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鞘

不是什么好人。间歇性挖坑不填。

『逸真』填盍新雪03+04

>>>>>03
四支羽箭齐发,正中靶心。
风天逸随手将弓箭丢给一旁的侍从,取过一旁的布巾擦了擦手,之后随意落座,懒洋洋道:“所以你们现在是想要告诉我,堂堂菁英会,连一个人也找不出来?”
风天逸的口吻虽然漫不经心,但底下跪的一排人都吓得不敢抬头。
“再给你们一天时间,”风天逸道,“再找不出来就收拾收拾滚出菁英会,听懂了吗?”
底下人忙不迭点头。
“还跪着作甚么?等本皇请你们离开?”风天逸扫了眼底下跪的齐整的一帮人。
“不敢不敢。”众人纷纷爬起来,手脚并用滚出了风烟渡的门。
“从灵啊,你说本皇怎么就养了这么群废物?连找个人都不会?”风天逸懒懒地拨弄弓弦。
“主上,星辰阁这么大,就算是菁英会,也不可能在这么短时间连个名字都不知道的人找出来啊。”向从灵答道。
“啧,”风天逸突然回头,“本皇说的特征还不够清楚吗?”
“主上,”向从灵犹豫道,“清澈的蓝眼睛?”
羽皇点点头。
“婴儿肥的脸?”
羽皇点点头。
“长相很可爱?”
羽皇点点头:“这些特征还不够吗?”
向从灵无话可说,也学着点了点头。

“主上,”雨瞳木走了过来,他身旁有一个人被半拖半走地带了过来,看起来十分劳累。连头也抬不起来。
“主上,这个人说他要加入菁英会。”
“诶你们说菁英会入会的规矩要不要改改?”风天逸打量了一眼被丢在地上的少年,“老是这么着,招进来的都是一帮不会用脑子的蠢材,连个人都找不到。”
“那么······说说,你为什么想进菁英会?”
对面跪在地上的少年抬起头来:“因为仰慕陛下······”
后面的话风天逸一个字也没有听进去,他望着这张熟悉的脸,轻轻地勾出一个微笑。
“撒谎,拖出去!”
“不不,不要,我说实话······”
风天逸一听又是那些老话,直接抬起对方下巴,逼迫对方望向自己。
对方皱着眉,眼泪汪汪,真是有趣的表情,很显然,对方没有认出自己,风天逸起了坏心:“羽皇的机会可不是随便给的。”
哪知道对方的反应更加让人感兴趣起来,明明下一秒就要哭出来的样子,却咬牙道:“只要陛下给我这个机会,我什么都愿意做。”
“哦?”风天逸逼近对方,“什么都愿意?”
最后几个字直接用了气音,呼吸打在少年脸上,风天逸不出意外看到对方脸红了起来。
“什么都愿意。”对方下意识地重复道。
“那好,”风天逸松开手,后退坐在椅子上,居高临下道,“告诉我你的名字。”
“啊?”对方一脸傻傻的表情,没有想到会是这个发展。
“啊什么啊?”风天逸皱眉,“名字,没有吗?”
“哦哦,”对方赶紧道,“羽······羽还真,我叫羽还真。”
羽还真?风天逸在内心咀嚼了几遍这个名字,表面上露出了一个微笑:“正好我这里有一桩事,你帮我去送个东西。记住,这可是我给你的机会,别浪费了。”

>>>>>04
羽还真屏住呼吸,用器具细致地将最后一个卯榫锲入翅膀的主体部分,卯榫契合,翅膀挥动起来。
成功了!
羽还真长出一口气,整个人瘫倒在椅子上。他对着成品傻傻笑了一会,眼角余光瞥到窗沿上漏下来的月光,今夜清风院明月千里,梨花树影婆娑。
“啊啊啊!糟糕了!”羽还真一下子从椅子上跳起来,“我今天好像忘记去拿《渊海天工》了!”
羽还真快速穿越密道,风烟渡今夜无人看守,有些奇怪。羽皇的小楼一片黑暗。
羽还真偷偷摸进了羽皇的小楼。他取出照明的珠子,这种珠子能够照亮眼前的一小块地方,却又不至于让外面的人看出端倪。
羽还真轻手轻脚走向书架,《渊海天工》被大大方方摆在书架最显眼的位置。
“找到了!”羽还真开心地笑了起来,正要伸手去拿。
蓦地,楼外响起了嘈杂的脚步声,羽还真刚想着赶紧离开,声音已经到了门口,羽还真来不及离开,情急之下,只好躲在了一旁的书架后面。
小楼的大门被推开了,羽还真探出头快速看了一眼。
小楼进来了三个穿着黑衣的人,都带着半张面具,为首一人右臂似乎受了伤,但受过紧急处理,只剩一点淡淡的血味。
房间次第亮了起来,那人坐在上首,侧过的半张脸意外熟悉。
羽还真想了半天,突然醒悟,内心震惊不已:这······这不是浮玉岭的那个守卫大哥吗?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受了伤?
但下一秒羽还真已经完全没有余力去思考这些问题了。
那人用右手将面具摘下,侧脸的线条优美流畅,面具后的这张脸正是羽皇风天逸!
“啊!”羽还真赶紧捂住自己的嘴,但却难掩自己的震惊。
幸好风天逸此刻无暇顾及周围,否则羽还真早已被发现。
风天逸随手将面具丢在一旁,侧头皱眉看向自己的伤口。
左手边一人担忧道:“主上,您的伤势要紧吗?”说话间两人已单膝跪地,“是属下的失职。”
“没有大碍。从灵,瞳木你们不必自责。”风天逸左手支颐,声音突然变冷,“我只是没有想到他竟然已经等不及要在这里对我下手,呵,看来他是已经全然不顾忌人羽两族的和平了!”
雨瞳木赶紧道:“属下赶紧传人来给主上治疗。”
“不必。”风天逸道,“我怀疑风烟渡有他的眼线,我受伤的事绝对不能走漏半点消息。明白了吗?”
“是。”
风天逸突然冷笑起来:“今天抓住的那两个人,别轻易让他们死了,给我好好问点东西出来。”
“属下领命。”
“好了,”风天逸面上显出疲态,“你们下去吧,伤口我自己能处理。”
向从灵和雨瞳木走后,风天逸用左手勉力撕开自己的右边袖子,那里本来被一支箭射中,此刻箭头已经被剜了出来,但伤口还是十分触目惊心,他的身上溅了不少血,大部分都来自于敌人,原本深色的衣襟显得颜色更深。
他走向一边的床几,背对着羽还真开始脱染血的外衣。只是左手所以显得十分吃力。
羽还真注意到对方背对着自己,赶紧从书架后走了出来,轻手轻脚想要离开,他一边盯着风天逸,防止他突然转身,一边慢慢地向门口摸去。
在羽还真即将碰到门的一瞬间,他的左脚勾到了门边的灯柱。
“当啷——”灯柱倒了下来,在地上滚了好几圈才终于停下来。
灯柱倒地的瞬间,鞭子声破空袭来,直接卷上了羽还真的脖子,将它拉了过去。
“谁?”风天逸左手持鞭,凌厉不减,羽还真差点被勒地喘不上气。
“怎么是你?”风天逸看清对方的脸之后松了鞭子,但神色冷肃,“你深夜潜入风烟渡,有什么意图?说!”
羽还真连咳了好几声,脸色通红,赶紧道:“对不起对不起陛下,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来拿今天份的《渊海天工》,我什么都没看到!我什么都不会说的!”
风天逸弯下腰来,用手捏住对方因为窒息而通红的脸,意味深长地笑道:“瞧你的样子,倒不像是在说谎,也对,你躲本皇还来不及,怎么会主动出现在本皇面前。”
“多谢陛下,”羽还真倒在地上,力气还没有缓过来,“我马上就走。”
“等等,”风天逸突然开口,“谁允许你走了?”
“这这······陛下······”羽还真犹犹豫豫。
“过来!”风天逸指着自己的外衣,“帮我脱衣服。”
“啊?”
“啊什么啊,”风天逸不悦道,“《渊海天工》不想要了?”
“不是不是。”羽还真赶紧站起来,走到风天逸面前,埋在他身前帮他脱外衣,他的手一直在发抖,腰带解了好久才总算解开。
风天逸看到对方抖抖索索的样子,用左手强行捏住对方下颚,逼迫他抬头,似笑非笑道:“你怕什么?”
“我我我······”
“羽还真动作快点知道吗?”风天逸笑道,“难道你想让一会儿进来的人看到你深夜在我房间里,还在脱我的衣服?”
羽还真咬咬牙,加快了手上的动作,不过片刻,风天逸上身已是赤裸,他毫不避讳地站在羽还真面前。
羽还真低头不敢看。
“你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过来帮我包扎伤口。”风天逸坐在床沿上,眼角微微挑起。羽还真抬头正好看到这一瞥,赶紧又把头低了下去。
“书架左边第三个格子里有伤药绷带。”风天逸道。
羽还真赶紧快步走过去,取了来。
风天逸伸出右臂,伤口在靠近肩膀处,羽还真细细地给他上了药,用绷带一圈圈缠好,他低着头的时候,风天逸居高临下看着他,他睫毛微微颤动,半遮住浅蓝的瞳孔,显然是紧张极了。
“好了。”羽还真包扎完了赶紧退后一步,他之前离风天逸的距离实在太近了,甚至近到呼吸相闻,他整个人笼在风天逸的气息里,浑身僵硬。
“你站那么远干什么?”风天逸用挑剔的眼光扫了一眼包扎的伤口,道,“还算勉勉强强。”
羽还真小声道:“我可以走了吗?”
风天逸点点头:“可以。”
羽还真松了一口气,立马就要转身。
“慢着,”风天逸突然开口,羽还真整个人僵直在原地。
“以后每天晚上过来帮我换一次药。”
“啊?”羽还真猛然抬头,“这······”
“怎么?不愿意?”风天逸挑眉,慢慢逼近,“你不想要《渊海天工》了?之前又是谁求着我给他一次机会,还说什么都愿意为羽皇做?这么点小事都不愿意?”
羽还真咬咬牙,点头道:“我会来的。”
风天逸左手揽住羽还真的腰,轻巧地往自己怀里一带,嘴角一弯:“羽还真,好好记住你是谁的狗。”
————————TBC——————
这更字数好多啊!我真勤劳!
电视剧涉及到的情节,我就不走了,就算写,也只会一笔带过,我相信大家也不愿意看我重复叙述电视剧情节2333
从明天开始可能没法日更了,大概是两天更一次。
再次感谢喜欢!

评论(3)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