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鞘

不是什么好人。间歇性挖坑不填。

『逸真』填盍新雪07

>>>>>07
羽还真吃力地把风天逸放在清风院内室的床上,摆好了之后,羽还真浑身都出了一层薄汗。
他顾不得擦脸,赶紧用手去探了下风天逸的额头,那里的温度高地吓了他一跳。
生病的风天逸太难缠了,手脚都不老实,一直皱着眉,轻声呓语。
羽还真以为风天逸有什么吩咐,赶紧低下头去听。
“羽还真,你为什么不喜欢本皇?”
羽还真吓了一跳,赶紧道:“陛下,我没有不喜欢您啊,您对我这么好,还送给我原力晶石,我怎么会不喜欢您。”
风天逸似乎烧的糊涂了,听到“喜欢”两个字,满意地就睡过去了。
羽还真赶紧松了一口气,但风天逸的热度还是没有退下来,羽还真想了想,觉得还是把羽皇送到风烟渡去,在那里风天逸可以受到更好的治疗和照顾。
羽还真快步穿过地下密道,这条路他走了太多遍,已经非常熟悉了。
在走出密道的一瞬间,一道箭矢穿破空气直射向他的面门,他慌忙后撤,羽箭擦着他的脸钉在了一旁的岩石上。
羽还真大惊,瞬间明白此刻正有两支人马在交战,黑衣人来势汹汹,向从灵等人猝不及防,处于劣势之中。
羽还真赶紧加入战局,躲在密道一边射出流光飞环。夜色成为他最好的伪装,流光飞环及其细小,很少有人能发现。羽还真暗暗躲在一边伤了几个人,正当他想把目标对准似乎是领头的黑衣人时,黑衣人瞬间转头,目光与羽还真撞了个正着。
羽还真吓得就往一边跑,杜若飞眼疾手快看到了羽还真,赶紧回援。风烟渡的羽族救援赶到,黑衣人见势不对,立马眼神示意撤退,众人见黑衣人已退,赶紧松了口气。
雨瞳木赶紧架起了倒在地上的一个穿着形容枯槁的黑衣人,他看起来似乎受过拷打,破烂的黑衣底下是密布的伤痕。
蓦地一道箭矢带着势不可挡的力道射向雨瞳木面门,雨瞳木下意识侧身,箭矢穿透空气,在黑衣人脖颈上开出了一个血洞。黑衣人喉咙发出“嗬嗬”的响声,然后倒在地上没了气息。
向从灵赶紧快步上前,只看了两眼,就道:“来不及了,他已经死了。”
“都是我的疏忽,”雨瞳木后悔道,“我早该看出他的意图是想要杀掉被捕者的,这下线索又断掉了。”
向从灵转头看到一旁吓傻的羽还真,问道:“你怎么来了?来找主上?”
羽还真这才反应过来,急忙道:“不是不是!陛下现在就在清风院,他好像发烧了,我没法把他带过来。”
“清风院?”向从灵喃喃道,“主上怎么会在清风院,他不是说今天要去表白的吗?他不是应该在易姑娘那儿才对吗?”
不过他很快抛开这些,道:“风烟渡现在不安全,你也看到了,那帮黑衣人说不定还会去而复返,既然主上此刻无法战斗,呆在清风院是此刻最好的选择。”
“确实如此,”杜若飞想了想,也赞同道,“星辰阁再也找不到任何一处比清风院更隐秘的地方,稍后我会派医师与你一同回去,还烦请你多多照顾主上。”
医师仔细查看了症状,道:“不妨事,是受了寒,加上心气结郁,老朽开一剂药,服用后就没事了。”
羽还真赶紧点点头,他觉得是自己失约害的陛下生病,此刻十分尽心尽力照顾风天逸。
他跑来跑去给风天逸研磨药材,换湿毛巾,为了防止半夜再烧起来,羽还真只好坐在一旁守着,他今天实在太累,过了片刻,沉重的睡意袭来,他缓缓阖上了眼睛。
让他醒过来的是一道太过热烈的视线。羽还真骤然从梦中惊醒,正对上风天逸笑意盈盈的一双眼。
“啊陛下!”羽还真一下子站起来,手足无措道,“对不起对不起我睡着了。”
“无妨。”风天逸眼神依旧没有离过羽还真,羽还真被看得毛骨悚然,犹豫道:“陛下······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没有,”风天逸意味深长笑道,“你尽心照顾本皇,本皇应当好好赏赐你。”
“诶?”羽还真愣了一下,道,“可陛下您已经把原力晶石给我了啊,我什么都不需要了。”
“是吗?”羽还真似笑非笑逼近,气息打在羽还真脸上,羽还真慌忙后撤,差点撞到桌角。
风天逸一把捞过羽还真,将他钳制在自己怀里,恶狠狠道:“本皇在雪地里等了你两个多时辰,你欠本皇一场雪景,你说要怎么赔?”
“啊?”羽还真慌了起来,他想了一会突然道,“可陛下刚才不是说要赏赐我吗?能不能两相抵消啊?”
“哼!”风天逸道,“本皇一向赏罚分明。”
“可现在到哪里去赔一场雪啊·······”羽还真十分苦恼,“况且陛下您病才刚好,万一受了寒,一定会恶化。”
风天逸挑眉。
“啊有了!”羽还真右手握拳轻击左掌,他笑得眉眼弯弯,突然伸出手握住风天逸的右手腕,然后跑出了房间。
风天逸不动声色将手向上,慢慢与羽还真十指相交。
“陛下到了!”羽还真停下来喘气。
“这是······树?”风天逸环顾四周,皱眉道,“你带本皇来这里做什么?”
“陛下,这几棵树是清风院最古老的梨花树。”羽还真解释道。
他慢慢靠着树坐了下来,风天逸不解,也随之坐了下来。
“陛下,您看。”羽还真轻声道。
风天逸抬头,三月的清风吹过院落,明月千里,梨花簌簌落下,倒真像是吹雪。
一片花瓣缓缓掉落在羽还真的发上,风天逸鬼使神差去碰,羽还真转过头,一脸疑惑,他的蓝眼睛无辜而天真,盛进了风天逸这一生见过的最美的颜色。
“闭上眼睛。”风天逸轻声道,他伸出手缓缓阖上对方的眼睛。
羽还真一脸不解,但还是顺着对方动作闭上了眼。
清风穿过,带着一丝细微的悠长的声音,春日正好,空气中有万物生长的气息。
风天逸扣住对方下巴,缓缓亲上了羽还真的唇角,羽还真意识到了什么,疯狂地挣扎,这种挣扎使得风天逸的气息更加急促,他的手用力扣着对方的下巴,几乎要在上面勒出淤青,他的舌头疯狂扫过对方的上颚,带着不可阻挡的力道,甚至咬破了对方的舌头,一下子尝到了铁锈般的血腥味。
很快风天逸尝到了一股咸味,他赶紧松开手,发现羽还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哭了,他轻轻吻掉对方的泪痕,温柔道:“你哭什么?弄痛你了?”
“陛下······”羽还真打着哭嗝,眼睛红红的,“您为什么要这样做?您喜欢的明明是苓姐姐啊。”
“谁告诉你我喜欢易茯苓了?”风天逸皱眉道。
“可是······可是······”羽还真眼泪汪汪抬头。
“这大概是本皇见过的最美的一场雪了,你还看不出我的用意吗?”风天逸轻轻拿下羽还真发上的梨花瓣,叹息一般道,“我想与你共白首。”
——————————————TBC——————————
没想到我竟然是个唯美派的……啧啧啧
最美的一场雪呼应前文辣!万万没有想到这场雪会如此装逼doge
雪共白首……大家都懂得。
话说……做个民意调查,要不要开一发车……你们想上车吗?我的基友在劝我放飞一发自我……

评论(13)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