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鞘

不是什么好人。间歇性挖坑不填。

【喻黄】下篇:中秋节

最近真的太忙了······

照这个速度,我觉得我的国庆贺可以元旦写

 

 

魏琛给黄少天打电话的时候,黄少天还沉浸在睡梦中,不知道是不是最近和喻文州走得太近的缘故,他梦到了喻文州。

梦里的他还是少年的模样,白色的校服袖口略微卷起一道边——他总是能把最简单的衣服穿的好看。

他坐在座位上看一本书,腰背挺直,黄少天走过去坐在他旁边,他恍惚间又觉得自己似乎真的就是那个学生时代的自己了——刚和宋晓打完球,校服搭在背上,浑身冒热气——而喻文州正坐在他身边,呼吸之间都有种宁静的错觉。

黄少天累的不行,下节又正是他讨厌的语文课,干脆趴在桌子上睡觉。

语文老师大概也没见过这种敢直接趴在她课上睡觉,一点掩护都不做的人,直接一个粉笔丢过来,黄少天迷迷糊糊睁开眼。

“你解释一下,文中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黄少天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前排的徐景熙赶紧侧身给他看老师之前发下的扩展阅读。

“你看着我的眼神像游动着的多少年前乏味的······谜语?”黄少天眯起眼念道。

“解释一下。”

“······”黄少天赶紧踹徐景熙的椅子,徐景熙也赶紧写,但速度太慢了。

突然有人碰了碰他的手肘,黄少天侧头去看,喻文州递过来一张纸:

黄少天赶紧低下头照着念道:“我爱你,你不知道。”

下课的时候,黄少天刚想和喻文州道谢,文娱委员就捧着诗集走向喻文州,黄少天简直头疼,赶紧离开座位找宋晓说话去了。

后来那句感谢一直没有再说出。

梦里还是白色的阳光,一点微风,然后是操场上的喧嚣沉寂后一声又一声的蝉鸣。

 

黄少天迷迷糊糊摸到床头的电话,看到来电人显示着“魏老大”之后,赶紧一激灵就醒了大半。

“魏老大,什么事啊,这么大早打电话来?”

魏琛在那边沉默了一会,怒道:“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快给老夫爬起来!”

“今天过节放假啊魏老大!”黄少天抓狂道。

“你是不是忘了一周前我给你发的邮件?”魏琛道。

“什么邮件?”黄少天一头雾水,趁着魏琛发怒前赶紧开机查邮箱,发现一周前,魏琛确实给他发了一封邮件。

标题是简单粗暴的“同学聚会”。

黄少天草草浏览了一下邮件的内容,立马就明白了初中同学聚会定在了今天,发起人是当年的学习委员徐景熙。

黄少天赶紧从床上爬起来,一看钟表,已经快十点了。

他匆忙洗漱换衣服,冲出门的时候被正在做月饼的母上一把拦住。

“干什么去!这么急?午饭不在家吃吗?”

“今天同学聚会!我午饭不回来了!”

“同学聚会这种事你都不提前告诉我!”

黄少天来不及解释,匆匆出门,总算赶上了聚会。

聚会来了不少人,宋晓,徐景熙,李远这些平时就和黄少天有联系,连后来转校的于锋也到了。

黄少天落座后,发现正对面的是当年的文娱委员,她改变很大,少女的灵动已经完全被一种成熟的风韵替换了。黄少天敏锐捕捉到她的无名指上带着一圈素戒。

结婚了?黄少天突然冒出一个念头:如果喻文州当年喜欢的那个人真是她,那他该有多难过啊。

黄少天下意识在饭桌上寻找喻文州,发现并没有找到。没来?难道魏老大没有告诉他?不会吧,同学聚会班长都不来?不过黄少天转眼一想,同学聚会照道理应该由班长和副班长来组织,结果喻文州不来,副班长黄少天也险些迟到······这班迟早要完。

席间宋晓打趣道:“黄少真没想到你竟然当老师了?教什么?语文吗?你当年的语文作业还因为废话太多得了不及格哈哈哈哈!你真的不是在摧残祖国的花朵吗?”

黄少天怒道:“胡说八道什么?本少语言表达能力可好了,作文也写的真情实意,和你们这些张口闭口编故事,不是扶老奶奶过马路就是给妈妈做家务的人好太多了!我怀疑你根本不知道你家扫把放在哪儿!”

徐景熙转头道:“说起来,班长怎么没来?我听说他也在蓝雨当老师,好像和黄少你是一个班的?”

“我也不知道。”黄少天有点不开心。

他们是魏琛带的第一批学生,那个时候的魏老大还很年轻,是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学生们没大没小,称兄道弟,开口闭口就是“魏老大”,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邪教组织,所以可见,黄少天的学生喊他“黄少”,这种传统也是可以追根溯源的。

昔年的学生挨个敬了魏琛一杯酒,魏琛喝的有了七八分醉意,眼角有点红。

黄少过去敬了最后一杯。

魏琛有点感慨,叹道:“看到你们,老夫真的有种自己老了的感觉啊!”

“我靠魏老大你哪里老了,你才三十多啊!”黄少天赶紧道,一脸诚恳。

魏琛笑了一下,道:“你在老夫面前倒装地乖巧,别以为我当年不知道你是怎么排挤喻文州的。”

黄少天不好意思地挠挠头,道:“陈年旧事了,魏老大。对了,喻老师今天怎么没来啊?该不会还记着我当年排挤他的事吧……”

“怎么可能,”魏琛眯着眼睛道,“没想到你们最后都选择了老师这条路,我还记得我当年第一次站在讲台的心情,从我第一次站在讲台上,我就看到了我多年后站在讲台上的样子,当教师真的要甘于寂寞啊!你呢,你又是什么心情?老实说,老夫还是挺震惊你和喻文州都选择这条路的,想当年你对喻文州倒是挺针锋相对的,怎么,现在一起工作了,还习惯吗?”

“魏老大别提了,那都多久前的事了,喻文州他肯定忘了好吗?”黄少天道,“说起来,他今天怎么没来?”

魏琛正要开口,门被推开了,喻文州一只手搭着外套,微笑道:“抱歉,来晚了。”

房间里沉默了一会,紧接着大家都闹起来“班长迟到了啊,赶紧灌他三杯”。

喻文州把外套搭在椅背上,坐在了黄少天身边。

“喻老师?”黄少天有点震惊,“你怎么来了?”

“我收到了魏老师的邮件,所以就来了。”喻文州笑道,他抬起头来,正好与对面的文娱委员视线相交,他礼貌地朝对方笑着点了一下头。

这一个动作被黄少天敏锐地捕捉到。

······卧槽,感觉真的有点什么!

喻文州自罚了三杯。当年喻文州在初中确实不怎么与他人关系密切,班上大部分的人都比较喜欢和黄少天一起玩,但时隔多年,什么隔阂也都烟消云散了,反而因为多年后还能相聚的缘分,更为亲切。

席间有人起哄道:“班长来晚了,要罚,可不能只让他喝几杯。”

立刻有人接道:“不如我们去唱歌,让班长请客。”

立刻嘘声一片。

所谓同学聚会,无外乎两件事,一件是吃饭,一件是唱歌。大部分人都对这套不胜其烦,最后还是徐景熙说:“让班长请看电影吧。”

宋晓说:“这个主意好,以前同学们一起看电影,不是建国大业就是辛亥革命,这次一定要一起去看个别的。”

最后定了去看电影,至于是什么题材类型,有人说要看恐怖片,有人说要看悬疑片,七嘴八舌,最后魏琛拍板:“看文艺片!”

魏老大原来一直藏着一颗文艺的心。

喻文州去买票,副班长黄少天跑腿去买爆米花。

魏琛颇有领导范,开场后走在第一个,紧接着众人随着魏琛入内,浩浩荡荡的气势,差点让人以为是什么邪教团体,检票的时候检票员看了他们好几眼。

黄少天和喻文州走在最后,黄少天一边往嘴里丢着爆米花,一边环顾四周道:“喻老师,怎么,我记错日子了今天难道不是中秋节,是情人节?”

喻文州顺着黄少天视线看过去,发现周围全是一对对的情侣,只能笑道:“魏老师选择的这种类型的电影,确实受众是情侣。”

魏琛领着一众人占据了最佳观影位置,黄少天和喻文州进去的时候,中间一片已经坐满了。

黄少天道:“诶喻老师,我们就别凑过去了,谁知道一会儿看激动了,魏老大会不会拉着我们的袖子哭,干脆坐最后一排算了。”

耳聪目明的魏琛:“······”

如果回到几分钟之前,黄少天如果知道最后一排是情侣座的话,他一定会选择坐在魏琛最近的位置。

于是开场后,黄少天看着前排空着大半的座位,好几次都想站起来坐前面去,但一个良好的观影的素养阻止了他,他就只能眼睁睁坐在原地。

这是一部爱情文艺片,导演是个新人,用的演员也都是新面孔,演技算不上出众,但至少不浮夸,年轻的脸演绎校园故事,也比那些化浓妆去演绎少年的演员要来的讨喜。

故事很简单也很老套:男主角和女主角在学生时代相互喜欢,但一直没有告白,直到多年后因为一个契机,他们再次相遇,终于袒露心迹。

简单老套的情节,却因为虚实交错的线索而新颖,导演似乎特别喜欢运用光影效果,专注于小细节。

电影结束的时候,黄少天邻座的妹子一直在哭,她男朋友在一旁给他递纸巾。

“······”

黄少天和喻文州往外走的时候,喻文州突然道:“少天,你对今天的电影有什么看法?”

“还不错,”黄少天说,“虽然剧情老套了点,但导演拍摄手法不错,我估计口碑应该不错。”

“我是问你对剧情的想法。”

黄少天想了想道:“如果是我,大概一开始就会告诉我喜欢的人吧,毕竟如果真的喜欢的话,多少年也不会变,但如果不喜欢,估计多年后也很难再喜欢吧。”

喻文州没有说话。

 

黄少天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快七点了,母上立刻逮住黄少天教育了一番,诸如“回不回来吃完饭也不说一声”。

晚饭有母上手制的月饼,莲蓉馅十分合黄少天的心意。

吃完饭后,母上和父上打开电视机看中秋晚会,黄少天被母上逼着给魏琛打祝福电话,黄少天挣扎了一番,乖乖妥协。

“魏老大,是我啦!”黄少天道,“母上逼我打电话给你,中秋快乐!”

两人又随意聊了一会,黄少天鄙视了一番魏琛的品味,魏琛又拿当年黄少天陈芝麻烂谷子的事说事。

“诶魏老大,”黄少天突然想起教师节那天听到的话,道,“喻文州怎么没有读研?”

“你猜?”

“·······”黄少天无语道,“是不是没考上啊?”

“怎么可能?”魏琛嘲道,“连你都考上了,喻文州能考不上?”

“卧槽魏老大,你这是对我智商的侮辱!”黄少天道。

“喻文州有本校的保研资格,但他放弃了,”魏琛说,“我接到他电话的时候,也很震惊,他说他想回G市,后来他的导师还联系过我几次,说他天生就是为学术而生的,半途放弃实在太可惜了,我也劝过他几次,但他……你是知道的,一旦坚定了,谁都劝不了。”

“那他究竟发生了什么?”黄少天正色问道。

“他母亲,你见过吗?”

黄少天回想了一下,印象里他还是在家长会见过那个美丽的女人,气质温婉,他总觉得喻文州身上的温和都遗传自他的母亲。

“他大四的时候,他的母亲生病了,癌症。”魏琛说,“他选择了母亲,就是这么简单。”

“那后来呢?”黄少天道,“治好了吗?”

“据说是出国接受治疗了,应该康复了,但后来一直定居在国外。”魏琛道。

黄少天下意识松了口气,道:“那喻老师岂不是一个人过中秋,好潦倒啊哈哈哈哈。”

黄少天挂断电话后,犹豫了一下,又给喻文州打了个电话。

过了片刻,电话接通了。

“少天吗?”

黄少天沉默了一会,道:“喻老师,中秋快乐!”

“谢谢。”喻文州轻笑了一声。

冷场……

黄少天赶紧道:“喻老师吃月饼了吗?”

“没有。”喻文州道,“我不太爱吃月饼。”

“什么?”黄少天震惊道,“月饼这么好吃的东西,是个人都不可能不喜欢吃!喻老师你不喜欢吃一定是因为你没有吃到好吃的月饼!毕竟市面上那些月饼都偷工减料!母上今天做了好多月饼!喻老师你家在哪儿,我去给你送月饼!”

说完也不等喻文州有所反应,就跑到客厅道:“妈,今天月饼给我几个,我去看同事,喻文州你还记得吗?”

“是你初中同班的那个孩子?”黄妈妈说,“可懂事了,你去他家?来来来月饼多带上几个!他吃莲蓉吗?五仁?还是蛋黄的?算了,都带上。”

喻文州在电话里听到黄少天和黄妈妈的对话,没法插话,只好默认。

黄少天穿好鞋走到车库,高兴道:“喻老师,你家在哪儿啊?”

喻文州报出地址。

 

黄少天才敲了一声门,喻文州就打开了门。

黄少天在玄关处换鞋,一边喋喋不休道:“喻老师,你家好冷清,中秋节怎么不看晚会!这样才热闹!”说罢就去开电视。

黄少天去厨房切月饼,冲喻文州喊道:“喻老师,你吃甜还是吃咸?”

“咸的。”喻文州道。

黄少天闻言立刻停下手头动作,盯着喻文州看了半晌,道:“看不出来啊,你竟然是个咸党邪教!”

不过说归说,黄少天还是切了一个咸蛋黄馅。

母上大人的月饼做的不仅好吃,还好看,摆在白瓷的盘里,黄灿灿地好看。

黄少天和喻文州在阳台上抬头看月亮吃月饼,客厅里传来《春江花月夜》的朗诵。

黄少天一听就头疼,道:“这首诗我背了快一星期,太难了。”

喻文州笑了笑,跟着客厅里的声音背诵道:

“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人生代代无穷己,江月年年只相似……”

“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

喻文州的声音轻柔低沉,黄少天突然想起他曾经用这种语气念着兰波,念着济慈,念着很多很多诗人。

他突然开口道:“喻老师,你喜欢的是文娱委员吗?”

喻文州显然没料到这个问题,笑了一下道:“不是。”

“诶?”黄少天有点愣住了,随后又释然笑道,“不是就好啦!我看你们当年走得那么近,还以为你说的那个喜欢的人是她,不过如果真是她,你看到喜欢的人结婚了,一定会很难过吧!”

“是啊,”喻文州笑着道,“幸好我喜欢的人还没有结婚,少天,你觉得我和他有可能多年后再结缘吗?”

黄少天赶紧道:“你们多年后又遇到了?”

喻文州点头。

“那还等什么啊!”黄少天道,“之前我怎么说来着,喜欢的依旧还会喜欢,但不试试真的就没机会啦!喻老师你赶紧行动啊!”

喻文州笑了笑,没说话。

黄少天道:“喻老师你是不是对自己没信心啊?你不要这么想,其实你可优秀了,当年在我们班上,其实好多人都喜欢你的。”

“少天呢?”

“诶?”

“少天也喜欢我吗?”

“不是这个道理吧······”

“那少天讨厌我?”

“不是不是!”

“那是喜欢?”

“哦那就喜欢吧。”黄少天妥协道,“所以我认为只要你主动点,对方应该不会拒绝你。”

“我告诉少天一个秘密吧。”喻文州笑着打断他的喋喋不休。

“什么?”

“其实当年文娱委员喜欢的不是我,”喻文州笑道,“是你。”

“好吧我知道不是文娱委员的事,我们继续说······卧槽!!等等喻文州你说什么???”黄少天不敢置信,他想了一会,突然明白文娱委员当年反常的行为,他一直以为她是来找喻文州的,每次都避开他们,原来是这样。

喻文州笑道:“看样子少天也不喜欢她,那么我当年擅自替少天回绝掉她的好意看来也没什么了。”

“好啊喻文州,”黄少天反应过来,但其实并不生气,他装模作样压倒喻文州要挠他,道,“喻文州你赔我!”

“赔赔赔。”喻文州笑道。

黄少天倨傲道:“怎么赔?”

喻文州笑了一下,他慢慢凑近黄少天。

“诶等等,喻老师你做什么,有话好好说,不赔也没事,别动手啊啊啊!”

“把我赔给你,好吗少天?”喻文州诱哄道。

黄少天鬼使神差点点头,紧接着他就感到了喻文州唇上的温度。

他脑子里一片空白,冒出的第一个想法竟然是:学习委员写文不合实际啊!喻文州的唇明明不凉,相反带着一点淡淡的温度,正合适。

黄少天的思维穿过漫长时光,他想起了少年时代喻文州递过来的那张纸。

我爱你,你不知道。——原来那句话隐藏了这么深的感情,所幸辗转多年,命运终于没有再一次让他们错过。

客厅里传来音乐声:

浮云散,

明月照人来,

团圆美满今朝醉。

 ——————FIN——————

评论(4)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