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鞘

不是什么好人。间歇性挖坑不填。

『逸真』填盍新雪05+06

>>>>>05
羽还真仔细地将旧的绷带拆去,上新的药,又用崭新的绷带仔细缠好,然后将药箱收起来,道:“陛下,好了。”
风天逸将左手的书搁在一边,扫了一眼道:“手艺进步了。本皇右手一日不痊愈,人族就在比赛中占一日便宜,哼!等本皇右手痊愈了,看人族还怎么张狂。”
“陛下,”羽还真犹豫道,“人族本性善良,陛下为何一定要针对白庭君呢?”
风天逸饶有兴致地转过头来打量羽还真,羽还真被风天逸的视线看的浑身不自在,风天逸道:“羽还真,你对人族了解多少?”
羽还真脸红道:“我只是看白庭君他们不像坏人,而且苓姐姐她也······”
风天逸不耐烦地打断他:“苓姐姐,你倒整日里想着易茯苓。”
羽还真听到风天逸语气不善,赶紧跪在地上摇头道:“没有,我没有整日想着苓姐姐,我只是······”
风天逸皱眉道:“行了,就算如你所说,白庭君他们善良,不愿战争,那又如何?白雪呢?整个人族呢?难道也一样吗?”
“我······我······”羽还真嗫嚅道。
风天逸突然笑了,他慢慢凑近:“羽还真,你该不会除了白庭君这帮人之外,根本没有接触过其他人族吧?”
羽还真低头避开风天逸,小声道:“我自从进星辰阁以来,确实从未下山······被逐出师门后,又被陛下您带到了清风院。”
“这么说来,倒像是本皇剥夺了你这个机会,无妨。”风天逸站起来,双手把羽还真从地上抱起来,“今日正是人族的上巳节,本皇就带你下山去看看。”
羽还真来不及说话,风天逸已经握住他的手腕,将他带出了小楼。

暮春三月三,春服既成,沂水祓禊。
“三月三是人族传说中黄帝的诞辰,”风天逸的左手依然还握着羽还真的右手腕,受伤的那只右手随意点了点周围举着火烛的形形色色的人群,“秉火而行也是他们的一个习俗。”
羽还真被周围的光景吸引了注意力,大眼睛里全是光彩,根本没有听进去风天逸在说什么,只是心不在焉地点头。
风天逸正想发作,羽还真突然回过头来开心道:“陛下,原来人族的节日这么热闹。我们去前面那个摊子看看吧!”说着就往前跑。
风天逸对这样的羽还真简直没有办法。平日里拘束的小奶狗突然这么放肆,但风天逸发现他并不反感,相反倒有些喜欢这样的羽还真。风天逸很少见到羽还真笑,他似乎在自己的面前一直都很战战兢兢,唯二两次见到他笑,那么是面对易茯苓,要么就是谈及他崇敬的机枢前辈。
“陛下,这是面具吗?”羽还真停在一家摊子前,拿起一张往自己脸上带,转过头来朝风天逸笑,他露出的眉眼弯弯。眼睛漂亮极了。
“这是祓禊的面具,三月三的习俗之一,人族会沿着水流祭祀,祭祀者就会带这样的面具。”
“诶?”羽还真显然对人族的风俗很感兴趣,买下了这张面具。
“陛下,这又是什么?”羽还真停在一家糕点摊前,睁大眼睛看着摊上摆着一小碟五颜六色的糕点。
“五色糕,是上巳节的食物。”
“麻烦,两碟五色糕。”羽还真开心地付钱。
“别开玩笑了!”风天逸皱眉道,“我堂堂羽皇怎么可能陪你坐在人族的摊子上吃什么五色糕?!”

片刻后,风天逸和羽还真二人已经坐在了摊子上。
“陛下,这个糕很好吃诶!热热的很松软!”羽还真把其中一叠推到风天逸面前,“陛下你也尝尝看,原来人族的食物真的很好吃。”
“啧,羽还真你还是不是羽族啊,”风天逸挑眉侧身,“羽族还从来没有出过一个喜欢热食的羽人。”

二人顺着人潮慢慢走向城外河流,风天逸牵着羽还真的手,用眼角的余光瞥到对方一脸满足的表情。
小奶狗也太容易满足了,风天逸心道。
他突然起了坏心道:“羽还真,你知道三月三还有什么传说吗?”
羽还真摇摇头,一脸无辜。
“三月三是人族传说中阴阳界限消失的日子,很多在外行走之人,会进入阴界,再也回不来,你最好牵好本皇的手,知道了吗?”

河流绕城而过,城中人纷纷涌向城外,见证最后的临水祓禊。
风天逸和羽还真站在人群中央,最后一盏烛火被点亮,祭祀者开始咏诵。
人群纷涌,羽还真被行人撞到,整个人重心不稳。风天逸眼疾手快捞住他,羽还真抬头,隔着逆行的人潮,风天逸第一次在他的眼睛里真切地看到静止的世界。

>>>>>06
风天逸随手将书丢在一边,又从书架上取下一本书,扫了两眼又扔在了一旁,桌子上零零散散堆了七八本书。
“主上,可是这些书都不合心意?”向从灵赶紧上前道,“属下即刻吩咐他们将书架的书都换一遍。”
风天逸制止道:“不必,不是书的问题。”
向从灵赶紧摆出倾听状。
风天逸刚想说什么,想了想又摆手道:“算了算了,说了你也不明白。”
向从灵又退了回去,和杜若飞并排站在风天逸身后。
过了片刻,风天逸突然开口道:“如果有一个人经常出现在你的脑海里,无论你做什么,都没有耐心,这是什么情况?”
杜若飞赶紧道:“主上您是不是还在为上次的刺杀事件担心,主上放心,我们已经查出了眉目,绝对不会让风刃得逞的。”
向从灵忍不住笑出声:“若飞,你知道主上在说什么吗?”
“主上不是再说仇人吗?假如一个人频频出现在你脑海里,干扰你,这岂不正是仇人吗?”
“主上说的是喜欢的人知道吗?”向从灵道。
“喜欢?”风天逸在脑海里回想了一下羽还真眼泪汪汪的脸,之后又变成他眉眼弯弯笑起来的样子,天真纯净,或许自己真的喜欢上这只小奶狗了?
“主上,您想的是易姑娘吗?”向从灵问道。
风天逸冷笑一声:“早说过你们什么都不懂。”

羽还真小心取出《渊海天工》剩下来的几页,仔细排好,情人结这几章他一直无法攻克,倾心?倾心为何做如此解?究竟是什么道理。
羽还真在屋子里踱步,他破天荒有些焦躁。
窗外月上树梢,清风徐徐,屋内一盏黯然的烛火,他无意间扫到悬挂在西面壁上的祓禊面具,突然想起山下人族三月三的风景。
突然之间他好像捕捉到了什么,他赶紧找到情人结倾心的记载,飞快地扫了两眼,大脑开始飞速思考计算。
原来是这样,羽还真笑了起来。
等他终于完成对情人结的重新解构后,屋内的烛火已经快燃尽了,他精疲力竭瘫坐在椅子上,过了片刻才意识到自己还没有吃饭。
清风院的饭菜一向都是有人按时送达,羽还真赶紧打开门,看到了摆在地上的一小碟五色糕。
“诶?”羽还真好奇地举起小碟子,“今天厨房怎么做了人族的食物?”
但他很快就将这个念头抛到一边去了,五色糕已经冷透了,但味道还是很好,羽还真叼着一块收拾图谱,清理完桌子后,将小碟子随手摆在一旁,坐在椅子上开始思考定情的解法。
他一面想,一面伸手去够小碟子,冷不丁勾出一张纸。这张纸之前被埋在五色糕下,所以羽还真没有注意到。
——戌时来星辰阁后山。
没有署名,但羽还真在见到字的第一眼,不由自主就浮现出风天逸的脸。
他看了眼天色。
“糟糕了!”羽还真跳了起来,“陛下一定不会放过我的。”
他刚想冲出门,突然间想道:此刻已经是亥时了,陛下应该不会在了吧······也许他早就回风烟渡了?
羽还真犹豫了很久,最终还是决定先去后山看看。

后山浮玉岭入夜后温度极低,常年飘雪,羽还真记得他和风天逸的初见就是在这里。
他一边费力地在雪天里行走,一边留意风天逸的身影,搜索了一圈之后没见到人影。
陛下果然回去了。羽还真想道。
他正想离开,蓦地背后一道冷冷的声音道:“羽还真,本皇的约你也敢爽,你真是胆子越来越大了!”
“陛下我我······”羽还真解释道,“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一直在想机枢前辈的情人结解法······”
说到此处,羽还真露出了一个笑容,兀自说道:“机枢前辈的机关术当真是澜州第一,他在设计情人结时,竟然能够想到运用······”
“所以你就是为了这种小事爽了本皇的约?”
“这不是小事啊,”羽还真似乎很吃惊,“我觉得机关术很重要,未来澜州大地上机关术一定会占有一席之地,只要能破解机枢前辈的机关,一定能将它们运用到生活各处,造福百姓,陛下,你看······”
羽还真笑着抬头,发现风天逸眼里全是怒气,他压低声音道:“我现在后悔将《渊海天工》交给你了。”
“啊?”羽还真大惊,“陛下,您该不会要收回吧?”
风天逸简直无话可说,最后只能叹了一口气妥协,他从怀中取出一块透明的小石块,石块浮空而起,带着淡淡的蓝光。
浮玉岭仿佛被撼动一般,大雪纷扬,天地间仿佛都落满了雪。羽还真抬头,看到夜色中雪花反射的黯淡的光线。
二人处在风雪的核心,如同处在世界之初永恒的星辰之中。
风天逸将石块收起,风雪渐渐消失。
风天逸轻轻低下头,温柔道:“喜欢吗?”
羽还真双眼发光:“陛下,这难道是《渊海天工》中记载的那块原力晶石吗?我真的太喜欢了!您知道吗,机枢前辈提及道,在机关术方面有几个问题几百年来一直无法突破,其中一个重大的难点就是原力,东海之畔曾被发现有一座小岛,似乎存在着不受限制的原动力,通过对岛上岩石的提纯就能得出原力晶石,但数量太少了,而且很多年前就已经绝迹,没想到世上竟然还存在着。”
“羽还真!”风天逸一腔柔情全然被打断了,他把晶石随手丢给羽还真,没好气地转头就走。
羽还真傻傻地不明白羽皇陛下为什么突然就生气了,只好赶紧追上去。
结果,他才追了十几步,前面的风天逸突然像丧失气力般。
羽还真赶紧冲上去勉强接住风天逸,他与羽还真相贴的身体温度如同火燎。

——————————TBC————————
工作在扼杀我的灵感!感觉自己已经变成了智障!这章感觉很不对!卡文卡到几乎要发疯qwqqq可能是最近和小朋宇们呆久了,现在脑子里的句子只剩下“母爱是沙漠中的绿洲,母爱是大海里的灯塔”……
下章就表白!女神教育我!卡文的时候就把大纲里的激烈冲突提上来写,卡文的问题就不存在了!好好学习一发!
PS现在的小朋宇们真是啥都懂,今天竟然和我说起了九州天空城,吓得我不敢说话。

评论(6)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