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鞘

长铗鸣鞘中。

『逸真』填盍新雪08

车!来!了!
尊敬的乘客朋友:您乘坐的逸真160806列车即将到站,请拿好您的票,退回警戒线以外,有序上车,新手上路容易翻车,请系好安全带。

 

 

>>>>>08

羽还真显然是被吓到了,愣在原地好一会,只知道睁着大眼睛傻傻地看着风天逸。

过了片刻,他终于反应过来要说点什么,风天逸先一步捏住他的下巴,威胁道:“羽还真,你最好想清楚了再回答本皇,你不想让你们羽家出人头地了吗?”

“啊?”羽还真半惊半怕,好看的眉头都皱了起来。

“羽还真,”风天逸压低声音凑近他耳边,诱惑道,“本皇对你不好吗?”

羽还真赶紧道:“陛下对我很好。”

风天逸轻吻他的耳廓,气息打在他的脖颈间:“那永远呆在本皇身边不是很好吗?”

“好像是这样没错·······”羽还真脑袋反应不过来,被机智的羽皇陛下绕了进去。

风天逸顺着羽还真耳背往下亲吻,在脖颈处舔咬,羽还真下意识抬起头承受风天逸的吻。

风天逸气息不稳,右手还钳制着对方,左手却已沿着羽还真脊背的痕迹抚摸,他哑着声音问道:“羽还真,你这是接受了本皇了?”

羽还真被亲的迷迷糊糊,下意识答道:“嗯。”

风天逸侧过去亲他的唇角,唇边勾起一抹笑:“既然答应了本皇,那就一辈子都没有机会反悔了!”

羽还真还来不及说什么,迎接他的就是风天逸窒息般的亲吻。

羽还真半清半明间看到梨花被风吹动,簌簌如雪,落在风天逸纯黑的衣襟上,黑白分明的好看。

风天逸的亲吻放佛带着灼烧般的温度,要将羽还真烫伤。他轻巧扯开羽还真的腰带,瘦长的手指沿着他的腰线向上抚摸。风天逸常年使鞭,指节上带着一层薄茧,流连之处让羽还真不由自主浑身颤栗。

风过树梢,怆然有声。

风天逸猛然回头,用自己的身体挡住衣裳松垮的羽还真,皱眉呵斥:“谁?”

杜若飞一脸尴尬地走出来,眼神不知道往哪里摆,只好四处飘浮,羽还真本就胆子小,好不容易被羽皇哄得迷迷糊糊,这一下又全然清醒了过来,“唰”地一下脸红了。

杜若飞把视线停在半空中,装作一副“今晚月色真好看”的样子开口道:“主上,今夜风烟渡遭受了偷袭,属下本想前往清风院汇报此事,但见到房间无人,以为主上受到了袭击,就四处查看了一下,然后就······咳。”

风天逸转身拉好羽还真的衣服,道:“若飞,你太不小心了。”

说完不等杜若飞有反应,他的鞭子已经快速出手,带着破空的力度袭向一旁的树上,羽还真快速回鞭,树上的黑衣人被强行拖出,摔落在地,他正要翻身而起,风天逸已快速伸手,杜若飞只觉得眼前银光一闪,腰间的佩剑已经被风天逸握在手中,剑身顷刻掷出,穿过黑衣人要发暗器的右手,“夺——”地一声将他钉在了一旁的树上。

风天逸抬头,嘲道:“就这等身手,也配来暗杀本皇。”

杜若飞赶紧上前制住了杀手。

风天逸眼神一扫,眉目冷淡:“若飞带回去好好招待,别弄死了就行。”

“是,属下明白。”杜若飞即刻告退。

风天逸点点头,一把抱起愣在原地的羽还真,羽还真吓了一跳,挣扎间原本就未系好的衣服更加松垮,露出大半的肌肤。春末的空气还带有一点凉意,羽还真立刻起了鸡皮疙瘩。

“别动。”风天逸扫过他露出的半张肩膀,眼神暗了暗,“再动本皇不能保证会在这里做些什么。”

羽还真吓得不敢动了,整个人僵直在风天逸怀里,一直脸红到了耳尖。

 

链接:

如果链接不能用,微博直接搜索“持卡有序上车”即可。

祝食用愉快。

 

评论(4)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