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鞘

长铗鸣鞘中。

【喻黄/双花】The True Knowledge 03

关于为啥我又把双花标题加了回来,在2里解释了一发。

>>>>>>03

黄少天抱着半人高的毛绒熊招摇过市,喻文州手里轻轻巧巧拿着两只小猴走在他旁边。一路上黄少天可以感觉到周围人打量的目光,甚至还有一个学生样的女生偷拍了照片,察觉到黄少天投过来的目光,瞬间就想捂脸跑。

“????”黄少天下意识就想追过去问问。

“对不起对不起,”女生说,“你们真的太萌了,从你们抓娃娃开始我就一直在一边看,你们cp属性好戳我啊!”

“???”

“照片的事实在抱歉,我没忍住,我马上就删。”女生连连道歉。

“没事。”黄少天懵道。

“照片不用删了,但有一点,不要传出去。”喻文州笑道,“还有,能麻烦你传我一份吗?”

“喻总你要这个干什么?”黄少天去看照片,发现是自己接过熊朝喻文州露出得意的笑容,而喻文州站在一旁朝自己温柔地笑,对方镜头抓拍地很好,似乎是有些功底,“诶,那也传我一份吧。”

黄少天费劲将毛绒熊塞到后座,才爬到副驾驶座上,还没坐稳,黄少天就转头道:“喻总,打个商量呗!”

喻文州道:“哦?什么商量?”

“我拿我那只熊换你的猴子!”黄少天诱拐道,“你想啊,我那只熊那么大,你的猴子才那么一点大,以小换大,这笔买卖你不吃亏的。”

“是吗?”喻文州道,“可我有两只猴子,你只有一只熊,以二换一,似乎我还是吃亏了。”

“不是啊喻总,你怎么那么小气啊?”黄少天倒在车座上。

喻文州失笑:“交换也不是不行,但少天要告诉我你为什么想换。”

“那熊太大了,我懒得搬回去。”黄少天道,“猴子可爱,我要猴子。”

“好啊,”喻文州笑道,“不过一只换一只。”

“换换换。”黄少天道,“喻总你真是黑心商人。”

喻文州家在锦绣园不远处的风雅苑,喻文州先进门开灯,将外套挂在玄关处,黄少天在门口弯腰换鞋,才刚直起身子,猛然间感到什么东西搭上了他的腰部。危机反应立刻开启,黄少天飞快转身,不避反进拧住对方,卸掉力道将其往右一拧,顺利制住对方。

诶???

黄少天与狗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我靠!”黄少天赶紧松开狗爪子,眼神投向喻文州,“喻总你······没告诉我你家有只喜欢搭人的大金毛啊!”

“抱歉,”喻文州道,“天天平时很乖的,我也没想到它会搭别人。”

“······”黄少天无奈道,“喻总你对我到底有多大的恶意啊?”

“嗯?”

“天天是我的小名。”

 

喻文州在收拾次卧,换新的床单。黄少天随意在客厅餐厅走动,他对着次卧的喻文州道:“喻总,你这房子挺大的,怎么这么空啊?”

“我上个星期才从总公司调任到这里,房子是先前闲置的,还没有来得及收拾。”喻文州道。

黄少天走到茶几边时,看到了之前被他拧了一爪子的天天。

天天似乎受到了委屈,敏感地察觉到对方并不喜欢自己,窝到沙发上头枕着前爪,幽怨的眼神直勾勾看着黄少天。

“哎呦卧槽。”黄少天被湿漉漉的眼睛直击心灵,赶紧跑过去讨好天天,傲娇的一人一狗瞬间就倒在沙发上玩起来了。

喻文州走到客厅时看到的就是这副景象。

黄少天抱着天天在沙发上打滚,头发乱糟糟地翘着,上衣裤子上粘满了狗毛,他笑弯了一双眼,神采明亮。

“喻总,你家天天怎么这么喜欢舔人啊?”黄少天笑道,“你有买狗骨头玩具吗?有狗狗零食吗?”

喻文州转身去拿天天的零食和玩具,道:“天天平时是很高冷的一只狗,孙哲平来了好几次,它都爱理不理,不知道为什么,他看起来很喜欢你。”

“那是当然啊,”黄少天接过狗狗饼干,先往嘴里塞了一块,含糊不清道,“毕竟我们同名啊。诶喻总你这饼干哪儿买的?有点好吃诶!”

天天看着黄少天吃起了他的小饼干,急得跳来跳去,黄少天赶紧喂了它几块,安慰道:“我这不是尝尝好不好吃,看看你们家喻总有没有虐待你嘛!”

黄少天去洗漱,一嘴泡沫,开着门冲喻文州道:“喻总,晚上让天天和我睡呗!”

喻文州还没说什么,天天直接冲上来飞快摇尾巴。

喻文州妥协道:“可以,不过别让它上床,他最近有些掉毛,它有专门睡觉的垫子。”

“行行行。”黄少天赶紧点头。

喻文州给黄少天和天天一人一狗热了一杯牛奶,狗的舌头脆弱,容易烫伤,喻文州不敢加热太过。黄少天捧着玻璃杯和天天比赛谁喝的快,喝的唇边一道白,喻文州轻轻用指腹抹去那道牛奶渍,黄少天陡然僵直,宛如被定身一样不敢动弹。

喻文州转身关了灯,黑暗中他的声音有些失真。

“晚安,少天。”

门被轻轻掩上了,窗外的一点灯光漏进来,黄少天面无表情地睁着眼睛,里面有破碎的光亮。

 

“诶黄少天,你也开始玩这个游戏了啊?”张佳乐本来已经走过黄少天身边,无意间瞥到他屏幕画面,又接着退回来,“有队伍吗?要不和我们组吧。”

“本少才不要去做那个不识趣的第三人,”黄少天戴着耳机摇头晃脑,“况且本少已经有固定的队友了,我队长可厉害了。”

张佳乐一点也没有生气,反而道:“你知道这个游戏有隐藏任务吗?”

“什么隐藏任务?”黄少天头也不抬道,“根本没听说过啊。”

“我也不是很清楚,我遇到的玩家没有一个人听说过,”张佳乐皱眉道,“这件事我也是听别人说的,据说那个将隐藏任务这个消息告诉他的人最近已经被送到医院了,诊断似乎是重度的被害妄想。”

“告诉你的人是你的队友吗?”黄少天道,“这个隐藏任务真的不是那个病人臆想出来的吗?”

“我也不清楚,只是他曾经开过一个秘密论坛,上面记述了他一个朋友的故事。他说他曾经有一个朋友,触发了这个隐藏任务后,就从世上消失了,他曾经存在的一切痕迹都被抹掉了,任何和他相关的人都忘记了他”

“他这说法自相矛盾,既然没有人记得他,那他怎么会记得?”黄少天撇嘴。

张佳乐摊手道:“谁知道呢?也许真的就是一个幻想出来的故事。”

张佳乐打开电脑,正打算戴耳机时,黄少天突然转过头来,问道:“你说的那个论坛叫什么名字啊?”

张佳乐的嘴唇动了动。

世界开始褪色,桌上五颜六色的糖果盒,床边新栽的仙人球统统像被洗去了色彩一样变成白色。

窗外的鸟鸣,远处篮球场上嘈杂的声音渐渐远去。

世界变的纯白无声,一粒雪花从天空飘落。

冷,真冷。他的右手已经麻木,指节无法弯曲,他甚至觉得自己连同手上的枪都被冰冻,瞄准镜的准心正对着那个年轻人的头,只要他按下去,一切都会结束。

可我的手冻僵了,他想,并不是我不愿意杀他。

猛然间枪响,黄少天下意识侧身,子弹擦着他的心脏,身体冰冷,瞳孔放大,心脏剧烈收缩。

我慢了一步,他想,我输了。

 

“少天,醒醒。”

黄少天猛然睁开双眼,梦中窒息感狠狠攫住了他,那种身体被压制,使不上力的感觉如此清晰,似乎真的有什么东西在压迫他?

他眼神向下一扫,发现躺在他胸口睡的天天,它的头直接枕在黄少天的心脏处,大尾巴压着黄少天的右臂,黄少天试着动了下右手,发现已经被压麻了。

喻文州一面按空调遥控器一面道:“温度打太低了,被子也不盖好,这样很容易感冒。”

黄少天费力把天天挪开,睡眼惺忪地揉眼睛,道:“喻总,我以前听说睡觉压着心脏会做噩梦,看起来是真的。”

说完也不等喻文州有所反应,黄少天就下了床,赤脚跑去洗漱。

当他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时,一愣之后扒着门喊道:“喻总,有滚毛刷吗?”

黄少天自暴自弃地躺倒在沙发上,哭丧着脸看着自己粘满天天毛的上衣,指着天天道:“你知不知道自己掉毛啊,压我也不说什么了,本少这件衣服很贵的啊!滚毛刷都拯救不了我。”

天天听不懂,以为黄少天要和它玩,开心地扑了过来。

黄少天赶紧下意识去拿狗饼干,丢了几块给天天,天天才开心地跑远。

黄少天舒了一口气才猛然反应过来,自己似乎知道天天的饼干摆在哪儿?黄少天直起身来,发现沙发边的悬空柜上还摆着一盒糖。

“喻总!”黄少天冲厨房里的喻文州喊道,“你这糖是我喜欢的牌子啊,我能吃吗?”

“可以,别吃太多,马上吃早饭了。”

喻文州从厨房走出来时,黄少天已经吃了半盒糖。他眼疾手快将半空的糖盒塞到沙发和墙壁的空隙中——这空隙正好是一个糖果盒的距离。

喻文州将早餐放在桌上,慢慢靠近黄少天,客厅的窗帘被晨风吹动,仙人球绿地鲜明。那些光影打在喻文州脸上,他神色温和,慢慢逼近黄少天,俯身靠近他,这距离太近了,黄少天甚至可以看到喻文州眼里的自己。

“喻总你······”黄少天脑子一片空白。

喻文州轻轻一笑,右手伸进缝隙,轻而易举就掏出了黄少天藏的盒子。

“不是吧喻总,”黄少天道,“本少藏得这么快,这你都能发现。”

“又吃了半盒?”喻文州将盒子放回原位。

“什么叫‘又’啊?”黄少天撇嘴,“说的本少经常来吃你家的糖一样。”

喻文州笑道:“是我失言了。”

“不过,”黄少天突然躺倒在沙发上,伸手去够悬空柜,手指正好够到糖果盒,黄少天笑道,“喻总家里的布置简直像是为本少量身定做的,我突然有些呆着不想走了。”

 

黄少天把棕色猴子放在桌子上,随手拿过一本书开始看,看了不到两页,他就把书丢在一边,摸出手机开始打游戏。

书店外传来汽车声,紧接着门被推开了,黄少天用眼角的余光瞥到了对方的脸,头都懒得抬。

“黄少天,你这是·····”张佳乐仔细打量了黄少天,终于忍不住笑道,“你昨晚是住狗窝里去了吗?怎么这么多毛?”

黄少天翻了个白眼道:“对啊,本少一不小心占了你的窝,抱歉啦!”

张佳乐顺势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突然发现触感不对,奇道:“你把这椅子改过啦?还挺舒服。”

“那是喻总的位置,”黄少天看了一眼窗外,道,“你今天开的车没见过啊,这车改装过吧,像是越野车的配置。”

“大孙的车。”张佳乐道,“早上天气预报说今天会有强降雨,我车不是送去修了么,大孙就把他车借给我了。”

二人相对无言了一会,一阵风从开着的窗户吹进来,带着雨水的湿气。

“要下雨了。”张佳乐抬眼看了看天空,厚重的积雨云从东边缓缓推进,室内陡然变暗。

“喂,张佳乐,”黄少天右手支颐看着窗外黑下来的世界,隔着一段视线,彩色的广告牌发出五颜六色的光芒,“你还记的我们大学的事吗?”

“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突然梦到了而已。”

张佳乐想了想,最后道:“恍如隔世。”

黄少天突然乐了,道:“你这话说错了啊!”

豆大的雨点仿佛以千钧的力度砸向这个世界,行人来不及反应,加快步伐在接道上奔跑,黄少天站起身来,隔着窗户巨大的玻璃看到行色匆匆的人群。

他突然转身,叹道:“这明明就是隔世啊。”

张佳乐静默。片刻后,他压低声音道:“我的SHAM系统出了问题。”

“什么意思?”黄少天不解。

张佳乐打开手机,很快屏幕变成了黑底印刷体的图片。

目标:孙哲平。

年龄:23。

击杀进度:50%

剩余时间:37D13h53m02s

“哪里不对?”黄少天皱眉道。

“问题出在击杀进度上,”张佳乐表情有些冷,“一周前这个进度是70%,但突然之间,它下降了。”

窗外暴雨倾盆,蓝雨书店安静地可怕。

黄少天退出游戏,按了几个键,熟悉的白色印刷体映入眼帘。

目标:喻文州。

年龄:23。

击杀进度:18%

剩余时间:37D13h52m17s

黄少天阖上手机,面目冷肃。

“击杀进度逆转,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

“或许我们都弄错了一点,”张佳乐道,“击杀进度并不意味着我们接近对方的程度,而是······对方对我们的信任程度。”

——————TBC——————

关于更新,看了一下课表。不出意外一三六更。其他时间随机掉落。

谢谢喜欢。

这章埋了很多伏笔,所以有些地方可能难看懂,不防猜猜?

评论(6)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