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鞘

长铗鸣鞘中。

【喻黄】末日AU‖剑出『十一』

>>>>>11
兵营在婺源郊外,黄少天等人到达时,郑轩已经陷入了半昏迷状态。车上只有简单的急救箱,卢瀚文对郑轩做了紧急止血处理,但弹壳碎片不取出来,伤口迟早要恶化。
喻文州先下车,他将近一天一夜没有睡眠,但却完全不显疲态。
黄少天本来也想跟着下车,但被喻文州制止了,他笑着道:“少天,留下来,我现在还不能确定婺源兵营是否还安全,如果我十分钟后还没有出来的话,你不用找我,带着郑轩瀚文往安徽方向走。那张通行证我留在了原处,它可以保证你们安全进入北京。”
“队长我怎么可能先走!如果十分钟后你没出来,我一定会进去找你的!”黄少天皱眉道。
但喻文州道:“少天,如果我没有走出来,你将是唯一有可能带他们离开的人,不要忘记郑轩的伤势,他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难道你能让瀚文开车吗?”
黄少天没法反驳,他在理智上知道喻文州此刻作出的决定是最有利的,但就情感上来说,他根本做不到。最后他狠狠道:“队长我知道了,你一定要小心!如果不对劲要立刻撤出来!”
喻文州点点头,微笑道:“放心,少天。”
婺源天将破晓,霞光勾出兵营钢铁壁垒一般的轮廓。喻文州甚至没有握枪,他轻巧地走了进去。
兵营入口的岗哨已经没有了人,喻文州能闻到空气中的血腥味,但血味不太浓,且是属于人的血味。
喻文州往里走了三十米,走道尽头的灯看起来已经坏了,在不停地闪,长长的走道一会儿亮一会儿暗。
在走过一个转角时,喻文州下意识贴紧墙壁侧身通过。
一道子弹穿破空气高速袭来,但这个转角的位置太过刁钻,子弹根本射不到他。
对方一击不中,再也没有动静,就好像突然消失了一般。
喻文州知道这是一个狙击手的本能,他已经知道自己找到了他的位置,那么他能做的只有快速转移,根本不可能再开第二枪。这个机会正是喻文州一直在等的!
喻文州快速转身,正大光明地站了出来。
顶上的灯光一闪,他左手食指和中指间持着一张特殊质感的卡,正面是血色的背景,剑与齿轮,机械的翅膀包围着一个英文单词“glory”。除此之外,他身处毫无障碍物的走道正中,此刻无论是谁,只要一枪就可以轻易击杀他!
'喻文州笑了,他越是这样,对方越不会开枪,这是一场心理战。他笑道:“我想见你们的最高负责人。”他的左手腕快速屈展,卡已朝走道正前方射出。
“嗡——”灯光又是一闪,黑暗中一个身影快速掠过,灯再亮时,那张卡已经不见了。
喻文州知道对方已不会开枪,而他所要做的只是等待。
“麻烦你们快一些,”喻文州随意斜靠着走道一边的墙壁,闭上眼道,“我很赶时间。”

黄少天不停地看手表,简直坐立不安:“小卢已经过去八分钟了!你说队长会不会有事啊!万一这座兵营早就被丧尸感染了怎么办啊!”
“黄少你别急啊,”卢瀚文其实自己也很着急,“还有两分钟。”
“还有一分钟了。”黄少天又看了一眼表,这个时候他却突然冷静了下来,他转过头来道,“瀚文,如果一分钟之后,队长还没有出来的话,我会送你们离开。等到找到医生后,你和郑轩就留下来,而我······要回来找队长。”
卢瀚文刚想说什么,就看到军营内出来了一个人,他急忙道:“黄少!”
黄少天顺着卢瀚文的目光看过去,瞬息之间他就判断出对方不是喻文州。
“小卢,拿好焰影,”黄少天手握冰雨,蓄势待发,“对方可能有枪,远距离对我们没有利,我们只能等到他走的足够近,然后······”
“等等,黄少,他好像是空着双手的。”卢瀚文道。
黄少天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一时之间有点拿不准对方的意图,最后他道:“小卢,你在车上呆着,我去看看。”
不等卢瀚文回答,黄少天已经打开车门走了出去。冰雨被他握在手上,随时准备出鞘。
对方见到车上下来人,赶紧双手举过头顶,同时停在了原地,表示自己没有恶意,他喊道:“是黄少天吗?中尉让我把这个交给你。”
对方取出一张纸,黄少天用冰雨剑尖挑了过来,左手快速接过,他飞快地扫了一眼,发现是一堆数字和字母的乱码。
这是一段喻文州独创的密码,之前他教过自己。
黄少天飞快在脑内计算,隔行标出字母。
——“相信他。”
黄少天收起冰雨:“小卢下车。”卢瀚文扶着郑轩下车,黄少天赶紧接过郑轩,在两人交接时,黄少天用只有卢瀚文能听到的声音大小道:“盯着那个人。”
卢瀚文赶紧小规模点了点头。
“请三位和我来。”来人道。
黄少天等人跟在来人身后,穿越长长的走道,走道两头都没有窗户,靠灯光照明,黄少天虽然看似随意,但却一路观察周围环境。
“我们队长现在在哪?”黄少天问道。
对方答道:“在会议厅,中尉也在那里。现在我们正在往那里去。”
“还要多久才能到?”
“转过前方的拐角就是。”
二人不再对话。几分钟后,对方停住:“就是这里了。”然后他敲了敲门,里面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道:“请进。”
黄少天推开门,发现这是一个巨大的多媒体会议室,喻文州坐在上首,在黄少天推开门的一瞬间,就看到了他的脸。
“队长!”黄少天道,“太好了,你没事。”
喻文州微笑着点点头,然后转向他左手边的那个人:“我的情况刚刚已经说过,我现在需要医生。”
“现在婺源的情况十分危急,昨晚又遭遇了丧尸袭击,最后一位医生在今早凌晨已经感染了。”听声音应当是刚才说“请进”的人。
“那么现在婺源一个医生都没有了吗?”喻文州道,“林中尉。”
“倒是有一位,”林中尉想了想,“他的名字叫徐景熙,不过······”
黄少天看林中尉一脸为难的样子,赶紧道:“不过什么?”
林中尉叹了一口气道:“不过他是个兽医。”
“·······”黄少天简直要抓狂,“我靠靠靠靠靠靠那现在怎么办啊啊啊啊,郑轩你还能坚持不?”
郑轩已经没有力气说话了。
“黄少,”卢瀚文犹豫道,“我觉得郑轩前辈这个样子估计已经昏迷了,他可能等不到我们找到另一个医生,不如我们赌一把吧。”
黄少天想了半天,最后终于道:“好吧。”
原先引路的那个人道:“请跟我来,已经有人去通知徐医生了。”
会议室内早就有担架准备好了,郑轩被安置在上面,省了一路上走动会导致伤口再度流血,卢瀚文赶紧跟着担架走了。
黄少天正在一旁等喻文州,喻文州微笑着站起来走向黄少天。
在二人即将出门的那瞬间,林中尉突然站起来道:“无论怎样,都希望您能留在这里一段时间。”
“自从三年前在北京见过您一次后,没有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再见,少校阁下。”
————————TBC——————

早上醒过来发现自己被推文惹!!开心地飞起!
剑出的故事其实比较长,按照现在的发展来说,还属于初期后这种阶段,遇到的都是小boss,除了主角组们还没有出现hin厉害的辣种人…
然而阿鱼明天开始要工作惹,所以接下来的日子都会晚上更…我努力在开学前走到北京剧情qwqq【滚。】因为开学后肯定就没法更地这么勤劳惹【勤劳?】

喻队掉了一半的马。喜闻乐见。
徐景煕:说好的这章我出场?exm?

评论(13)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