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鞘

不是什么好人。间歇性挖坑不填。

【喻黄】末日AU‖剑出『十二』

>>>>>12
    “不行,我做不到的!你们快放开我!我只是个兽医啊,我只给警犬动过刀啊!”徐景熙几乎泪流满面。
    “林中尉之前已经派人征求过您的意见了,徐医生。”送人过来的警卫说道。
    “你们管那叫征求意见吗?”徐景熙抓狂道,“那分明是通知啊!也不管愿不愿意,直接就把人抬我这儿来了!而且之前不是说就是小伤吗!妈呀这伤口这么深……”
    徐景熙用眼角余光瞥了一眼,吓得根本不敢看,拨开警卫的阻挡就去开门要走。
    卢瀚文眼疾手快扑到了徐景熙身上。
    门被打开了,喻文州微笑站在门外:“发生了什么事?”
    黄少天从喻文州身后探出头来,就看到卢瀚文半挂在对方身上,抬头道:“黄少,前辈不肯给郑轩前辈做手术。”
    “他是腹部血管破裂啊!弹壳进去的太深了,我只是个兽医,一刀下去说不定他就死了啊!”徐景熙努力想要挣脱卢瀚文的桎梏。
    奈何卢瀚文整个人像八爪鱼一样,他急道:“前辈求你救救郑轩前辈吧!你就把郑轩前辈当成一条狗好了!”
    半昏迷的郑轩:“……”
    喻文州进门,将门轻轻合上,随意扫视了一眼室内环境,视线在书桌上停留了几秒,然后看似不经意地站在了门口,阻挡了徐景熙的离开。
    他微笑道:“郑轩的情况想必你也知道了,我知道你很害怕自己会失手伤害对方。可是现在整个婺源的兵营,只有你一位医生,如果郑轩现在不接受治疗也难免死亡,为何不试着相信一下你自己呢?”
    “对啊医生医生!”黄少天赶紧道,“郑轩伤这么重,你如果不动手,他肯定就没救了!你忍心吗忍心吗忍心吗?”
    徐景熙想了想,最后终于点头道:“我只能说……我尽力。”
    “真的?!谢谢前辈!”卢瀚文笑得眼睛弯弯,“这下郑轩前辈有救啦!”
    “小鬼,你可以从我身上下来了吗?”徐景熙无奈道,“你们都出去吧,小鬼你手脚挺麻利的,给我打下手。”
    “诶?”卢瀚文道,“前辈说我吗?我叫卢瀚文,前辈可以叫我小卢。”

众人陆续退出门,屋内帘子被拉了起来,隔绝了视线。
走在最前面的正是带黄少天进来的那个男人。他的五官深刻,眉角有一道不太明显的伤疤,之前离得远,黄少天一直没有发现。
那个人似乎意识到有人在看自己,回过头来笑道:“这道疤是以前出任务时伤到的,被子弹擦过,幸好命大,只留下了一道疤,当时队友都说我的运气好。对了,我叫陈原,是这里的狙击手。”
“我叫黄少天,这是我们队长喻文州。”黄少天道,“你在婺源兵营一定呆了很久了,能和我们说说这里的情况吗?”
“婺源兵营分成南北两块区域,在末日前,南营是训练场地,而北边是宿舍楼,餐厅,仓库这些日常起居的地方。末日之后,军队就全部移到南营了,北营用作接纳婺源和各地过来的流民,物资还算充足,也能抵抗丧尸的袭击,但昨晚却不知道为什么,有大波丧尸袭击这里,而且感觉和之前遇到的完全不一样······”
“是不是表现地像是有智商一样?”黄少天插道。
陈原似乎很震惊,道:“你们也遭遇了?”
“未必,”喻文州想了想,接道,“有智商这个判断还是缺少依据的,根据这些现象能得出的判断只能说是他们有了初步的纪律性和组织性,这在动植物的世界里也很常见,我认为应当用‘进化’来形容。”
“你的思维很缜密,”陈原笑了笑,“我猜你一定受过相应的训练。”
喻文州笑笑,不置可否:“你的身手很不错,能在灯光暗下去的瞬间接住我抛出去的卡,想必也受过很高程度的训练。”
陈原没想到喻文州能凭借一个短暂的身影认出自己,十分震惊,他笑道:“看来我功夫还是不到家。”
“对了!”陈原突然想起了什么,不好意思地笑道,“你那张卡还在我这儿,之前一直忘记还给你了,抱歉。”
说着就从外衣口袋里掏出一张卡递过去。
喻文州伸手去接,黄少天只能看到卡面上一闪而过的徽章一般的图形。
这是一张身份卡,黄少天几乎在瞬间就做出了判断。
喻文州似乎感受到了黄少天好奇的目光,在接过的一瞬间没有收起卡,反而把这张ID卡递向黄少天的方向。
黄少天吓了一跳,赶紧捂眼睛:“诶别别别队长,这是你们的机密,我不会看的!”
喻文州失笑,道:“没事,少天,你接着。”
黄少天睁开眼睛,看了回喻文州的神情,确信他不是在开玩笑,才犹豫着接过卡。
陈原见势立刻以有事为由而走远了。
黄少天接过身份卡的一瞬间,右手指尖敏锐地捕捉到凹凸的痕迹,他低下头去看,发现是一排看不懂的数字:20180402
黄少天不解地抬头,喻文州道:“这是我的编号,2018是时间,04是第四轮,02是号码。”
黄少天半知半解,又转过ID卡,这张ID卡的正面正是他一瞥所看到的那个徽章的形状,齿轮,刀剑,机械翅膀,正中央有一行英文单词:glory。
“少天,”喻文州郑重道,“接下来我所说的一切就全都属于机密了。”
“诶等等队长!你可以不用告诉我的!我没有一定要知道。”黄少天赶紧阻止道。
“没事的,少天,”喻文州笑道,“其实这件事早就应当告诉你们,只是一直缺少一个契机。你刚才也听到了,我的军衔是少校,我是有自主选择权的,而现在······我决定将我的身份分享给你们。”
“队长,”黄少天望着喻文州,皱眉道,“为什么你决定将你的权利用在我们身上呢?”
“我也是有多方的考虑的。第一点:我们已经是伙伴,危险是相连的,那么信息共享也是必须的。第二,秘密本来就不是一件永久的事,只不过是早与晚的区别罢了,第三,”喻文州笑了一下,“这大概是我的私心了。”
黄少天满脸疑惑。
“我内心希望未来的日子都能与少天并肩作战啊。”
黄少天愣住了,之后突然开始快速道:“队长我们本来就一起并肩作战啊,难道你之后要抛弃我和小卢还有郑轩吗?你看你摇头了说明你没想过之后要自己一个人往北京去吧,所以根本不存在不能并肩作战对吧?所以队长你干嘛要担心呢?”
喻文州耐心地等黄少天说完,然后开口道:“少天,你有没有想过,在一直到北京的这条路上,我们确实可以同行,那么······到达北京之后呢?你有想过吗?”
黄少天愣住了,他确实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仿佛在他的思维里,到了北京就是旅途的尽头了,但喻文州的一番话却让他深思起来。
“少天你,你不用急着告诉我答案,你可以等郑轩醒来后,征询一下他和瀚文的意见,毕竟,”喻文州顿了顿,“一旦你们触及‘荣耀’,未来的路一定只会更危险。”
黄少天点点头,刚打算说些什么,突然四周响起了警报声。
远处的陈原第一个反应过来,他立马向会议室方向跑去,路过喻文州和黄少天身边时急切道:“是丧尸,这种警报的程度······该有上千只。”
黄少天和喻文州相互对视了一眼。
黄少天道:”现在明明已经破晓,丧尸们怎么会选择在这个时候进攻,而且还是这种数量。“
喻文州倒没有惊慌,他抬眼看了一眼紧闭着的兽医室的门,隔着门上的一小方玻璃,人影幢幢。
———————————TBC————————
下章是时候让遛小鳖前辈出场了……

评论(14)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