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鞘

不是什么好人。间歇性挖坑不填。

【喻黄】末日AU‖剑出『十八』

>>>>>>18
黄少天裹着被子醒来的时候,喻文州已经不在房间里了。

黄少天赤脚跳下床,发现自己头有些昏昏沉沉,可能是昨晚跑出去的时候衣服穿的太少了,在加上他和喻文州在外面呆了很久,他低估了黄山入夜后几乎需要裹着羽绒服的温度。

昨晚他被喻文州的举动震惊了,现在整个人还是懵的。
昨晚那一个勉强称之为吻的举动结束后,喻文州低声在他耳边道“少天,你可以慢慢考虑”。黄少天一时之间无法做出回应,感觉脑子里思绪乱七八糟。

黄少天感觉自己烧的意识不清,满脑子全是喻文州压抑的声音和那张近在咫尺的脸,他下意识伸出手去碰唇角,又像是烫到了一样飞快地缩回。

洗漱完后,黄少天裹了好几层才出了大堂。

卢瀚文看起来早就醒了,站在排云楼前的平台上,活力四射在找刘小别指点他的剑招,看到黄少天后,他立马丢下刘小别跑了过来,脸上一层薄汗,开心道:“黄少,你起床啦!队长半个小时之前被那个叫杨七的喊走了,让我跟你说不用找他。”

黄少天点点头,没精打采地又走了回去。

卢瀚文看着黄少天的背影,疑惑道:“刘小别前辈,我怎么觉得黄少今天不对劲啊。”

刘小别点头赞同。

黄少天开门的时候,正逢徐景熙从隔壁房间出来,徐景熙刚想打招呼,转头看清了黄少天的状况后吓了一跳,慌忙道:“黄少,你是不是生病了?”

黄少天迷迷糊糊点点头,觉得自己好像丧失了思维能力。

徐景熙赶紧冲过去,手往上一靠,立马就有了大概的判断:“看来是发烧了,不过问题不大,我回头给你拿点药,吃下去睡一觉就好了。”

黄少天被放置到床上,迷迷糊糊间陷入了梦乡。梦里半真半幻,但都出乎一致是喻文州的脸。

再醒过来时,天色已经大亮。喻文州靠在另一张床上,在翻一本书,听到动静后,立刻就放下了书,走过来轻声道:“少天,感觉好些了吗?”

喻文州抵上黄少天的额头,二人呼吸相错,黄少天下意识半阖眼眉,喻文州甚至能看到他颤抖的睫毛,黑白分明。

他笑着往后退,道:“看来已经退烧了。”

黄少天病愈后简直浑身轻松,心情也好了很多,一梦之间他想通了很多。

队长那么优秀。

世上还有比他更好的人吗?

我喜欢他。

想通了这一切的黄少天欢天喜地掀了被子,赤着脚就站在地上舒展四肢,伸长的双臂带起了上衣,露出一截好看的腰,浑身都是朝气。

“那是当然啦!一场小病而已,怎么可能打败本少!诶对了,队长,今天早上小卢跟我说,你被杨七带走了,他找你有什么事吗?”

黄少天一病愈,立马就恢复话痨的本质,根本不带停歇地丢出了问题。

阳光从窗户洒进来,喻文州逆光看到黄少天的头发都被染上金色的光芒,带着毛茸茸的柔软质感。

他走过去,按住黄少天的肩膀,把他又塞回了床上,无奈道:“少天,烧才退下去,别再生病了。”

黄少天用被子把自己裹成蚕蛹,只露出一张脸朝喻文州看,道:“队长,你快说说什么情况。”

喻文州坐在床边,道:“今早找我的,不是杨七,是杨九。”

“杨九?”黄少天差点从床上跳起来,“他怎么会找你?他不是最终boss吗?为什么出场这么快啊?”

“我想可能是为了表现他的求贤若渴。”喻文州道。

“那么队长见到杨九了对吗?他长什么样?高的矮的?胖的瘦的?”黄少天好奇心简直要溢出来。

“他很年轻,”喻文州措辞道,“大概只比我大两三岁。高且瘦。他给我的感觉很奇怪。”

“哪里奇怪了?”黄少天把头伸过来,捧着脑袋望着喻文州。

喻文州笑着摸了摸他的头发,片刻后才沉声道:“他身上有和我一样的气息。我怀疑他······是军人。”

“我靠!”黄少天道,“队长,你能看出他这点,他能看出你身份吗?”

喻文州赶紧安抚道:“少天别紧张,我只是猜测。况且我能做出这个猜测,是因为他身上的军人习性很重。走路的姿态,手心的老茧,说话的姿态,都有很强的军队生活所保留下的痕迹,这些痕迹一旦成为习惯,就很难被抹去,熟悉这种生活的人都能看出。”

“但我想,他应该还不能猜出我的身份。荣耀的特殊性,决定了它的每一位成员都不仅是单纯的军人,在日常的大部分时间内,我们都在过着与军队无关的生活。”喻文州续道。

黄少天点点头,又坐了回去,道:“杨九见你,到底是几个意思?他想要从你这里套出点什么吗?”

喻文州道:“他确实还对我们存有戒心,他在旁敲侧击我们身份的同时,我故意漏出了一些破绽。太过完美的理由一定会让人存疑,不如给他留下错误的误解方向。”

黄少天表示理解,然后道:“队长,那接下来呢?”

“接下来应该是他去调查我给他留下错误信息的时间。所以这段时间我们都不会再见到他,再见到他的时候,就代表我们已经被他接纳。”喻文州道。

“队长你给他留下了什么讯息?”黄少天道。

“大部分都是真实,”喻文州笑道,“我只是模模糊糊给他留下了我们手上有母体的这个半真半假的暗示,引导他自己去补足这个故事。”

“那我们这几天要做什么吗?”黄少天问道,“需要演戏吗?”

喻文州道:“不需要,保持常态是最好的掩饰。”

门突然被撞开了,卢瀚文直接扑向黄少天,道:“黄少!你病好了吗?队长说你发烧了!”

黄少天无奈道:“小卢,有什么事?”

“刘小别前辈说下午去泡飘雪温泉!黄少你去不去啊?之前队长已经和我们说过了,现在这阶段不需要担心,”卢瀚文两眼亮晶晶,“徐景熙前辈也同意郑轩前辈去啦!他说温泉对病人的身体也有好处的!”

黄少天下意识转头去看喻文州,喻文州望着他笑,那种神色他再熟悉不过,他曾在倾倒的世界见过这样全然温柔的笑意。

“去!”黄少天把被子一掀,“当然要去!”

————————TBC——————
字数不多hhh
为了!喜闻乐见的温泉!
二更完成!明天不双更,出门见基友hhhh
杨九再晾一会吧……反正也只是个推动主角组恋爱的单身狗。

评论(4)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