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鞘

不是什么好人。间歇性挖坑不填。

【喻黄】末日AU‖剑出『二十』

>>>>>>20
黄少天呼吸有些过分地急促,他环着喻文州脖颈的手搭下来,整个身体顺着岩壁向水中滑。

喻文州眼疾手快捞起黄少天,他赶紧用额头抵上黄少天,身体温度稍高,但还算正常。可能是脱水。喻文州下了结论之后一把将黄少天从水里打横抱起,他快速涉过低温区,跨上岸。

徐景熙第一个反应过来,检查一番后道:“没事,黄少一天没进食了,加上泡的时间有点久,心跳加快,所以有些虚脱,喝点水,吃点东西就没事了。”

黄少天坐在一边喝水,脚踝在水里荡来荡去,卢瀚文坐在黄少天旁边,担忧道:“唉,黄少,你没事吧?”

黄少天脑子里浑浑噩噩,视线定在某个虚空的点上,喻文州在一旁同徐景熙交谈,黄少天满脑子只有喻文州的声音,他心不在焉地点点头。

卢瀚文甚为苦恼道:“黄少,你看起来好像烧傻了。”

黄少天瞬间从走神的状态缓过来,立马拍了一下卢瀚文的脑袋:“本少特别正常,你才烧傻了。”

卢瀚文确定对方没事后,凑近小声道:“黄少,我还是觉得好不可思议啊。”

黄少天挑眉回望。

“虽然我早就知道队长很厉害了,可是也没有想到会和国家最高行动小组什么的有关,”卢瀚文偷偷扫了一眼刘小别,皱着脸道,“还有刘小别前辈,唉他可是我一直想打败的目标,没有想到他也和荣耀有关······不过仔细想想,要不是末日,这些离我们的生活就太遥远了。”

黄少天头枕着右手慢慢躺倒在地,伸长左手,慢慢地将左手的距离拉近,最后搭在双眼上:“是啊。要是没有末日,我现在大概会在做毕设的最后阶段,每天在图书馆和导师办公室来回奔波,回到宿舍就闻到郑轩泡面的味道,母上大人打电话来,你在电话旁叽叽喳喳暑假出去玩,每次两家人一起出去玩,不是去看海就是来爬山。”

“黄少,”卢瀚文挨着他躺下来,“你想爸妈了吗?”

“想。”黄少天低声道。

“唉我也是。”卢瀚文小声道,“上次来这里的时候,我妈还在为去不去爬天都峰和我爸争论来着,结果在他们争论的时候,阿姨已经一个人爬上去了。”

黄少天想到当时的场景,不由失笑。

他伸出手摸了摸卢瀚文的头发,道:“振作起来啊小卢!我们现在做的一切,不都是为了有一天再回到那样的生活吗?等到末日结束以后,我们两家人可以再来爬一次黄山,到时候我们可以带他们来这里泡温泉,可以指着发射塔骄傲地介绍我们的战绩啊!”

卢瀚文笑了起来。

喻文州结束和徐景熙的对话,再看向黄少天时,他和卢瀚文躺在地上小声地说些什么,两个人都笑得很开心。
喻文州正打算走向他们,蓦地尹胥的声音在外响起。
“抱歉打扰了,七哥想见你们。”

等到众人在邻近的温泉酒店收拾好,齐聚大堂时,已经是当晚十点左右。

杨七一直好脾气地在大堂等待,丝毫没有催促的意思。
这是众人继被阻拦的匆忙印象之后第一次正式与杨七会面,他是一个长相和善的中年男子,穿着也很古式,众人进来时,他正在泡一壶茶,他将茶叶拨进温器后的盖碗,双手交汇于盖碗的顶部与低端,向自身方向微摇,揭开盖后,茶香就被热气逼了出来。

“熟普。”喻文州道。

杨七点点头,示意众人坐下。

“你懂茶道?”杨七向喻文州道。

喻文州笑道:“家里长辈喜欢。”

杨七没再说话,熟练地洗茶,泡茶,分杯,最后双手微举,轻微低首。

喻文州第一个去拿分好茶的杯盏,众人紧跟着去拿,黄少天就坐在喻文州下首位置,用眼角余光偷偷打量喻文州的动作,发现他将头略向左侧,将手中杯子轻移到左首边,将杯子凑向唇边,黄少天也照着他的样子喝了起来。

喻文州喝完茶后将杯子放回,道:“汤感,有甜味,斗笠杯锁住了香气。”

杨七点点头,道:“喻队看起来倒是个中高手。”

黄少天什么也没有喝出来,眼神在空中与卢瀚文郑轩交流,众人互相传递一种“他们在说什么东西完全听不懂没关系保持这个表情就对了”的信息。

众人之中,除了喻文州,刘小别似乎是懂一些茶道的,徐景熙看不出来,也不知道是他的模仿能力太强还是真的懂。

杨七一连敬了六道茶,黄少天来者不拒全喝了。

喻文州状似不经意凑过去,小声道:“少天少喝一点,你的情况容易醉茶。”

黄少天各种懵,醉茶又是什么东西啊!但他还是听从喻文州的劝告,学着他轻轻抿一口就放下了。

六道茶敬完,杨七的下属将茶具挪走。桌上只剩下一道横贯全桌的茶席布,棉麻的质地,绣着写意的“茶禅”二字,上面摆着装饰用的干莲花和莲蓬。

茶席布宛如分水岭,隔开杨七和喻文州等人。

杨七慢慢地将手擦干,将布巾递给一旁的下属,才开口道:“知道为什么找你们吗?”

喻文州笑道:“我猜是和杨九有关。”

杨七面上显露出一点震惊的神色,但很快又恢复平静道:“喻队是聪明人,那我就不绕弯子了。”

“你们知道杨九是怎么当上这儿的老大的吗?”杨七突然发问,他侧过脸,在灯光下,他的脖子上有一道细长的疤痕,这道疤痕当时应该是差一点就要了他的命。

喻文州不动声色道:“杀了前老大。”

杨七下意识转向一旁的尹胥,厉声道:“你告诉他们了!”

尹胥摊手,表示自己无辜。

喻文州道:“他什么也没有说。”

杨七奇道:“那你是怎么知道的?”

“推测。”喻文州道,“第一点是你的下属。”

卢瀚文打量了一下周围人,突然想起刘小别说过的话,于是板起面孔来,一本正经道:“他们的肩部向一边斜,虽然幅度不大,但至少能判断出曾经负重,虎口有老茧,呼吸的频率和脚步是一致的,这都是常年登山的人才能养成的习惯。所以他们一定是黄山本地人,而且有很多在末日前是挑夫。”

刘小别点点头,接着道:“按照末日的规则,最早占领黄山的一定是具有优势的挑夫,但根据喻队的形容,杨九显然不是这一群体。”

“第二点是你的伤疤,”徐景熙道,“我曾经在军队任职,你这种疤痕我见过很多次,当然我不得不说你可能是我见过最为致命的一道。但我能下结论,不仅是你脖颈上的这道疤,包括你指腹上的茧,手肘的轻微错位,一些细微的习惯动作,这些都是在军人的特性。你是一名狙击手。”

杨七赞赏地点点头:“如果你们能看出我曾经的身份,那么杨九也曾担任过军职,这一点肯定也瞒不住你们。”

喻文州点头。

“没人说第三点了吗?”黄少天道,“没人说,本少就说了。”

黄少天整个人往沙发上躺倒,支起腿望着杨七道:“第三点自然就是你了。”

“你一直住在西海饭店,今早杨九带队长走,去的是光明顶方向,但尹胥请示是否能让我们下山时,去的是西海方向,很显然尹胥是你的人,不是杨九的人,你脖子上的疤是新的,”黄少天转头问徐景熙,“他的疤痕多久了?”

“两个多月。”徐景熙道。

“那不就结了。六月丧尸就爆发了,你在黄山的期间正常情况下,只会有小摩擦或者干脆被丧尸感染死亡,脖子上这种伤一定是人为,而且是带有血槽的冷兵器所伤,这种冷兵器的攻击距离只有几米,是近战武器,你的身手一定不差,能近距离对你动手的,一定是你信任的人。那么结论就呼之欲出了,黄山有过内斗,在结合你自己抛出的问题,答案就是:杨九杀了曾经的首领。”

“没错!”杨七愤愤道,“殷莹那么信任他!”

“等等!”黄少天突然坐起来,一脸震惊,“莹?黄山原来的老大是个妹子?”

“他是我的妻子。”杨七悲伤道。

“抱歉抱歉,我不是故意的。”黄少天赶紧道。

刘小别皱眉,道:“所以你找我们到底是为了什么?”

杨七阴沉地笑了一下:“我想和你们做笔交易。”

“哦?”喻文州挑眉,“交易?”

“我知道你们进黄山就是为了吸引我们的注意,不管是什么目的,你们都需要和我合作,单凭你们是无法除掉杨九的。”杨七胜券在握道。

黄少天立刻就要站起来,喻文州赶紧拦住他,他双手交握搭在桌面上,似笑非笑道:“我拒绝。”

杨七倒是很震惊,继续动员道:“你想清楚了?没有了我,你们根本不可能完成你们的任务。”

喻文州丝毫无畏惧对方的目光,抬头与对方对视道:“你错了,我们根本没有什么任务。”

“不可能!”杨七道,“你们是婺源兵营的人,这一点你们想否认吗?”

黄少天接腔道:“谁说我们是婺源兵营的人,你有证据吗?我要真是那儿的人,我不远千里跑你们这儿来干什么?谁都知道,末日最有优势的地点就是军营。”

杨七冷笑道:“我现在当然拿不出证据,但未来可就难说。”

话还没说完,冰雨已经横在了他的脖颈前,剑鞘里露出的一截幽蓝的光芒锋利无比,杨七瞬间后撤,他右手边搭着毛巾的那个下属用手头的毛巾飞快打向剑鞘,黄少天撤回冰雨,幽蓝光芒一闪而过。

“既然你怀疑我们,那还有什么可说的?”刘小别当即站起来,“告辞。”

卢瀚文紧跟着站起来,做鬼脸道:“再见!”

众人慢慢往外走,杨七也不阻拦。

喻文州走到门口,突然回过头,道:“这个试探太拙劣了,这个故事如果是真的,杨九就不该在现场。”

————————TBC——————
我回来惹。劳大家担心了,已经没事了。
接下来就是要忙开学的事了。犹记得我说开学要写到北京的……现在……谁想来打脸,麻烦这里排个队【跪。

评论(6)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