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鞘

长铗鸣鞘中。

〖喻黄〗Sweet

快张嘴吃糖!!!!
小甜饼一发完结。

>>>>>01
【树洞】说出来怕你们不信,我觉得黄少被附身了!
楼主:
事情是这样的。今天大春来战队,正好在走道上看到了黄少,大春就把最近野图boss又被君莫笑带着兴欣那帮家伙抢了的事告诉了黄少。你们知道黄少回了他什么吗!
黄少说:“嗯。”
他竟然只说了一个字!
事情还没算完,到了下午,战队食堂做了糖粥,以前黄少都抢了队长的份来喝的,但今天他竟然说“我不想喝。”
我特意留意,统计了一下黄少今天说的话,十六句,五十八个字。
你们觉得这正常吗!黄少一定是被附身了啊压力山大!

2L:君莫笑
哥能抢到boss,那是哥的实力。呵呵,还附身,郑轩你科幻片看太多了吧。

3L:流云
是的郑轩前辈,我也觉得黄少今天不对劲!

楼主:
我才不是郑轩!郑轩怎么可能做这种事!

>>>>>02
“少天,”喻文州敲了敲隔壁的房间门,“你在吗?”
黄少天听到敲门声的一瞬间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跃起来,他扫视了一下房间,一面手忙脚乱将糖盒子塞进抽屉里,一边急忙应道:“唔,队长我在的。”
“队长,你有什么事吗?”黄少天把房间门打开一个缝隙,探出脑袋问道。
喻文州顺着打开门的缝隙往内扫了一眼,笑道:“有件事想和你商量一下,怎么,不请我进去吗?”
“很重要的事吗?”黄少天有点苦恼,“要商量很久吗?”
“很重要。”喻文州十分笃定地点头道。
“那好吧,”黄少天不太情愿开了门,“队长请进。”
喻文州进门后一边走一边随意扫了一眼房间。
黄少天坐在床上,似乎在等喻文州开口。
喻文州随意靠在一旁,面朝黄少天,道:“本来今天来时想和你商量下你的生日的事情,战队本来想给你过个生日,不过······”
喻文州突然靠近黄少天,冷不丁道:“少天,张嘴。”
“啊?”黄少天被吓了一跳,下意识摇头。
喻文州也没有强迫对方,在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笑道:“所以少天果然是长蛀牙了。”
“卧槽槽槽槽槽队长你怎么知道的?”黄少天吃惊道,结果快速说话使他的疼痛感更明显了,他“嘶——”地倒抽了一口凉气。
喻文州呵呵笑,然后开始以战术大师的眼光分析起疑点:“第一:少天你今天表现确实太反常了。第二:少天你的房间破绽太多了······”
黄少天顺着对方的视线望过去,看到床头柜上忘记收起来的半板止痛片,没有关好的抽屉一角露出的糖盒子的外包装,还有桌角垃圾桶里堆的一层糖纸。
“少天,止痛片对人的伤害是很大的,尤其是人的神经,大量服用甚至可能出现手抖的问题,”喻文州道,“拿上东西,我陪你去医院看医生。”
“诶诶队长别!”黄少天赶紧道,“为什么一定要看医生啊!百度上说只要用盐水漱口也可以的!”
喻文州无奈道:“少天,盐水只能治疗牙齿小范围的龋洞,你的情况这么严重,只有去看医生,我怀疑需要拔牙。”
黄少天听到“拔牙”两个字立马挣扎道:“不不不队长我真的不严重,你看我现在这么活蹦乱跳就知道区区龋齿本剑圣根本不放在眼里的,再说了现在这么晚了,医生肯定已经下班了,我们就别白跑一趟了!诶对了队长你刚刚不是说战队要给我过生日吗?打算怎么过啊?”
“战队的意思本来是说大家聚在一起吃个饭,但你现在这样的情况肯定是不行的,”喻文州抬手看了一眼手表,“现在去还来得及。”
喻文州又突然想到了什么,抬头笑道,“少天,你怕拔牙吗?”
“本剑圣怎么可能怕痛!”黄少天立马否决,“我只是觉得真的没必要啊队长你听我说,你别拉我,我真的不想去医院真的!我情况不严重的我只是吃了几颗糖而已真的!”

>>>>>03
    “他的情况有点严重,我的意思是尽快拔掉。恢复地好的话,一周就没有大碍了。”医生在病历卡上签上名字,对喻文州道,“出门右拐,走到尽头就是了,刘医生还有半个小时就下班了。”
“谢谢医生。”喻文州微笑接过病历卡,对一旁苦着脸的黄少天道,“少天,我们走吧。”
黄少天还想做最后的垂死挣扎:“队长你看刘医生还有半个小时就下班了,我们干脆明天再来好了。”
喻文州不说话,就站在一边微笑着看着黄少天,黄少天实在受不了队长的目光,终于站了起来。

刘医生正在给病人拔牙,黄少天和喻文州坐在外间的长椅上等,黄少天紧张地要死,如果不是碍于喻文州还在一旁看着,他早就跑了。
“队长你说拔牙会不会很痛啊?”黄少天皱眉道。
“应该不会,医生会先麻醉的。”喻文州笑道。
“那打麻醉会不会疼啊?直接把针戳进嘴里,一定很疼啊啊啊啊啊!”
外间的门被推开了,一位中年妇女抱着小女孩走了进来,小孩子一直在哭喊“妈妈我不要拔牙我怕痛呜呜呜呜”。
小女孩的妈妈歉意地看了一眼黄少天和喻文州道:“对不起,小孩子怕打针,吵着你们了。”
“没事。”喻文州温和道。
“囡囡别哭,要勇敢一点,你看大哥哥就不怕。”小女孩的妈妈说着指了一下黄少天。
黄少天:“······”
妈的其实我也怕的要死!

“下一位,黄少天,在吗?”医生问道。
黄少天终于崩溃了,他转身道:“队长,我拔牙的时候你一定要站在我旁边啊啊啊啊!你说好要陪着我的!”

“少天,这几天要注意一点,生冷的食品不可以吃知道吗?否则出血还是要回去看医生的。还有这个,”喻文州拉开抽屉,拿出糖盒子,“这个我就没收了,等你牙好了再还给你。”
“知道了,队长唔。”黄少天还有些麻,口齿不清道。

>>>>>04
床头的手机震动了一下,黄少天迷迷糊糊地伸手去够。
“天天,七夕快乐!顺便明天我和你爸爸要出门玩,没办法给你过生日了,提前祝你生日快乐!你上次不是和我说你们战队今晚有聚会庆祝你生日吗?玩的开心。PS:你这么大了,礼物就不要了吧。”
发件人:母上。
黄少天被母上的不靠谱震惊了,瞬间就清醒过来。

七夕对单身狗来说基本就是一种伤害,黄少天浑浑噩噩过完了大半天。他本来没有对晚上的聚会抱太大希望,以为所谓聚会也不过是那么回事,结果没想到战队确实花了一番心思,也不知道从哪儿找到了当年黄少天满世界抢boss的视频,做了一段荣耀的剪辑,从第一次登陆荣耀服务器,到训练营的生活,再到冠军的奖杯。
一路风雨。
最后战队还送上了特制的夜雨声烦的模型。

聚会散了已经是十点多了,黄少天洗完澡后,一边擦着头发一边打量书桌上的夜雨声烦,小剑客安静地站在桌上,黄少天却突然觉得小剑客一个人太孤单了······唔,再有一个索克萨尔就好啦!
敲门声响起来的时候,黄少天正坐在床上思考要不要去定制一个索克萨尔。
他赶紧将手上的毛巾一丢,光着脚就跑去开门,喻文州正站在门外笑着看他。
“诶?队长,”黄少天疑惑道,“你怎么来了啊?”
“给你送生日礼物啊。”喻文州笑着扬了扬手里的盒子。
黄少天开心地接过盒子就往房间里跑:“谢谢队长!”
他才把盒子放在桌子上,就迫不及待动手拆了起来。
喻文州站在一边宠溺地看着他拆盒子。
“诶?”黄少天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纯色的盒子,除了盒子正中央的一排‘sweet’的字样之外,再没有别的多余字眼,“队长你怎么送了我一盒糖啊?”
“怎么,少天不喜欢?”喻文州笑道。
“队长你是故意的!”黄少天气鼓鼓地坐在床上,“你明知道我不能吃糖!快拿走拿走!”
“哦?”喻文州走过去,将盒子打开,“这是CANDY大师亲手的作品,你真的不尝尝?”
“等等!”黄少天道,“CANDY大师不是早就不再做糖果了吗?”
“所以少天你真的不吃吗?”喻文州随手打开盒子,里面只有七块巧克力,造型上看不出什么特殊,简直就像世面上最廉价的巧克力一样,但黄少天知道大师的作品一贯就是这种风格,越简朴花的精力反而越大。
“不吃!”黄少天想到被拔牙支配的恐惧,咬牙道。
“那好吧。”喻文州叹了口气,自己挑出一块吃了起来。
黄少天眼巴巴地在一旁看着,喻文州突然笑了一下,他慢慢走近,单膝跪在床边,二人离得太近,黄少天甚至觉得自己闻到了巧克力的奶香味。
房间里只开了一盏床头灯。橙色的温暖色调将喻文州的大半张脸都柔化,他望着黄少天,突然笑了一下,呼吸交错:“少天,真的不试试吗?”
黄少天有点晃神,喻文州压低了的声音过分好听。
等黄少天回过神来时,喻文州已经亲上了他的唇角,一点点温柔地撬开他的嘴唇,舌头相缠的时候,黄少天甚至能尝到巧克力的味道。黄少天像吃糖一样,下意识去勾了一下喻文州的舌头,喻文州的呼吸一下子急促起来。
他缓缓侧过头,贴着黄少天平缓了一下呼吸,然后转过头来,这个时候他的神色已经如常了,黄少天甚至觉得刚才的一切可能只是幻觉。
喻文州轻声道:“感觉怎么样?”
“啊?”黄少天整个人还都是懵的,恍恍惚惚下意识道,“这糖太甜了。”

>>>>>05
【树洞】说出来怕你们不信,我觉得黄少恋爱了!
楼主:
事情是这样的。黄少生日快到了,我和小卢看黄少最近爱吃糖,就特别给黄少买了各种糖,满满装了一盒做礼物。
为了表示诚意,我还特别选在了七夕和黄少生日那天中间晚上的整十二点去送的礼物。结果敲了房门后,竟然是队长开的门,当然这不重要,兴许队长也是来送礼物的。
但是当我把礼物拿出来之后,黄少突然从队长背后出现,一把抢过拆了起来,拆到最后,我以为黄少会喜欢,结果他突然脸一黑,把盒子扔了回来,还把门“砰”一下关上了。
然后黄少在里面喊了一句:“本剑圣怎么会喜欢吃糖啊啊啊啊啊啊啊!”
黄少的心思实在太难猜了。
我听说只有恋爱中的人才这么喜怒无常,所以我觉得黄少一定是谈恋爱了!
哎全世界只剩我一个单身狗了,真是压力山大!
    PS:我真的不是郑轩!

2L:君莫笑
呵呵。

3L:夜雨声烦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
甜不甜!!!!告诉我甜不甜!!!

评论(5)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