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鞘

不是什么好人。间歇性挖坑不填。

【喻黄】末日AU‖剑出『八』

新的营地选在了城南的一处高地上,这里原本是一所学校,既有现成的厨房,又有完备的实验室。团队中有几个是学物化这一块的,利用实验室资源做了几个简单的发电机,电的问题得到了初步解决。
水和住宿倒不是问题,但食物依然是一个大问题。许博远统计了队伍人数,有一百三十人。救助站原本的食物倒是撑得住这些人两个月的口粮,但两个月之后,食物将成为大问题。
梁易春又派人出去寻找新的食物,这一次的目标不再是超市或者便利店,而是农田。这个季节农田里作物应当也有不少,但因为逃亡中不方便携带,保存或者制作,所以并没有受到太大的损害,果然收获丰盛。
许博远是队伍的管理人员,他负责安排巡逻岗哨,分配人员从事生产、做饭、制作,井井有条,加上他为人亲和,人缘非常好,很多人都愿意听从他的指挥。
喻文州给梁易春的建议是守住云浮,将它发展为一个比较大的救助站,之后会有更多的人加入,从事生产,可以将救助站变为一个自给自足的农业王国。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们可以存活到末日结束。
住宿地方是学校的宿舍,重新换了一批用品。早期成员不多,房间绰绰有余,喻文州和黄少天都享受了单人间的优待,二人房间相邻,大部分情况下,黄少天都不愿意在自己房间呆着,就喜欢往喻文州的房间跑,喻文州也从来不拦着,默许了他这种行为。
好几次郑轩和卢瀚文来找黄少天,最后都在喻文州房间找到人,几次后郑轩就道:“我说黄少,你干脆搬过去和队长一起住算了,占用房间资源算是怎么回事。”
之后郑轩和卢瀚文学聪明了,知道别去黄少天房间了了,直接去喻文州房里绝对找得到人。
团队里的人都很喜欢喻文州等人,尤其是黄少天。他虽然是个不折不扣的话痨,但剑术实在令人折服,有很多人私下里把他叫做“剑圣”,后来“剑圣”名号流传广了,大家干脆也就公开称呼了起来。
大约半个月后,云浮的情况彻底稳定下来,喻文州等人向梁易春请辞。
梁易春倒是挺意外的,表示了遗憾之情,但也尊重他们,甚至为他们提供了足够的汽油和食物。队伍增到了四个人,再用一辆普通的汽车就不合适了,梁易春主动为他们提供了多排座的越野车。
四人从云浮出发,花了月余的时间横穿江西。这一路倒没什么风波,除了几股小范围的丧尸袭击,但都是零散的僵尸,很快就被解决了。
到了八月底,四人就进入了江西和安徽的交界地带。
四人傍晚停靠在一座小镇上,停靠之前黄少天和喻文州下车检查过,确定这里只有小部分丧尸,成功剿灭后,四人在镇里进行了搜索,镇子西边有一家供旅人临时停靠的旅馆,两层店面,也不大。在一楼有间小厨房,电磁炉电冰箱是肯定不能用了,冰箱里的食材也都早就朽坏了,但还剩大半罐煤气,郑轩试了试,发现煤气灶还是可以生火的。
黄少天直接背着冰雨上了二楼,挨个踹开房间的门,有几个房间墙面和地面还有已经干涸的血迹,物件也都扫了一地,有一间房的玻璃被敲碎了,可能是房中旅客想要跳窗逃生。除此之外,二楼还是有几间房保持完好,除了太久没有人打扫,窗台上积了一层薄灰外,一切都很正常,黄少天甚至惊讶地发现这里的热水器是太阳能的,没有损坏,依然可以使用。
卢瀚文去房屋周围勘察了一圈,发现屋后有一块圈起来的地,田里还有一垄青菜,赶紧摘了回来。
喻文州把车停好了之后才走进了旅店,这个时候郑轩又成功翻出了一小袋面粉。
众人将自己的发现一汇集,郑轩建议道:“干脆晚饭包饺子吃吧!”
黄少天立刻毫不留情地嘲讽道:“切,郑轩就你这个厨艺水平,也就属于会泡个面和涮锅,你会包饺子?”
“······”郑轩无话可说,将求助的眼光投向卢瀚文,卢瀚文被郑轩饥渴的眼神一吓,直接躲到了黄少天身后。
“队长······”三人眼光齐刷刷投向喻文州。
喻文州被盯得不自在,终于举手投降,叹了口气道:“好吧,我确实会。”
三人齐欢呼。
喻文州站起来,开始分配任务。
“郑轩和面,瀚文,你来切菜。少天······”喻文州想了想,确实也没什么事了,“你就坐着吧。”
喻文州先将青菜过了一遍水,煮熟的青菜被卢瀚文接手切,喻文州嘱咐道“尽量切细些。”
切碎的青菜照理要用细纱布挤掉多余的汁,但条件有限,只能将青菜汁滤掉。
喻文州将调好的菜馅端上来,那边郑轩的面也和好了,就是水好像加多了,有点粘手。
喻文州将衬衣的袖子卷上去,开始擀面皮。
剩余的三个人百无聊赖坐在外面等。
卢瀚文道:“你们有没有觉得队长特别厉害啊,枪法那么好,智商那么高,还会做饭。”
郑轩接腔道:“对啊,你们说还有什么是队长不会的呢?”
黄少天道:“可我们队长是个手残啊。”
“······”
“少天。”喻文州在厨房里道,“过来帮我卷个袖子。”
黄少天立马站起来往厨房去。喻文州的右边袖子落了下来,他手上沾着面粉,不太方便动手。
黄少天走过去,喻文州就把手伸直,笑道:“之前可能卷得太松了。”
黄少天低下头开始卷袖子:“卷到哪里?手肘吗?”
从喻文州的视角望过去,黄少天的睫毛特别长,在半阖的眼脸下扫出一块阴影。他认真时候的样子特别能吸引人的目光,这一点可能他自己都不知道。喻文州有些走神地想到。
“好了,队长。”黄少天卷好了袖子。
喻文州回过神来笑了笑:“麻烦少天了。”
“小事一桩啦!”黄少天摆摆手,“诶队长,你要我帮忙吗?”
“那麻烦少天和我一起包饺子吧。”
“那队长你得教我,我不会包。”黄少天点头。
“少天,你看下我是怎么包的。”喻文州开始示范,他的手指很长,而且灵活,在右手指腹和手心有一层薄薄的茧子,这是长期使枪留下的痕迹。他将馅置于圆皮上,左手一对合,右手已经灵活地捏起了褶子,不过片刻,一个饺子就立在了盘子里。
“卧槽槽槽槽槽······”黄少天完全看不清发生了什么,似乎队长只是右手动了几下,然后就和变魔法似的捏出了一个。
“少天看明白了吗?”喻文州笑着问道。
“没怎么明白。”黄少天有点愣,“我先试一下。”
他照着喻文州的样子开始加馅。
“馅太多了,少天······又少了,嗯,这样正好。”喻文州点头赞许。
等到了捏褶子的时候,黄少天突然变成了残疾人,平时灵巧的手指仿佛被冻住了一般僵硬,怎么捏都不对,最后勉强把皮对在了一起,捏了几个勉强被称为褶子的褶子。
“少天你这样捏是不对的。”喻文州的声音贴着黄少天的耳朵响起,他从背后圈住黄少天,手轻轻搭在黄少天的手上,开始手把手指导黄少天捏,“你这样捏的话,会留下缝隙,一会儿下锅会散开。应该这样······”
黄少天的脊背贴着喻文州,他浑身僵硬,完全不敢动,根本听不清喻文州讲了什么,喻文州手指带着一点比他体温要低的温度,顺着指尖交叠的部分传过来,黄少天却感觉被这种比自己要略低的体温给烫伤了一样。
“就是这样,少天明白了吗?”喻文州松开黄少天的手,将捏好的第二个饺子放在了盘子里。

“队长好像在教黄少包饺子诶。”外间观望二人组之一的郑轩道,“我们也去帮把手把。”
“好啊!”卢瀚文正觉得闲等无聊,立刻赞同了,结果站起来时,他突然一脸担忧地转向郑轩道,“郑轩前辈,少天前辈是不是病了?你看他脸好红。”
————————TBC——————
这一章好甜啊(/ω\)我给自己喂了袋糖
下一章继续撒糖吧

评论(3)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