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鞘

不是什么好人。间歇性挖坑不填。

【喻黄】末日AU‖剑出『四』

末日丧尸设定。其他不啰嗦惹。

》》》》》》》》》》》04
大雨敲打车窗,雨刷在快速摆动,周围一片黑暗,唯有车内还有温和的灯光。黄少天分辨不出方向,只能判断出此刻他们已经上了高速。
老实说,黄少天自己也想不明白,自己怎么就上了对方的车,要是在一天前,有人告诉黄少天他会坐上一个陌生人的车,而且完全不知道行驶的方向,黄少天一定用剑让对方好好冷静一下。
但是现在······黄少天将视线转向前座正在开车的男人。他的五官在温暖的灯光下显得异常地柔和,白衬衫整整齐齐,无论怎么看都更像是一个书香世家的学者,黄少天很难把他和十几分钟之前那个拿着枪毫不犹豫地扣下扳机的杀戮者的形象重合。
对方似乎感受到了他的视线,抬起眼望向后视镜,正好和黄少天探究的眼神撞上。
黄少天状似无意地挪开目光,问道:“我们去哪?”
“云浮市。肇庆市已经保不住了,被丧尸占领也只是时间问题,我们必须找到一座城市提供补给,才能再做商议。”喻文州道。
黄少天没再说话,他现在分不清对方身份,对他的戒备之心还没有完全消除。
卢瀚文此刻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处境,已经歪倒在车上睡着了。卢瀚文毕竟还是个半大的孩子,之前的一战让他精疲力竭,其实黄少天的状况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他能撑住让自己不彻底睡过去,完全是凭借意志。
过了片刻,喻文州开口道:“到云浮市还要三十分钟左右,你不妨先睡一觉。”
黄少天摇摇头,道:“你的枪法很好。”
喻文州立马意识到对方的试探意味,想了想道:“家里长辈喜欢枪支,受了他们的影响。”
黄少天听了之后,不由自主在脑海里脑补出一幅黑社会家族的图画。瞬间出了一身冷汗。卧槽槽槽槽槽我究竟上了谁的车啊,我会被杀吗?我会被抛尸吗?啊啊啊啊啊我还不想死啊!
喻文州敏锐捕捉到黄少天一脸纠结的表情,瞬间明白对方是想偏了,倒是觉得对方意外地可爱,不由自主笑出了声,解释道:“我的父亲和祖父都是军人。”
“哎吓死我了,”黄少天松了一口气,整个人瘫倒在座位上,“你直说嘛!军人又不是见不得人的事,你那么说简直是故意让人想偏嘛!所以你呢?你也是军人吗?对了,谢谢你救了我和小卢,你是肇庆人吗?你知道这场丧尸是什么情况吗?对了,你知道广州那里状况怎么样了吗?”
黄少天解除危机模式后,话痨本质暴露无遗,喻文州一时不适应,差点被一连串的问题问的不知道从哪儿说起。
最后他笑了笑,答道:“不,我不是军人,我只是普通的市民。这场丧尸潮的爆发我也不是很清楚。我是广州人。”
“诶?”黄少天一下子坐直,“我也是广州人,G大机械设计专业的学生。你是从广州出来的吗?那你知道广州现在怎么样了吗?”
喻文州想了想,答道:“我是今天凌晨出的广州,那个时候广州已经基本陷入了瘫痪状态,从八点五十八分开始停电,同时信号也陷入了瘫痪状态。大约夜间十一点半左右,丧尸开始从市中心向外扩散,这场扩散非常迅速,只用了一个小时不到的时间,广州就已大半被占领。现在我只能推断出病源来自于市中心的医院。”
黄少天的心往下沉,他的家就位于广州市中心,是第一批被丧尸侵占的地区。
他追问道:“那么广州的人呢?他们逃出来没有?”
“我不知道。”喻文州回答道,“政府在预料事态发展不受控制时,紧急转移过一批人,当然也有部分人逃了出来,但其他的我也不清楚了。”
大雨慢慢转小,寂静的夜里只闻淅淅沥沥的雨声,后悔、焦急、无能为力这几种心情交织着侵蚀黄少天,让他感到一种骨子里的疲惫。
“休息一会吧,哪怕不睡,闭着眼睛也可以恢复一部分精力,”喻文州压低声音道,“我有预感,这一路不会平静。”

黄少天本以为自己不会睡着,没想到他才闭上眼睛,就跌入了梦境。虽然只有短短几十分钟的休息,但他精神确实好了不少。
卢瀚文看起来醒了有一会儿,在低声和对方说话,他们交谈的声音很小,黄少天只能隐约捕捉到“广州”“冰雨”“焰影”这几个词。
看来在自己睡着的时间,小卢是把底都完完整整交了。
黄少天动了一下,卢瀚文立马转过身来,惊喜道:“黄少,你醒啦!”
“小卢,我们到哪儿了?”黄少天坐直了问道。
“才进云浮市没多久。”卢瀚文道,他睡了一觉,看起来神采奕奕。
喻文州此刻还在开车,没有回头,微笑道:“黄少?是你的名字吗?”
“当然不是了。”黄少天懒洋洋道,“我的名字是黄少天,刚小卢没和你说吗?”
卢瀚文瞬间脸红,小声辩解道:“黄少我怎么可能暴露你,我只说了我自己的名字而已啦。”
黄少天又道:“你呢?”
“喻文州。”
“这个名字倒是和你的气质挺像的。”黄少天评价道。
“哦?”喻文州饶有兴致,“少天你觉得我是什么气质?”
黄少天完全没觉得“少天”这个称呼过分亲密,不假思索道:“学者的气质,感觉是很有文化的那种人,谦和,友善······差不多就这样。”
“可是少天一开始并不放心我是吗?”对方轻描淡写道。
黄少天有点吃惊,他一直以为自己伪装地很好,过了片刻他才有些不好意思道:“对一个陌生人,尤其是还会用枪的陌生人存疑是很正常的事吧。”
“也是。那现在为什么又相信我了?”
“大概是觉得你不会骗我吧,我也说不上为什么,可能是直觉吧。”
“你开了很久的车了,换我来开吧。”黄少天道,“放心,我有驾照的,虽然现在没带在身边就是了,不过我想现在这么乱,估计也没人查了。”
喻文州也不推辞,将车停在一边,换了位置后,坐在了副驾驶座上。
黄少天体贴道:“要不让小卢坐到前面来,你去后座躺着睡吧。”
“没事,”喻文州说,“我随意休息一下就好。”

黄少天一边开车,一边留意周围有没有超市商场之类的建筑物。大概过了三十分钟的样子,视线里出现了一座大型商场建筑。
黄少天赶紧把车停在了路边。喻文州似乎是睡着了,呼吸细微而绵长。
黄少天小心地打开车门,用动作和口型向卢瀚文示意自己下去看看,让他帮着看下车。
卢瀚文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黄少天摸出自己之前留下的一个打火机。微弱的火苗勉强照清脚下的一小块地方,搜索非常吃力。
不过幸好所有的商城大多大同小异,黄少天凭借着之前的经验,很快就找到了地下超市区。不出意料,这里已经被洗劫一空,食品货架上一片空荡荡,地上错落着乱七八糟的各色脚印。黄少天细细搜索了三遍,才勉强从货架间空隙找出一袋小熊饼干。
上了二楼就是服装区,平日里昂贵的饰品服饰此刻倒是鲜少有人问津,黄少天照着自己和卢瀚文的码数拿了几件衣服,一边想到:“我真的不是在偷啊啊,我只是找不到收款员,如果末日结束了,我还能活着回来的话,我一定会回来还钱的!”
下到一楼时,安全出口出突然传来几声呻吟,很细微,但黄少天还是在一瞬间捕捉到了这细微的声响,他有些懊悔没有把冰雨带上,但还是大着胆子向声源处靠近。
是两个人,准确的说是两个受伤的人。
其中一个人年纪约莫在三十左右,而另一个人看起来更年轻,大约只有二十出头,和黄少天年纪相仿。
三十左右的那个人左手受了伤,似乎是被丧尸抓到了,但幸好伤口不深,只是擦破了点皮。而年轻的那个看起来伤重些,他的腿似乎受了重伤,此刻只能倒在地上痛苦地呻吟,血顺着地板慢慢洇开。
他们一下子看到了拿着打火机的黄少天,眼里闪现出绝处逢生的光芒。
“求求你救救我们!我弟弟受了伤。”那个三十左右的男人赶紧道,“我们兄弟都是云浮市本地人,我们了解这里丧尸的情况,求求你救救我们,我愿意给你当向导。”
黄少天也不明白自己怎么就笃定没经过喻文州的同意就给他弄回来这两麻烦,喻文州就不会怪他。黄少天想了很久,也没想出什么结果,最后只能把它归为某种奇怪的默契。
在黄少天和兄弟中的哥哥扶着受伤的弟弟回到车前时,喻文州几乎是立刻睁开了眼睛,那一刻他的目光带有非常强烈的疏离和戒备,但只是一瞬,当他看清黄少天的脸时,这种神色就很快消失了。
“少天,”他打量了这对兄弟,最后目光又落回到黄少天身上,微笑道,“这两个人是谁?”
车后备箱里有紧急医药箱,经过处理后哥哥很快就没什么大碍了,但弟弟的伤势偏重,需要赶紧找医院处理。
黄少天开着车在哥哥的指挥下在街巷间穿梭。同时哥哥介绍了这个城市的基本状况。
“云浮市的丧尸状况还算良好,只有小波的丧尸进入城中,居民们都被集中到了城北,物资也被集中到了那里,在哪里还搭建了一个紧急的医疗站,昨天还有一波外来的逃难者被收留,你们也可以在那里得到补给。”哥哥说,“前面一条街到头左拐。”
车又开了五分钟,车窗外的建筑也越发密集,看起来是快到中心地带了。
“下一个岔路口左拐。”
车猛然停住,刹车摩擦地面发出尖利的声音。黄少天转过头来,随手将一只手搭在座椅上,用一副漫不经心地懒洋洋的表情说:“你还想骗我们多久?”

——————————TBC——————
这一章大概是为了让喻队和黄少有个缓冲期。
明天让掉线已久郑轩出来吧x
黄少啊你怎么知道喻队没有骗你呢x

评论(3)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