩子嘛!我教你一个方法啊你看他们长得那么丑那么猥琐是不是就一点都不怕了只想赶紧把他们砍翻?话说这帮家伙真难对付,到底是怎么出现的?怎么砍了一波还有一波,血那么脏,溅我一身这可是本少最喜欢的衣服啊啊啊我要砍死他们!”黄少天在不休地说着话的同时也没有放松对周围形势的观察。
“黄少,这样下去不行。”卢瀚文说,“他们看起来源源不断,而我们体力总有耗尽的时候,到时候就陷入不利了。”
“知道。”黄少天随手抹了一把脸上的血迹,双手握上冰雨的剑柄,雨水顺着他的下巴落下来,再一滴滴溅到地上,砸出一个个小水花。雨水有些过分的大,甚至影响了他的视线,他能感觉到体力在一点点流逝,之前的十几个小时他没有得到充足的休息,只怕坚持不了多久。
“小卢,我们得分析他们的弱势,找到突破点,寻找一个机会······一剑击杀。”

喻文州的车停在一条隐秘的街道里。车上已经没有了人。
大雨在屋檐上汇聚,喻文州站在一栋二十层高的办公楼的天台上,他没有打伞,在过去的一个小时里,除了移动手上的望远镜,他的身体几乎没有动过,暴雨将他的生命体征降到最低,几乎没有丧尸发现楼顶上还有这样一个活人的存在。
肇庆的丧尸小规模汇聚,开始朝同一个方向移动。喻文州通过快速的分析判断,在脑海里划出了一个范围。
车无声地滑出夜幕,天台上已经没有了人影。

第三轮抢攻已经结束,卢瀚文已经差不多到了极限。他人小剑重,体力耗得要更快。
依旧有源源不断的丧尸朝这里涌来,前排的丧尸才被砍完脑袋,立马又有新的顶上。
“我靠靠靠靠靠靠靠小卢你说这帮丧尸干嘛盯着我们不放啊!”
“我怎么知道啊黄少!”卢瀚文一个不查,焰影劈了个空,他没收住势,被焰影带着往前冲了几步,就这么短短的瞬间,他们背对防守的优势就丧失了。
黄少天赶紧回援,砍翻了那几个位于他们中间的丧尸,但后背就暴露了,黄少天只能往卢瀚文的地方跑,但意外的是,身后的丧尸的攻击却久久没有落到实处,黄少天一转头,看见之前攻击自己的丧尸和对面的丧尸撞到了一起,倒在了地上。
“······”黄少天在觉得意外的同时又觉得这个画面诡异地好笑。
“小卢,我找到他们的突破点了,他们行动协调性差,只要合理引导,就能转变我们的劣势。”

喻文州到达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画面,为首的是一个身量纤长的青年,他的手中握着一把寒光凛然的剑,出手的瞬间时机把握地非常准确,顺着丧尸的头颅划过,却像是没有分量的一道光影一闪而过,一击必杀!在喻文州望向对方的时候对方敏锐地捕捉到他的视线,回望了过来。
他的脸上全是血污,又被大雨冲刷掉。他将手中剑轻轻朝地面一划,剑身上的血珠纷纷滚落,剑身干净地泛着幽蓝的光泽。
那双眼睛望着他,充满探究的神色。
喻文州微笑着望着对方,手中的枪快速举起,“砰砰砰——”的连续枪响,子弹贴着黄少天的脸颊飞过,气流带动了他脸颊边的一些发丝也动了起来,子弹命中,在身后的丧尸头颅正中开出了血窟窿。在这过程中,喻文州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过对方的眼睛。
喻文州慢慢向包围圈走近,手上的动作也没有停止,硬生生开出一条路。
喻文州微笑站在黄少天面前,向他伸出一只手:“跟我走。”
“······”卧槽槽槽槽槽用枪太犯规了!
看到对方没反应,喻文州又笑着补充道:“我的子弹快用尽了。”
“所以可能没有时间给你考虑了。”
在黄少天还没有反应过来,对方已经准确牵住了他的一只手。

————————TBC————————
啊我真勤劳~一天双更达成,被自己勤奋哭
小卢表示:等等你们别跑,你们是不是忘了什么?

评论(4)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