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鞘

长铗鸣鞘中。

【喻黄/双花】The True Knowledge 06

>>>>>>06

“连日来的强降水天气给沿海地区带来了诸多不便,本市东南部分地势低地区街道积水严重,请市民出门注意绕道,加强安全意识······”

黄少天伸手换了一个频道,驾驶座的张佳乐侧过头道:“干嘛换啊,了解天气不应该是必须的吗?”

黄少天双手枕在脑后,整个人几乎瘫坐在座位上,无所谓道:“反正气象局每天的消息都是大同小异,本少猜都能猜出它接下来要说什么。”

“也是,”张佳乐点点头,雨刷在车窗上划过,留下一道水渍,“幸好今天天气还算不错,否则郑轩也不会今天约你见面。”

“郑轩要是再不见我,我都快忍不住了,”黄少天冷着一张脸道,“那个SHAMER一天不除,危险就一天不除。”

“可是郑轩能给我们提供的消息也很有限,”张佳乐顿了一下,道,“你大学里修过侦查学的,应该知道就算是当事人,能获取的信息也实在不能算多。”

黄少天意味深长地笑了一下,转过头望着张佳乐道:“所以你还不明白我今天让你一起来是什么意思?”

张佳乐一时语塞,过了片刻才笑了起来。

“技术信息侦查的高分,别让我失望啊,”黄少天道,“不过张佳乐你这水平我确实挺放心的。毕竟你是第二名嘛,除非那个第一名出现,否则应该没人能难倒你。”

“最后一句可以去掉了,谢谢。”

黄少天刚想开口补刀,手机却响了。

“黄少,你到了吗?”郑轩的声音听起来似乎有些匆忙。

“还没到,”黄少天转过头,张佳乐对他比了一个“三”的手势,“大概还要三分钟。”

“我还要十分钟左右,”郑轩抱怨道,“最近事情实在太多了,怎么犯罪分子好像都约好了一样,全赶在这几天出来干活了,这频率,这手法,要是犯罪界也有个什么劳动模范,一准就颁给他们了,压力山大。”

郑轩到达的时候,黄少天和张佳乐已经在门外等了十分钟,期间走过了一对夫妻还有一个夹着公文包出门的小白领,那个小白领显然是忘记拿什么东西了,又去而复返,看到黄少天和张佳乐还站在门口,对他们露出了怀疑的神色。

黄少天才回望过去,对方赶紧夹着公文包跑了。

“······”

张佳乐倒是一脸淡然,用眼神示意黄少天看一旁的告示栏。

黄少天疑惑地转头,看到告示栏正中央贴着一张通知:

“最近小区盗窃团伙猖獗,昨日xx栋xx李女士一家失窃,希望大家做好防范意识,遇到可疑分子及时通知小区保安或者报警。——xx小区物业。”

“······”黄少天怒道,“本少长得这么正义凛然,他究竟是怎么看出本少是不法分子的?就算本少是不法分子也不会干这种小偷小摸的事啊,最起码直接炸市政府吧!”

所幸,在黄少天实施炸市政府计划之前,郑轩及时到了。

“唉终于可以歇一会儿了,”郑轩随手将包丢在一边,像条狗一样瘫倒在沙发上,“黄少你都不知道,我最近简直像狗一样被奴役着,之前的连环杀人案还没破,刚又收到消息说市政府收到了恐吓信,说是要炸市政府大楼,你说烦不烦,压力山大。”

张佳乐意味深长地看了黄少天一眼。

“······”

“诶你们坐啊,”郑轩摆摆手道,“我去给你们倒杯茶,熟普喝吗?还是太平猴魁?还是上次局里发的,好像还挺贵,我也不太懂······”

郑轩的声音从厨房传来:“对了,张佳乐,我记得你大学的时候不就喜欢搞这些吗?回头给你带走吧。”

从张佳乐的视角望过去,郑轩的大半身体被厨房间的门挡住,而郑轩的包就丢在沙发上,里面装着郑轩的电脑。

黄少天与张佳乐对视一眼,黄少天起身去厨房和郑轩搭话。

张佳乐借着掩护赶紧打开了郑轩的电脑,插U盘。录入程序,自动开始扫描相关文件,三个加密文件。

“张佳乐,你吃哈密瓜吗?还是西瓜?”郑轩在厨房问。

“都可以。”张佳乐道,手上的动作却不停,编写解锁程序。他的手指在键盘上快速划过,耳朵却时刻注意着郑轩的动作。

目前进展顺利,郑轩回来还要一分半时间,足够了。

张佳乐开始解第二道安全锁。

蓦地厨房里郑轩的手机响了起来,郑轩接电话。

“对,我在家······嗯······什么?那个寄恐吓信的人抓到了?好的,我马上过去,对······上次的咖啡大家都很喜欢?没事没事,我再带些过去就可以了······”

郑轩一边打电话,一边向餐厅移动。

第三道锁在解锁中······

该死!只差一点了。

黄少天与张佳乐的视线极为短暂地交汇了一下,又很快分开。

郑轩挂断电话,转头对黄少天耸肩,黄少天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膀,露出“大写的心疼,别解释我们都懂”的表情,他的身体自然舒展,挡住了郑轩的视线。

从郑轩的角度望过去,张佳乐正坐在沙发上,打量墙上的一幅风景画,感觉到郑轩投过来的视线,冲他笑了一下,点了点头。

郑轩不疑有他,径直穿过客厅往餐厅去。

解锁成功!复制文件中······

文件复制成功!清除痕迹成功!

郑轩离开的时候,还再三叹气,发誓下一次他请客,好好叙旧。

黄少天顺着他的话头,基本将最好的几家餐厅名罗列了一圈,说的郑轩几乎见到了自己钱包大出血的场景般,脸色苍白地继续去当狗了。

“拿到了,”张佳乐转了一下U盘,转头对黄少天道,“接下来去哪?”

“回蓝雨。”黄少天道,“蓝雨的隔间。”

张佳乐了然。

蓝雨的隔间在最里面,平日挂着储物间的牌子,最外层是一堆一堆的书,再过一个小门,才真正显出乾坤来。

里面是一台高运速的电脑,一排的柜子里有急救药品,另一排则是各种枪支。

张佳乐二话不说,直接开始解析之前得到的信息。

这三个加密文件中,有两个都和SHAMER无关,一宗似乎是郑轩之前提及的连环杀人案,黄少天饶有兴致地过来看了一眼,和张佳乐一本正经地分析起案情来。

“卧槽这凶手作案手法挺残忍的啊,还分尸。”黄少天支着头道。

“不全是,”张佳乐道,“你看这一起,明显不是同一个凶手犯案,虽然被害者都是事业成功的年轻人士,年龄在20到35不等,但手法有所不同,却被并入了同一个案件。”

黄少天凑过来看了一下现场记录,又翻了翻证词,想了一会,道:“我觉得凶手是被害者的妻子,你看被害者身上的痕迹,之前那几起命案的凶手似乎有完美主义倾向,所有的尸体身上都没有痕迹······他潜伏在被害者身边,一定是被害者熟悉的,而且绝对不会设防的那种人······等等!我们为什么研究起了案情······”

两个人相对无言,仿佛在互相嘲笑对方的智商。

张佳乐点开了最后一个文件。

“七月二十三日20:43分,南环路122号······”

“现场有······手机一部······查验指纹,未发现除目击者之外的其他完整指纹······手机内有程序,字样为:击杀目标:喻文州······初步判断为买凶杀人······手机内有链接,经查验为买凶交易平台······查询IP失败,申请技术人员支援······将作为破获团体案件的重要线索······申请延迟破案成功。”

张佳乐赶紧输入网址。

未知错误。

张佳乐输入了指令,破解密码进入。

首页第一个链接是黑体的“SHAMER”,黄少天神色一冷。

“看起来我们找到地方了。”黄少天点进去:

目标:喻文州。

······

备注:须携带发布任务者提供的手机。

黄少天仿佛整个人在冬天的冰河里沉浮一般,冷从骨髓里透出来。

“我们上当了。”黄少天道,“那个人根本不是SHAMER,真正的那个SHAMER可能在我们身边,他走这一步是为了取得我们的信任。”

张佳乐开始查询IP资料。

失败!失败!

黄少天有些烦躁,凑过来看张佳乐飞速编写代码。

“等等!”黄少天皱眉,道,“你不觉得这种编码方式有点眼熟吗?”

张佳乐愣了一下,也很快反应过来。

“确实,很熟悉,但想不起来,我可以破解,”张佳乐说,“但需要时间,最少需要一天时间。”

黄少天点点头,他拿起手机想看一眼时间,发现有一条未读短信,半个小时之前的了。

“少天,你在家吗?等我下班后一起去吃饭吧,孙哲平给我推荐了一家餐厅。”

黄少天不由自主笑了起来,他一边往外走一边编辑短信,写了又删,最后干脆把手机放回口袋,对张佳乐道:“我去找喻总啦!”

张佳乐点点头:“你注意一下他身边的人,尤其是那些最近才出现的,我怀疑他身边不仅有同样接到这个任务的暗杀者······甚至,可能有别的SHAMER存在。”

前台的工作人员是个年轻的妹子,似乎是蓝雨书店的常客,一眼就认出了黄少天,笑道:“来找喻总?正好喻总的助理在这。唐助,麻烦您带黄少上去啦!”

黄少天点点头,道了一声谢。

唐助是个年轻人,看起来只有二十出头,黄少天跟着他进了电梯,突然怀疑起来,他看似不经意开口道:“唐助理似乎很年轻。”

唐助扶了一下眼镜,笑道:“其实我已经工作两年了。”

“卧槽真看不出。”

“因为长着一张娃娃脸,”唐助笑道,“我也为这件事苦恼很久了。”

二人说话间,电梯已经到了,唐助率先走出去,笑道:“喻总的办公室就在前面,我带您先去隔壁的休息室等吧。”

二人往休息室的方向走,路过人事部时,里面传来训斥的声音。

黄少天随意瞥了一眼,似乎是部长正在训人,被训的那个年轻人一直低着头,身量瘦小,唯唯诺诺。

人事部部长似乎是训完了一个段落,停下来喝水,那个年轻人抬起头来,正好与黄少天的目光对上!对方显然也很吃惊,眼神有点闪躲。

黄少天陡然一惊,下意识皱眉。

这是他今天在郑轩家附近见到的那个小白领。

“他是谁?”黄少天问道。

唐助看了一眼,满不在乎道:“大概是今年的实习生吧,工作做得不好,被领导骂了,这种事每年都有。”

黄少天点点头,没再多问。

休息室不算大,但却很精细。黄少天参观休息室,直觉发现一道视线一直停在他身上,他猛然回头,对方是个年轻的女孩,看起来刚毕业没多久,她眼神有些躲避,把咖啡放在一旁的桌上,然后赶紧退出去了。

刚毕业的,最近出现在喻文州身边的······这种人也太多了吧!黄少天有些头疼,还没想出个所以然来,就被门外的声音打断了思绪。

“诶诶喻总,对不起对不起!”是刚刚那个女孩。

“没事。”喻文州的声音似乎有些疲惫。

黄少天瞬间开心,刚打算开门,喻文州已经打开门走了进来。

他将左手的西装外套随手放在沙发一边,右手松开领带,解开最上面的扣子,他的锁骨线条清晰,黄少天整个人都有点懵。

“诶喻总,”黄少天有点慌乱,“不是说出去吃饭吗?孙哲平推荐了哪家餐厅啊?好吃的话我也推荐给张佳乐啊,哦不对,张佳乐肯定已经去过了。”

喻文州笑道:“少天,过来。”

他的声音因为工作有点沙哑,像羽毛拂过黄少天的耳朵,瞬间让他耳尖泛红。

————TBC ————

今天班会课时间开太久了······神烦,啥也没讲,都是官样文章,还非得全部参加,浪费我码字时间,好气······向黑恶势力低头。

古代文学作业还没写······老师已经喊交了,瑟瑟发抖,今天先这样了,错别字我也没时间查了。

周三见。

评论(1)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