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鞘

不是什么好人。间歇性挖坑不填。

【喻黄】上篇:教师节

教师节&月饼节贺,拖延症晚期没得救。
语文老师喻x数学老师黄。
上下篇完结。起名废的人生(微笑)

上篇:教师节(带一点刘卢)

黄少天抱着一沓数学卷子走进教室的时候,整个初三(一)班都弥漫着一种异乎寻常的紧张气氛。

在这种千钧一发的紧张气氛里,黄少天倒忍不住直接乐了。

他把一沓卷子放在讲台上,故作严肃开口道:“这次开学考的成绩已经出来了,当然这次的数学还是比较难的,尤其是最后一道,出卷子的老师直接用了奥数竞赛题,所以大部分同学做不出来也是情有可原的……”

讲台底下依次有人松了口气,紧绷的神经也放松下来。

“但是……”黄少天狡黠地一转话题,“简单题,中难度题型和难题的比例是五比三比二,相对来说还是比较中规中矩的,想考高分确实不简单,但考八十对你们来说应该不是问题,但我们班有一大部分同学分数都低于七十……”

黄少天又喋喋不休讲了两分钟,听得底下本来就紧张起来的学生各种抓心挠肺,终于班长举手了。

黄少天敏锐捕捉到举起来的手,停下来道:“小卢,你想说什么?”

卢瀚文无奈道:“黄少,能不能先把卷子发下来。”

黄少天初来乍到蓝雨中学,话唠属性让他很快就和学生打成一片,有很多人都不喊老师,直接喊“黄少”。

黄少天想了想道:“那行吧,我们先发卷子,分我就不报了,喊到名字的挨个上来领卷子……卢瀚文……”

“我写的解题方法大家都明白了吗?这其实是一个多种可能的坐标问题,虽然完全解出来不太可能,但写出一两个应该在你们的能力范围内……”黄少天隔着一段距离把粉笔往讲台上的粉笔盒里丢,看了一眼手表道,“还有三分钟了,我就不讲了,卷子大家先订正,剩下的题我们明天再讲。”

还剩两分钟,黄少天干脆闲谈起来。

“数学真的不难啊,只要你们用心学!本少初中的时候,数学一直都是年级第一。”

底下有一个女生举手,黄少天认出这是学习委员,这次数学考的不错。

“黄少,”学习委员道,“听郑轩老师说,你初中也是在蓝雨中学,而且和喻老师都是魏校长班上的,是真的吗?”

黄少天愣了一下,骄傲道:“没错,你们喻老师数学也很好,当然没本少好就是了。”

恰好,下课铃声响了。学生们哀嚎了一声,显然是听八卦意犹未尽。

黄少天才收拾好东西,抬头看时,喻文州已经站在了门口。

卧槽,他肯定听到最后一句了!黄少天各种尴尬,但还是不动声色向喻文州点了点头,然后走出了教室。

走了几步,黄少天又没忍住偷偷回头看了喻文州一眼,喻文州穿着一件衬衣,松开了最上面的扣子,袖口缠着一圈黑线,简单而又好看。

“课代表上来,发一下卷子。”喻文州的声线天生柔和,他说完抬头望了一下窗外,正好和黄少天视线相交,黄少天赶紧装作若无其事走开。

说起喻文州,黄少天简直不知道怎么形容。

初中的时候,黄少天和喻文州就一直是一个班,黄少天数学成绩好,喻文州各科都很强,年级第一的宝座一直是两个人轮换,当时学校最好看的女生是文娱委员,虽然黄少天现在已经想不起来她叫什么名字了,但当时却是全班的女神,但听闻女神似乎一直喜欢喻文州,每次下课都跑到喻文州座位上和他讨论诗歌,黄少天路过几次,不是兰波就是济慈,完全听不懂……在黄少天心目中,喻文州简直是宿敌。

到了毕业之后,两人终于不在一起,黄少天去念了数学系,也失去了喻文州的消息,紧接着是考研,毕业。毕业季到来,很多同学都有了归宿,黄少天却还没想好接下来做什么,恰好魏琛代表蓝雨中学到黄少天的大学宣讲,两人意外相遇。

二人出去聚了一次,席间魏琛提出“既然还没想好下一步怎么办,不如来蓝雨”,黄少天想了想,觉得没有拒绝的理由。

但那个时候,黄少天真的不知道喻文州也在蓝雨,如果他知道的话……他纠结一下还是会来的。

上班的第一天,母上大人各种耳提面命“到了学校要礼貌一点,都是你的前辈,要叫老师知道不?”黄少天根本没听进去,为了怕母上继续唠叨,只好不停点头。

初三年级的办公室是以班级分的,方便老师及时沟通学生情况。其实同事大部分都很好相处,混了半天,黄少天就和郑轩混熟了,郑轩是初三的化学老师。

“诶对了黄少,咱年级还有一位年级主任,他教初三的语文,我看排课表,好像也是教一班,他今天上午有事,没来,下午你就能见到他了。”

结果,黄少天考察完蓝雨的食堂,和郑轩走回办公室,刚推开门,正好遇上要出门的喻文州。

黄少天内心一万个“卧槽”刷屏,直接愣在原地。

郑轩赶紧介绍道:“黄少,这就是我上午跟你说的,初三一班的语文老师喻文州。”

黄少天不知怎么,脑子突然短路,全是母上大人临走前叨叨不停的“礼貌点,喊老师”。

他张口就是一句“喻老师好”。

郑轩直接笑傻,喻文州显然没有意识到这个发展,愣了一下,笑道:“少天,没必要这么客气,叫我的名字就可以了。”

黄少天路过初三二班的办公室时,门没关,里面传来悉嗦的议论声。

“要我说让喻文州当初三的年级主任还是太欠考虑,他才多大年纪,本科学历,连个研究生都没考,要论资历,他就更谈不上了……”

黄少天怒从心头起,停在门口冷笑一声道:“要我说,蓝雨这么一所百年名校,真是什么人都有,有些人真的只能做‘教书匠’,做不了‘教师’。”

对方本来就理亏,也不好说什么。

黄少天看了一眼时间,喻文州的课是上午三四节,快结束了。今天郑轩有事,请了上午的假,平日里到了点,郑轩都约黄少天和喻文州一起去吃饭,有郑轩在场,黄少天也不太尴尬……

但今天……黄少天有点纠结,提前去吃饭?还是等喻文州回来?

仔细想了想,黄少天猛然顿悟!我干嘛要怕尴尬,和喻文州当对手都是好几年的旧事了,喻文州都不一定记得了好吗!

于是黄少天心平气和地改卷子,一边等喻文州回来。

喻文州推开门的时间是十一点四十三分,比平时晚了五分钟,看起来是被学生耽误了一点时间。

黄少天抬起头来,漫不经心道:“喻老师,吃饭去不?”

喻文州愣了一下,笑道:“好。”

他的左手捧着教案,右手拿着一枝红玫瑰,笑着递给黄少天。

黄少天直接蒙逼,差点要问出“等等啊卧槽喻文州你什么意思???”

喻文州又笑着开口道:“学生给的礼物,教师节快乐。”

“……”

度过了最初的尴尬阶段后,黄少天对喻文州的不适应已经完全没了——

看起来喻文州真的已经忘了初中的旧事了,我干嘛还要耿耿于怀?

想通了这一层,黄少天的本性就暴露无疑了,饭桌上话简直用蓝雨所有的盆也装不完。

“所以他们就分手了哈哈哈哈哈哈。”黄少天谈起大学的旧事,完全关不上话匣子。

喻文州一直很安静地倾听,这个时候才问道:“那么少天呢?在大学里有女朋友吗?”

“诶?我吗?”黄少天想了想道,“本少在大学一心想着搞学术,被老头子各种使唤,老头子治学严谨,要求严格,我忙的像狗,根本没时间谈恋爱……你一定谈过恋爱对吗!”

喻文州笑而不语。

“真的没有?”黄少天到了办公室还在问,“不是吧喻老师!你为什么没有谈恋爱啊???我都告诉你了,你什么都没说。”

“到时候会告诉少天的。”喻文州道。

这个太极打得真好,谁知道到时候是什么时候啊。

黄少天趴在桌上叹气,右脸印上了试卷的油墨。

郑轩还没推门就大笑道:“我靠黄少!你绝对想不到我没收到了什么!”

黄少天赶紧从桌子上坐直,右脸上印着二次函数方程式,一把夺过郑轩手中的本子。

这是一本素静的牛皮装帧的复古本,第一页写着喻黄两个字。

喻黄???什么东西?黄少天各种不解,直接翻开正文。

……

初秋的天气万里无云,金色的阳光在桌角缓慢移动。

……

什么东西?景色描写?不看。黄少天又往后翻。

……

“文州,这次考试我一定会赢你的!”黄少天志得意满道。

“我相信少天。”喻文州笑起来,他的五官英俊,眉目带着一点温和的动人心魄的神色。

黄少天没由来心一动。

……

???这是在写自己和喻文州在初中的生活?自己确实要赢喻文州没错啦!但他从来不会用这种口气和喻文州说话啊!黄少天抛开这些又往后翻。

……

“喻文州,我喜欢你!”黄少天在炎炎烈日的六月终于将这句埋藏三年的话说出口,一直以来秘密终于诉诸。
他的心跳的飞快,无论如何,他都要等一个答案。

……

??????

……

喻文州的唇很凉,在它碰触黄少天的一瞬间,仿佛整个夏日的暑气都被驱散,黄少天觉得世界在这一刻寂静无声。

……

“卧槽槽槽这是什么东西!”黄少天猛然阖上书。

“不知道吧?”郑轩意味深长笑,“知道耽美文学不?你们班学习委员写的,现在的小孩真是胆子大,公然写自己老师,亚历山大。喻文州,你看看。”

喻文州接过本子,黄少天赶紧道“诶诶别别!”,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喻文州扫了两眼,面色倒是很平静。

“文笔不错,但太理想主义。”喻文州道。

卧槽槽槽你的重点完全不对啊喻老师!

到了晚上,年级里组织数学老师们开会,针对这一年的教学布置任务,真正有用的话也就那么二十分钟,后面近一个小时都是无聊的官样文章,黄少天哈欠连天,把手机藏在桌子底下和喻文州聊天。

“喻老师,你吃晚饭了吗?”

“没有^_^”

“诶?怎么这么晚还不吃?”

“想等少天。”

“不用等我啊!我这里会还不知道开到几点……好饿……”

“没事,我现在不饿。”

……

黄少天开完会,感觉自己的耳朵被强奸,脚步虚浮走回办公室。

出乎意料,办公室里除了喻文州还有一个人——班长卢瀚文。

“黄少!”卢瀚文见到黄少天很激动。

黄少天不解道:“小卢犯什么事了?”

喻文州道:“今天成绩按照惯例发到了家长手中,瀚文的妈妈来了电话,说是怀疑他早恋,学习成绩才会下降这么多。”

“我靠早恋?”黄少天道,“小卢同志,你很可以啊!”

“……”卢瀚文艰难道,“我没有早恋……是暗恋。”

“哦?”黄少天来了兴趣,把办公桌前椅子拖到喻文州办公桌前,又给卢瀚文找了张凳子,“来,说说,喜欢哪个女生啊?咱班学习委员?”

“怎么可能!”卢瀚文震惊道。

“所以是谁?你不说我就认为你喜欢学习委员了!而且我看你平时和她关系也很好啊!”

卢瀚文纠结半天,终于咬牙道:“是游戏里认识的一个人。”

“卧槽!卢瀚文你不仅早恋,你还沉迷打游戏!”黄少天道,“玩的什么游戏?”

“都说了不是早恋是暗恋啦黄少!”卢瀚文道,“我都不知道他是不是喜欢我……是一款网游,他在里面是个剑客,叫飞刀剑。”

“……”黄少天沉默了半晌,开口道,“我也在玩这个游戏 你说的那个飞刀剑很有名,但我记得……他性别为男吧?”

卢瀚文有点难过,声音很低:“黄少,你说我是不是不正常啊?”

黄少天吓了一跳,赶紧摆手道:“都什么年代了,同性恋早就被移除精神病了!我说小卢你可别这么想!”

“爱是没有错的。”一直沉默的喻文州突然开口,“它不是阻碍,它只会成为你前进的动力,你说的飞刀剑我认识,他在北京上大学。”

!!!黄少天简直不知道怎么形容此刻的心情。

“卧槽你也玩!”黄少天震惊。

“所以我没有错?”卢瀚文有点迷茫,“老师你认识飞刀剑前辈?那我能问……他在哪个大学,叫什么名字吗?”

黄少天投来怀疑的目光。

卢瀚文赶紧摆手道:“我不是那个意思啦!我只是想知道他多一点,我绝对不会去打扰他现实生活的。”

“他叫刘小别,B大的学生。”喻文州道。

“刘小别前辈好厉害!”卢瀚文握拳道,“老师们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努力的!我也要考上B大!”

喻文州摸摸卢瀚文的头,温和道:“如果你已经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那就去做,无论怎样都不要动摇。爱是没有错的,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也喜欢一个人,为了他我努力变得更优秀——优秀到足以与他匹配。”

黄少天感觉今天的震撼消息真的不嫌多……懵了半天,最后开口一句:

“你们号叫什么名?回去加好友啊……”

“……”

黄少天洗完澡以后开电脑,登录游戏后加上了喻文州——他在游戏里叫做“索克萨尔”——一区的第一术士。

不过自己的第一剑客也不差啦!

二人组队刷了一圈副本,时间差不多后互道晚安。

黄少天阖上电脑后,突然看到书桌上那支红玫瑰,它的边缘已经有些卷边而且稍微有些褪色。

黄少天想起喻文州把它递给自己的场景。

啊啊啊好想知道喻文州初中暗恋的那个人是谁啊!

是文娱委员?

评论(6)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