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鞘

长铗鸣鞘中。

【喻黄/双花】The True Knowledge 02

仔细想了一晚,我又把双花加回来了……但tag就不打双花了。
原因如下。
一是确实涉及了双花,如果只写喻黄,未免会有只看喻黄,入坑但却发现还有不吃的cp,这就比较尴尬,所以遵从宁可多写绝不遗漏的问题,还是先注明比较好。
二是考虑到双花是隐线,打算未来以双花视角再重写SHAM,但……懒癌(微笑)
以上是原因,对不起我好反复无常(以后绝对不变了!跪……)
>>>>>>02

门被推开的瞬间,黄少天几乎是下意识抬头。

喻文州笑道:“早上好,少天。”

“早。”黄少天一副没睡醒的表情,一面打着哈欠一面和喻文州打招呼,“喻总今天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喻文州笑笑,没搭腔,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关切道:“少天昨晚好像没睡好?”

“唉别提了。”黄少天一口气灌下半杯咖啡,苦的皱了皱眉,道,“昨晚楼道里不知道哪家的熊孩子在扔鞭炮,把楼道的垃圾桶点着了,线路烧断了,幸好控制住了,但后半夜就听到楼道里来来往往的人声,根本睡不着。早上出门的时候,张佳乐说问了物业,线路受损严重,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供上电。”

黄少天说着整个人趴在桌子上,将头侧向喻文州一边,半眯着眼睛道:“张佳乐倒是潇洒,说是今晚上朋友家借住一宿,看来今晚连晚饭都没人做了。”

“朋友?”喻文州道,“是昨天晚上的那位吗?似乎叫做‘大孙’?”

黄少天懒懒道:“对啊就是他,他们才认识不到一周,也不知道关系为什么这么好。大孙是张佳乐对他的称呼,他的名字是孙哲平。”

喻文州失笑,黄少天斜眼去看。

喻文州笑道:“孙哲平是我大学同学,我们都曾在学生会共事,毕业以后,又恰好在工作上有联系。”

黄少天一脸震惊的表情,片刻后道:“原来如此。”

“哦对了,你的书。”黄少天赶紧从一旁拿出喻文州昨晚遗落的书递过去,递到一半突然道,“诶喻总,你怎么还坐在这儿啊?今天又没下雨,你往里面去吧。”

喻文州道:“不用了,就在这儿吧。”

黄少天只好道:“唉那行吧喻总,你就坐在这儿吧。”

城市开始鲜活起来,来往的车辆开始增多,蓝雨书店慢慢人多了起来,昨日的一场骤雨并没有减轻这个城市的酷热,只是短暂的一个早晨,街道上的雨迹已经完全被清除干净,让人恍惚昨晚是否真的有一场暴雨。

黄少天百无聊赖趴在桌子上打游戏,明晃晃的玻璃窗反射着太阳刺目的光。喻文州就坐在他身旁,隔着半米不到的位置,腰背笔直。黄少天有些心不在焉,一时忘记动作,结果一不留神被boss拍死了,第二位直接OT,奶妈手忙脚乱奶不满,直接一波全完了。

队伍频道都在埋怨道:夜雨声烦,你搞什么啊?

黄少天懒得理,直接退了游戏趴在了桌上,喻文州的指节细长但有力度,翻动书页的细微摩擦声让人昏昏欲睡。

黄少天就在这种氛围中缓缓闭上了眼。

这一觉睡得并不安稳,恍惚间好像梦到了大学宿舍。

黄少天带着餐盒推开宿舍门时,张佳乐正戴着耳机打游戏,屏幕转的飞快,各种技能丢出去让人眼花缭乱,好像是在大战。

黄少天奇道:“张佳乐你昨晚不是还在为学生生涯的第无数个第二名愤懑吗?怎么今天就已经收拾心情,全力以赴打游戏了?诶这是什么游戏,之前好像没见你玩过?”

张佳乐忙着丢技能,连头都没回,道:“昨晚无意间看到的新游戏,风评不错。”

黄少天拉过椅子坐在一边,枕着头随口道:“这游戏叫什么名字?”

画面又是一转。

阳光慢慢地涌进眼眶,半睡半醒间,黄少天听到有人逆着光低声念道“Our souls are love,and a continual farewell”。

我们的灵魂是爱,是一场无尽的告别。

黄少天猛然睁开眼,喻文州的身影被阳光打出一道虚幻的弧度,在一瞬间与那个背光的身影重合。

黄少天长舒一口气,道:“喻总还没走?”

喻文州放下手头的书,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他手上的书换成了叶芝的诗集。

“少天睡得好吗?”喻文州放下手头的书问道。

“还行,”黄少天舒展了一下双肩,刚才趴在桌上,他的手都有些麻了,“就是梦有点多。”

“哦?”喻文州饶有兴致道,“梦到了些什么?”

黄少天盯着喻文州看了一会,然后摊手,一脸无所谓道:“忘了,醒来就忘得干干净净。”

喻文州了然道:“确实如此,梦境都是虚假的。”

“虚假?”黄少天笑了笑,“sham?”

喻文州右手指节细微一动,他随意将书搁在桌面上,笑道:“少天今晚无处可去吗?不如来我家吧。”

黄少天赶紧摆摆手,道:“不用不用,我在周围订一家酒店就好了,最多再呆一晚上,反正电路再怎么样,到明晚总该好了。”

“也是。”喻文州点点头道,“是我冒昧了。”

“诶喻总别这么说。”黄少天笑道,“是我怕太麻烦你了。”

五个小时后,黄少天为自己说过的话感到悔恨不已,他恨不得穿越回到几个小时前,在喻文州邀请他时,直接一口答应。他干嘛要和自己过不去啊!

黄少天转了一个身,用被子捂住耳朵,但楼道上的声音还是很清晰,隔壁似乎有人在吵架,声音高的令人发指。

他拒绝喻文州的原因是,他不想操之过急,就现在的发展来说,他和喻文州应当处于普通朋友的范畴,如果露出什么破绽,难保喻文州不会生疑。

打草惊蛇,必然满盘皆输。

五分钟后,黄少天猛然掀开被子,坐了起来,冲到隔壁去找对方理论。

又过了五分钟,黄少天抄起外套里的手机拨了喻文州的号码。

管他打草惊蛇去死!

“喻总,求收留!”

对方似乎刚被吵醒,静了一会之后突然轻笑了一声,声音有些低,带着一点显而易见的鼻音,黄少天感觉电流仿佛有了实体,顺着电话一点点攀附上他的神经,反应过来时,耳尖已经红了。

“少天,你在哪儿?”

十几分钟后,黄少天已经坐在喻文州车上。

“少天饿了吗?”喻文州看了一眼时间道,“这个点了,吃了夜宵再回去吧。”

“好啊,”黄少天道,“前面有家茶楼,茶点特别正宗!”

黄少天假装转头去看窗外的风景,平滑的镜面映出喻文州微笑的一张脸。

终于黄少天忍不住了,转身道:“喻总你想笑就笑啊,这样一脸平静地微笑,我慎得慌,不就是吵架失败吗?”

“抱歉,”喻文州右手抵唇笑道,“我只是很难想象,少天也会有垃圾话失败的一天。”

“这不是我的问题啊,”黄少天气鼓鼓道,“论垃圾话,本少不输给任何一个人,要是遇到什么初入江湖的,本少把对方说哭也不是不可能,但中年大妈根本没给我说话的机会,直接就要动手了,你说本少怎么可能对她动手啊,才刚要把手举起来阻挡,结果她就尖叫起来,大喊‘打人啦!’,你说我还能怎么办?”

“也是。”喻文州笑道。

黄少天放下筷子,皱眉道:“我好像吃多了,怎么办啊吃多了完全不想睡,我靠靠靠我怎么管不住自己,但是茶点真的太好吃了。”

“没事,”喻文州道,“这周围有个广场,去散步消消食吧。”

黄少天苦着脸点点头。

广场面积不大,但因为周围几条商业街,所以人流量多,小摊也很多。

黄少天走了没两步,就被一旁的抓娃娃机吸引了注意力。

“喻总我告诉你,昨天我看了一个抓娃娃机教程,看起来好简单,”黄少天踌躇满志,“今天本少就要抓空娃娃机!”

喻文州无奈道:“那就去试试。”

黄少天跑去兑了一堆硬币,袖子一卷就开始抓娃娃。

“我看教程是这样说的,”黄少天侧身对喻文州说道,“在抓手下落的时候就要不停地转动抓手,像这样······”

黄少天右手握住手柄转动,抓手下降抓住娃娃,一步步上升:“喻总你看!接下来就只要利用抖动产生的力将娃娃丢到这里就好啦!”

黄少天猛然转动手柄,娃娃“啪嗒”一下掉回了原地。

“······”

“这次不算!”黄少天道,“本少就是试一下手,找一下感觉,这次一定能行!”

几分钟后,黄少天又想往投币机里投钱时,猛然发现零钱空了。

“······”黄少天道,“第几次了?”

喻文州没说话,比了十五。

“卧槽槽槽槽喻总你听我说,这台娃娃机有毒!一定是它的问题啊,本少怎么可能抓了十五次还没有抓上一个娃娃!不如······我们换一台?”

喻文州没说话,到一边换了硬币,投入硬币后转头道:“少天,看着。”

“不对啊喻总,你不能夹那一个!”黄少天急道,“那个太后了,夹不到啊,半途肯定会掉下来的!”

喻文州揉了揉眉心,无奈道:“少天,安静。”

“真的不是我吓你,虽然那个娃娃是最好看的一个,但你看那个娃娃的位置,它还被其他两个挤着,你知道娃娃机的抓手根本合不住吗?喻总别浪费机会啊干脆给我抓算了······”

抓手缓慢降落,抓了一下,娃娃被抓起半个头,然后掉了下去。

“哈哈哈哈哈喻总你看吧,我就说夹不住。”

喻文州对着娃娃机研究了一下,又投了一次币。

“不是,喻总你还试啊?这台娃娃机有毒啊。”黄少天道,“我们换一台好了。”

喻文州置若罔闻,抓手缓慢下落,夹起娃娃的头,才升了几步,抓手陡然松开!

“我就说吧······”黄少天道。

蓦地喻文州右手一动,抓手急速摇晃,娃娃在落下的瞬间改变方位,沿着斜线方位掉进了娃娃机出口。

喻文州伸手去拿,这是一只布制猴子,棕色尾巴,表情满是嘲讽。

“······”黄少天道,“卧槽真假啊!喻总你刚刚做了什么啊?”

喻文州又试了一次,这次抓到了一只红色的猴子。

黄少天各种挫败。

但很快,他看到路边打气球的摊子,一等奖是一只半人高的毛绒熊,黄少天挑眉道:“那只熊是我的了。”

喻文州只是笑。

黄少天一口气要了四十发,斜端着枪,倒真有几分潇洒自信的姿态。

黄少天阖上左眼,右手拇指缓慢搭上瞄准。他面色冷肃,脊背挺直,锋芒毕露。校对准心后他猛然扣下扳机,一连四十次,每一次扣下,都有一个气球应声而破。破碎的气球爆炸,五颜六色的碎片往下落,冰冷机械的电子女声响起“全中,全中······”

黄少天放下枪,暖黄色的灯光打在他脸上,他漫不经心勾起一个微笑,歪头道:“喻总,怎么样?”

——————TBC———————

昨天本来想写的,搬宿舍太累了,只想在床上当咸鱼。

把标题双花去掉了,因为感觉双花戏份真的不太多,愧对自己打下的双花二字······果然我还是适合写单线······

评论(11)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