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鞘

长铗鸣鞘中。

〖索夜〗神谕

〖索夜〗神谕
1.妹叽点文产物,不会艾特抱歉辣。索夜,喻黄。
2.不正规西幻设定,带有荣耀副本地名。
3.自己想设定时感觉很烧脑…然而写出来觉得自己可能是智障。不过还是设伏笔了,细心的妹叽们不妨一边看一边猜猜看。

>>>>01
“我见过他。”夜雨声烦抬起头来,认真说道。
“我的小殿下,不要再拿您的老师开玩笑了。”满头白发的老人慢悠悠站起身来,将桌上的羊皮卷慢慢卷起来,这卷羊皮不长,但却是极其珍贵的材料,背面还镂着银色的六芒星图案,老人擎着一盏昏黄的油灯蹒跚着走向书匣子,细心地将它放好锁起,转过头来慈祥地微笑,“您才只有六岁,而他……已经消失了八百一十年了,即便是最长寿的老人,也没有一个能有幸目睹过他的容貌。”
“我没有开玩笑。”夜雨声烦不高兴地皱眉。
“好吧好吧小殿下,”老人弯腰笑道,“那您能不能告诉我他的名字呢?”
夜雨声烦小声道:“我不知道他的名字,他没有告诉我。”但他又很快抬起头来大声道,“但我看到他穿着法师的袍子,头发银白色,很长很长。”
“神之领域的每一个人族都知道他曾经是一位亡灵法师,光凭这些是不足以让人相信您的。”老人依旧笑眯眯。
“本殿下没有骗人!”夜雨声烦有点委屈,但他突然想起了什么,开心道,“我看到了他的法杖!他告诉我他的法杖叫做……呃……对了!灭神的诅咒!”
本已打算离去的老人突然停住,缓缓转过身来,脸上的神色已经变得十分严肃,过了很久,他突然叹了口气,道:“小殿下,也许您说的是真的。我为我刚才的不信任向您道歉,您能告诉我,您是在哪里见到他的吗?”
夜雨声烦歪着脑袋道:“梦里。”

>>>>02
神之领域位于世界最中央。与它的名字正好相反,这是一片没有天神,精灵,又或者是其他种族存在的大陆,整个大陆唯有人族繁衍生息。千年前,这里曾经是魔法的乐土,法师,龙骑士遍布这片大陆的每一个角落。
荣耀纪年210年,光精灵与暗精灵大战,光精灵惨败,退居于大陆之南,与此处人族交往生息,主城蓝雨建立。
荣耀纪年372年,魔族为患,战火从最东的格林之森一直烧到最西面的安龙高地。天神索克萨尔联合精灵族和人族成功抵御魔族,此后大陆再无魔族生存,史称“剑与诅咒之战”。
荣耀纪年380年,光暗精灵从神之领域隐退,天神消隐。魔术的痕迹被完全抹去,人族成为神之领域唯一种族。
荣耀纪年400年,蓝雨修神谱,索克萨尔以其对神之领域的贡献高居榜首,但又因其年月,有“最后的天神”之称。神谱附录索克萨尔身边常年跟随着一位骑士,但年岁过久,已经难以考证。
荣耀纪年1210年,蓝雨主城的殿下夜雨声烦降生,星辰移位,众星璀璨,六芒星倒挂天际。

>>>>03
冰霜森林
暗夜的森林里冰棱倒挂,冰霜森林寂静地可怕,只有偶尔夜枭的“桀桀”声,似乎不畏寒风一样从被冰雪冻得僵硬的树梢上掠过。冰雪森林位于神之领域的要塞地带,但多年来无人入内,哪怕是最勇敢的佣兵团也不敢轻易踏入这片森林。这片森林的可怕之处不仅在于它刺骨的寒冷,每走一步都疯狂地掠夺人的体温,更重要的是他是哥布林的巢穴。
然而此刻,寂静的黑夜里却有人在独自行走,这是一个身量纤长的青年,他看起来非常年轻,但却有一头银白色的长发,他独自一人信步走在入夜后的冰霜森林里,迎面而来的似乎能将一切卷走的飓风没有对他造成任何影响,他的脚步轻巧,仿佛在午后的乡间小路上散步一样闲适。
他的手上握着一支法杖,木格上托着一枚幽绿的水晶。这是一个法师。
黑夜中红色的眼睛慢慢出现,一点点向年轻的法师逼近,慢慢缩小着包围圈,而年轻的法师却仿佛根本没有注意到他已经被哥布林包围,仍然一步步向冰霜森林的深处走去。
年轻的法师被哥布林包围了,周围的红眼睛透着森然的光。首位的那只哥布林身形稍大,尖利的耳朵,赤红的双眼——领主冰霜塞恩。
哥布林们集体扑了上来,他们对猎物势在必得。
法杖上的绿色光芒一闪,黑色的利箭从四面射出,将哥布林牢牢钉在地上。塞恩迅速后退,毫发无伤后呲着牙向法师扑来,四道幽绿的火焰浮空,照亮了眼前的空间,年轻的法师神色宁静。
四道地狱之火骤然变大,以高速袭向塞恩,塞恩来不及躲避,被地狱之火击中。
六道光柱从地面骤然拔起,在半空中连结缠绕,显出一个即将完成的六芒星的形状。
骤然间一道幽蓝的剑光劈开六道光柱,悍然的剑气让六星光牢直接消失在空气中。顺着强大的剑气而来的是一个年轻的骑士,他手握蓝色光芒的利剑,起落之间已经斩下了塞恩的头颅,那双赤色的眼睛甚至还包含着震惊与恐惧,就已经骨碌碌滚到了地上。
青年用布一裹头颅,利落地翻身上马,金色的头发在黑夜里一现就立刻消失,三米之外传来带笑意的话:“抱歉啦抢了你的塞恩,但你就别追我啦,虽然你很厉害,但我也不会还给你的~我的名字是夜雨声烦,下次见面可要记住了。”

>>>>04
夜雨声烦偷偷从床上爬下来,光着脚缓缓穿过大殿,大殿的穹顶上是蓝雨的象征,六芒星围绕着一把蓝光的剑,温柔的雨滴包容一切,美丽的光精灵的雕像微笑着看着他,夜雨声烦有些慌张地抿唇,绕过大殿的精灵像走向背后的暗室。
他今天亲眼看到他的老师将那卷羊皮卷锁进了这里的匣子里。夜雨声烦试着打开黄铜锁,但失败了,他歪着头思索了片刻,指尖窜出一道蓝色的微光,“咔嚓”一声,锁开了。
他点亮桌上的灯,将羊皮卷细细地摊开在桌子的一角,才展开一角,他就被羊皮卷上熟悉身影所吸引。当年修神谱的人没有能见到真容,只能凭借流传在大陆上的传说拼凑出他的大致姿容,但仅仅是这样简单的线条,却立刻让夜雨声烦愣住了。
他把灯光挪近,找到画像旁的那个名字,认真地记了起来。
“原来你叫索克萨尔。”夜雨声烦想,“这个名字并不难找。”
他从椅子上爬下来,恋恋不舍地卷起羊皮卷,将它收进匣子里,故技重施将黄铜锁锁上。
他笑了一下,似乎很满意。转头的那一瞬他突然愣在了原地。
满头白发的老师站在他身后,他看起来不知道来了多久,神色陌生,这让夜雨声烦有些害怕地后退了两步。
“小殿下,您刚才施展的是魔法吗?”
“神之领域已经八百一十年没有出现过魔法的痕迹了。”

>>>>05
龙骨深渊
“夜雨,我们这里撑不住了!”枪淋弹雨又丢出一个魔法爆破,骨龙拉尔顿立刻拔空,巨大的骨翼扇出强大的飓风,枪淋弹雨勉强扒住眼前的石块才不至于被卷走,夜雨声烦也很狼狈,他半跪在地,冰雨深深插入地面,金发都像是失去了光彩一般。
“枪淋弹雨你少废话,你的话都快超过了我!拉尔顿确实很强,可是要成为一名真正的骑士,我必须要打倒他,我也相信我一定能打倒他,看来之前那个在烈焰森林小镇外卖给我们拉尔顿信息的人骗了我们,”夜雨声烦皱眉道,“该死,低估了他的龙威,没想到对精神的伤害这么大。但在刚才的交战中,我发现了他的翼击使用是有条件的,他的精力有限,需要大约二十三秒的时间复原,这段时间已经绰绰有余,枪淋弹雨你从他的左侧靠近,注意不要让他看到你,我从右侧逼近,你趁机吸引他的注意力,我会从侧翼攻击。”
他撑着冰雨缓缓站起来,侧着身飞快穿过龙骨的掩护,枪淋弹雨也赶紧从另一边跟了上去。
蓝雨幽暗的光芒一闪,剑身裹挟着巨大的魔法力量倾力一击。
剑身刺入拉尔顿的侧翼,骨骼开始产生裂纹,慢慢扩大到整个龙骨的脊柱。拉尔顿发出一声嘶吼,骨翼慢慢破碎。
“成功了!”枪淋弹雨大喜,“夜雨,我们做到了!骨龙拉尔顿被我们杀死了!”
夜雨声烦刚要露出一个笑容。
巨大的尾翼横扫而来,带着千钧的力度直接把夜雨声烦扫了出去,夜雨声烦内脏受损,在空中吐出一口血,向着一旁的石块堆落去。
枪淋弹雨来不及回援,只能眼睁睁看着夜雨即将撞到石块。
一个黑衣的身影瞬间而至,法杖上幽绿的光芒一闪,半空中骤现一个巨大的魔法阵,夜雨声烦的落势瞬间减缓,黑衣法师轻轻托住陷入半昏睡的夜雨声烦。
“你是谁?”夜雨声烦意识模模糊糊。
黑衣法师开始了咏唱,一道地狱之门拔地而起,将怒吼的拉尔顿拉入了地狱,门缓缓合上,拉尔顿的愤怒就此终止。
黑衣法师带着温和的笑意回答道:“夜雨,我的名字需要你自己去寻找。”

>>>>06
“我说的是真话,骑士从来不说谎,”夜雨声烦冷静道,“我真的是要进入安龙高地的。”
小酒馆里喝着啤酒的男人们都大笑了起来。
“小弟弟,我劝你还是早点回家,安龙高地可不是你这种小朋友可以进入的。”
“难道你的父亲没有告诉过你吗?安龙高地可是只有会魔法的人才能进入的。”
“据说安龙高地是人族最后的魔法遗迹,里面埋藏着的是精灵,天神从这世上消失的秘密,不过这是不是一个骗局,又有谁知道呢?毕竟这个大陆已经早就没有魔法了哈哈哈哈。难道现在还会有人相信吗?我从七岁的时候就已经不相信这套鬼把戏了。”
“我相信。”夜雨声烦说,“我相信这片大陆还存在精灵,存在地精,存在龙,也存在天神。”
“好吧,一个相信魔法的骑士,”对方大笑着举起手中的啤酒,“那我就敬你一杯,为了······呃······为了天神!”
幽蓝的剑光一闪,原本坐在角落里的年轻人已经瞬间到了对方的面前,他的神色冷静而坚定,“我认为你应当为你对神轻薄的态度而道歉。”

>>>>07
世上真的存在天神吗?
“夜雨,来找我。”

>>>>08
夜雨声烦一步步走近安龙高地。
在即将踏入的一瞬间,他突然犹豫了,安龙高地似乎被一层看不见的魔法屏障遮蔽着。
世上真的存在天神吗?
“夜雨,来找我。”
“夜雨,你愿意和我一起完成神之领域的挑战吗?”
“那是当然好吗,索克,你这个问题问的真没有什么意义。”
夜雨睁开眼,他没有片刻犹豫,他走进了安龙高地。

>>>>09
“夜雨,你回来了。”对方笑道,“恭喜你通过了神之领域的挑战。”
眼前的景象已经全然改变,眼前不再是贫瘠的高地,而是蓝雨的城镇,那道六芒星与剑的象征高高悬挂在天际。路过的行人穿着魔法袍,街角有一家魔法公会,从里面甚至走出一位美丽的女性精灵。
这是一个充满魔法的世界。
“那是当然好吗,索克,你这句话真没什么意义,”夜雨声烦抬起头来,蓝色的天空飞过一条龙,巨大的翼遮蔽天空,他终于转过头来望着眼前的亡灵法师,笑道,“我可是天神索克萨尔的骑士,怎么会这么容易被迷惑。”
他一下子凑过去搭住索克萨尔的肩膀:“不过说真的,这次的挑战也太黑了,竟然把我的意识剥离出来了,还给我设定一个什么蓝雨小殿下的身份,我可是蓝雨的第一骑士啊,不敢相信我小时候竟然这么蠢,是不是这次历练的人看我以前对他们狠了一点,借故报复啊,啧啧。”
“夜雨,这个身份是根据你魔法的本源完整复刻的。”索克萨尔笑眯眯道,“而且你的小时候很可爱啊。”
“什么嘛!”夜雨红了一只耳朵,“索克你又取笑我!”

>>>>10
“我靠靠靠靠靠靠队长!”黄少天疯狂地在QQ上敲喻文州,“队长这帮人简直丧心病狂啊不能忍!你看到今天云秀妹子在职业群里发什么了吗?!她竟然发了一份名称是《神之领域宣传稿》的文件,我下载了一看,卧槽这什么东西啊!这应该改名叫《夜雨声烦与索克萨尔不得不说的二三事》吧!”
“我靠靠靠靠靠靠队长!我刚刚去私戳了楚云秀,她竟然和我说这就是联盟下一赛季打算用来作为新开神之领域的宣传稿!天啊这种宣传稿是怎么被通过的!冯主席真的没有吃下几瓶救心丸吗?”
“队长队长你人呢!别不说话,是不是也被吓到了?”
“队长队长你别不说话!”
“队长我刚又仔细看了一遍,竟然被洗脑了,我竟然觉得这是真的了,你快打醒我!”
“诶队长,你说······夜雨和索克真的存在吗?对我们来说,这只是个游戏,但是会不会对他们来说,这就是一个真实的世界呢?”
“等等,队长我突然想到······照这么想,我们该不会也只是某本书里的人物吧!啊啊啊啊啊好可怕,快住脑啊啊啊!”
黄少天不愧是职业选手,大爆手速,刷了喻文州满屏。
“少天,刚刚的文件我看了。”
“诶队长你是不是也觉得很洗脑啊?”
“少天。”
“怎么了队长,你想说什么?是不是手速不够,没事我会等你的。”
“你出来。”
“诶?”
黄少天开了门,发现喻文州就站在他门口,喻文州看了他一眼,突然伸手抱住他。黄少天被吓了一跳,傻傻被抱住,不敢挣扎,耳尖都红了。
“少天,你听。”
听什么?
黄少天只能听到自己的急速的心跳声,在黑夜里格外清晰,但很快,他贴着喻文州,仿佛也听到了他的心跳声,那种频率几乎与自己完全吻合。
“少天,”喻文州在他耳边道,“你觉得你的喜怒哀乐是真实的吗?”
“当然了队长,”黄少天内心手忙脚乱,连语速都比往常快很多,“要是假的,那我当年跟我妈说我要去打职业游戏,她抽我那几扫把不就白挨了吗?我也白悲伤了。”
喻文州松开黄少天,望着他,那双眼里的神色是黄少天再熟悉不过的。
“他们曾有过喜怒哀乐,他们曾经存在过,这就是答案。”
“我们也是。”
——————————————
对不起我昨天没有更【跪。】
剑三这个辣鸡游戏,毁我青春。我发誓!我以后只玩到一点!(除非和基友一起去打本_(:°з」∠)_)
对不起点灵魂语者的妹叽了QAQQQ因为我在喻黄大旗下发过誓,绝不背叛我教QAQQQ



评论(6)

热度(2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