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鞘

不是什么好人。间歇性挖坑不填。

【喻黄】末日AU‖剑出『七』

>>>>>>07
众人互相介绍,问及喻文州时,黄少天抢着说:“这是我们队的队长,喻文州。”
喻文州笑了笑,也没反驳,权当默认了。
互相认识了后,大家都又重新坐定。梁易春坐下后的第一句话是:“想请教各位对于这次丧尸爆发的看法。”
黄少天不假思索:“是病毒吧,我觉得是病毒。之前广州一直都有消息说是有非法入境者携带了病毒么?不过当时消息封锁的很严,对外也只宣称是普通的流感病毒。丧尸是从市中心开始的,所以我猜可能丧尸最初的起源地就是市中心的医院。丧尸的爆发速度非常快,从事件开始,到无法控制,只用了一天不到的时间,广州就沦陷了。从数量上来看,丧尸的感染应该是非常迅速的,具体时间我还不知道。但我认为,现在丧尸这么多的原因,不仅是它的感染速度快······”
“哦?”
“因为云浮,”黄少天说,“云浮的丧尸来源不是广州。从广州爆发丧尸潮开始,到现在才过了三十小时。但是云浮的救助站明显成立地更早,而且准备很充足,这也是云浮遭受损失比较小的原因。所以我猜一定有其他城市比广州更早爆发,但只是消息封闭地比较好。”
喻文州微笑着听黄少天的看法,赞许地点了点头:“少天的推测很有道理。就我一路的见闻来看,丧尸的感染速度应该是分为两种情况:第一种是病毒原体的感染,这类丧尸比较少,也可以看做是丧尸的母体,感染时间大约是一周,其他信息未知。第二种是母体的感染,我将它们称作感染体,感染时间更短,就其伤口的面积不等,时间也不等,最快的感染可能只有几分钟,最长的时间会有两天甚至更久。”
“卧槽队长这你都看出来了,”郑轩目瞪口呆,“压力山大。”
“母体会不会更强?”卢瀚文问道。
“从理论上来说,应该是这样,但还没有得到证明,我的判断是我们一路上遭遇的丧尸应当还只是感染体。”喻文州答道。
“但丧尸的弱点还是很明确的。他们的协调性很差,动作也很慢。比如说像这样,”黄少天随手捡起一块烧了一半的小木棒,稍微甩了两下,火苗就熄了。黄少天就着木棒的黑色部分在地上画起来,“如果被追的一方快速急转身,那么丧尸是没有办法反应过来的,他的身体只会顺着原先的动作继续向前。”
“而且他们爬行能力很差!”郑轩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他们虽然能够爬楼梯,但关节僵硬,花费的时间要比平地更多。”
“如果这样的话······”许博远想了想,道,“那么是否可以推断出山棱地带要比平原地带更具有优势?”
“我认为这个推断是正确的。辽阔的平原更容易受到丧尸成群的攻击。”喻文州笑着补充道。
“看来是时候要换个营地了。”梁易春叹道。

凌晨四点半的光景,营地一片安静,很多人都已经沉沉睡去。黄少天辗转反侧睡不着,一旁的卢瀚文和郑轩早已睡得不省人事,幸好云浮的夏夜不算冷,否则这么睡,真要着凉了。
既然睡不着,黄少天干脆坐了起来,然后他发现喻文州也没有睡,他坐在距离自己两米远的地方,手机屏上散着幽蓝的光,神情有些严肃。从黄少天和他认识以来,还没有见过他这种表情。
“队长,你也睡不着?”黄少天状似漫不经心的问道。
喻文州侧过头来笑了笑,这是黄少天熟悉的神色:“少天也是?”
“队长,之前我一直没有问过你,末日之前你是做什么的,现在我们都这么熟了,可以告诉我了吗?”黄少天又道,“你要是不方便说也没关系的。”
“没什么不方便的,”喻文州道,“我的父母都算是军队出身,但几年前就去世了。我也勉强和他们一样,不过比较特殊,所以之前我说自己是普通的市民也没有错。”
黄少天考虑到军队有需要严格的保密的条例,所以也没有多问。
黄少天摸出手机来,手机还顽强的活着,但已经陷入了低电量。没有信号。联网的游戏一个也玩不了,所以黄少天干脆玩起了手机自带小游戏贪吃蛇。但一个人玩未免太没有意思,他干脆撺掇喻文州:“队长,我们来比赛吧。”
喻文州失笑,但还是点了点头。
第一局是黄少天开局。贪吃蛇刚开始难度很低,重点在于蛇身越来越长之后,将会越来越难,所以越到后面,越能体现一个人的手速,一开始喻文州还没有发现,直到贪吃蛇的身体几乎占据了半个屏幕,而黄少天完全没有吃力的样子,他的手飞快地按动。
他的手速非常快,喻文州几乎是立刻就下了判断,不仅手速快,而且反应能力也特别迅速。这样的手速和反应能力,即便是在那支队伍里,也毫不逊色,喻文州想。他不由自主仔细打量起黄少天。
一局结束,黄少天的贪吃蛇几乎占满了屏幕。
黄少天把手机递给喻文州,遗憾地抓狂道:“啊啊啊真可惜!一时失手竟然在最后关头失手了!队长给你。”
喻文州接过,开始第二局。喻文州的手速很慢。这是黄少天的第一印象,当然这并不是说他的手速真的很慢,而是在黄少天认识的一些游戏玩的很出色的人当中,喻文州的手速未免太不够看了,黄少天几乎下意识觉得,喻文州撑不了多久。
但出乎意料地是,每次黄少天觉得喻文州下一秒就要GAME OVER的时候,喻文州总能完美地补救回来,他就这样频频踩着下一秒就要撞上的点,频频转圜过来。看的黄少天比他还揪心。
但到了后半段,喻文州的劣势就显了出来,他的意识非常快,全局能力甚至超越了黄少天,但他的手太慢了,即便察觉到要转弯,但还是撞死了。
喻文州笑了笑,把手机递回去:“我输了。”
“队长你这局打的也太惊心动魄了,我第一次知道手机小游戏也能玩成这样的,”黄少天一脸敬佩,“队长你是怎么做到的啊?”
“计算,”喻文州说,“只要在点出现的那一刻计算出路径就可以了。其实原理很简单。”
“······”哪里简单了。
东方渐明,一道霞光破开黑暗。
“这可是我末日后的第一个早晨啊,值得纪念。”黄少天赶紧打开照相机,靠近喻文州,比了个剪刀手,“队长,合个影呗!”
喻文州微笑回望镜头。
“咔嚓——”
手机没电了,自动关机。
“我靠靠靠靠!”黄少天愤怒道,“我还没看照的怎么样呢!什么玩意儿,气死我了。”
喻文州倒是在一旁失笑。
“队长你不厚道,队长你别笑啊啊啊!”
天光破晓,晨曦洒满大地。
——————————TBC————————
对不起我最近又沉迷于辣鸡游戏【跪。】
下一章真的……开始旅途。我发誓, 因为我八已经写了一半惹。
突然觉得自己竟然认真交代起了末日…本来只想借着末日谈恋爱…现在突然觉得谈恋爱也不能敷衍末日了…

评论(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