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鞘

长铗鸣鞘中。

【喻黄/双花】The True Knowledge 07

>>>>>>07

黄少天本以为喻文州会带他去西餐厅——这可能源于他对孙哲平的一种刻板印象,直到他看到店门上行书的“江南风雅”三个字,才明白这是一家江南菜。

店门藏在小巷深处,铺面也很朴实,喻文州才入内,立刻有人迎上来,确认过预约后,当先一人道:“请跟我来,这边走。”

黄少天和喻文州顺着引路人穿过狭长的木制走道,引路人一盏风灯只能勉强照亮一小块地方。黄少天不动声色打量周围,他们已经转过了一个折角,照判断,这应该是一间四方的院落,庭院里没有点灯,有一点树影婆娑,加上细微的水流声,如果在白日看,这应该是一间相当精巧的旧庭院。

引路人将他们带到最里间,木制做旧的双推门,一方低矮的案桌,屋子里有一点刚焚尽的檀香味。

喻文州先坐下,笑道:“这里的装饰太过了,但菜色确实不错。”

黄少天不置可否,学着喻文州的样子坐下,这时他才发现桌案下是透明的玻璃,水流曲折而过——原来刚才的水流声在这里。

对面亮着灯,现出隐约的人影。

上菜的速度很快,第一道是文思豆腐,这是一道扬州的名菜,味道上倒没有什么新意,但考的是刀工,这道菜一上,行家立马就能判断出水平。

像发丝一样细小的豆腐丝游荡在白瓷盘里,加上一点黯淡的灯光,确实意外地好看。

“喻总,”黄少天奇道,“怎样才能切出这么细的丝啊?”

喻文州笑道:“术业有专攻,如果一个人将精力放在一件事上的话,那么只需要时间,他就能在这件事上做到出众。”

饭后上了一壶茶,茶汤在灯光下显出一点汤的醇稠之感。

黄少天捧着茶去够手机,半个身体都快压在喻文州身上,喻文州笑着帮他去拿。

黄少天打开手机,发现张佳乐那边还是没有消息。

“有件事想和少天商量。”喻文州突然道。

黄少天听到喻文州一本正经的口吻,下意识坐直了身体。

“少天不要紧张,”喻文州失笑,“其实是想跟少天商量,少天能不能搬来和我一起住。”

“啊?”黄少天一愣,差点把水洒出去,赶紧扶正杯子道,“喻总,为什么突然提这个?”

喻文州笑道:“少天不在的这几天,天天一直不太高兴。”

“喻总,你这理由太没有说服力啦!”黄少天往后一躺,道,“我隔天就会去看天天的。”

喻文州笑道:“如果是我想和少天一起生活呢?这个理由有没有说服力?”

黄少天呼吸一滞,四周倏然安静,一点细碎的水流声像是被放大,窗外不知何时下起了雨,台风季节的反复无常总是给予世界一场猝不及防的雨。

黄少天开始飞速思考和喻文州一起生活的优缺点。

当然,如果我能成功入侵他的私人领域,这代表他对我的信任值在上升,这有利于我任务的进行。但入侵是相对的,我进入他的私人领域,自然也代表着我将失去我的私人领域。优缺点都很明显,难以决断。

但意识深处仿佛有一个强烈声音呼之欲出:我想要和喻文州一起生活。

黄少天陡然抬头,与喻文州眼神相交,喻文州眼里是柔和的笑意。黄少天道:“我需要想想。”

喻文州点点头。

一道细微的反光掠过黄少天的瞳孔,一瞬间他敏锐捕捉到这异常熟悉的反光。

他瞬间站起来,面色冷肃,背对着喻文州挡住了他的视线。

“少天,怎么了?”喻文州道。

黄少天转过头来,笑着挠挠头,道:“抱歉啦喻总,我可能要先回去一趟,张佳乐之前有事找我,我给忘了,我马上回来!”

说完,不等喻文州有所反应,他就走了出去——在离开时,他看似无意关上了木制门。

不需要有人指引,他在长廊上奔跑起来,雨珠斜打进长廊,他在下一个转角右拐,习惯了黑暗后,他的视物能力意外地好。

拐过折角就是灯火阑珊,人影交错,刚刚那道反光就来自于这里。

故计重施?黄少天一时之间分不清对方的意图,但他不能再让对方逃离!

黄少天放慢脚步,他慢慢走过一个又一个小房间,通过灯光投在窗上的影子判断里面的情形,迎面走来一个人,脚步有些慌乱,差点与黄少天撞上。

对方抬起头,正是那个小白领!

对方的表情写满了不可置信和惊慌,黄少天倒是抱臂,好整以暇的看着对方。

“没想到真的是你。”黄少天笑道,笑意却没有传到眼睛里。

对方猛然后退几步,转身就跑,黄少天立刻就要追,却没想到隔间的门突然被推开了,孙哲平皱眉道:“黄少天?”

黄少天来不及解释,直接越过孙哲平去追,那个小白领已经到了拐角。

黄少天拉开车门,车灯扫过水汽弥漫的接道,打出雨幕的影子,小白领上了前面一辆出租车,黄少天赶紧追上去。

雨刷飞快地刷过车窗,很快又被密集的雨珠打湿,黄少天紧紧咬住前面那辆车,但四周车辆太多,想要超车太难了,黄少天有些烦躁,被迫跟着车开了十几分钟。他皱眉拨通张佳乐的电话。

才响了一声,张佳乐有些兴奋的声音就传过来了:“我找到破解的方式了,你还记的我们大学里姓冯的导师吗?他自创了一套编码系统,难怪我们会觉得眼熟,再给我十几分钟,我就能攻破对方了······”

黄少天打断张佳乐道:“也许我会比你更早抓到他。我正在给你发送我的定位,帮我找到一条路,我需要快速拦截前面的一辆车。”

张佳乐瞬间就明白了黄少天的意思,道:“你等一下。”张佳乐一面寻找地图,一面入侵了相应的路段监控。

电话那端传来隐约敲击键盘的声音,很快张佳乐的声音响起:“地图我已经发给你了,标红线的位置是一条废弃不用的旧路,十米后,你向左转,考虑到当年路段的车流量,你正好能拦截到他。”

“谢了。”黄少天果断挂断电话,左转驶入旧路,两分钟后车辆转进下一个路口,黄少天飞快打方向盘,随着轮胎与地面发出的巨大刺耳的声音——他的车已经横在了出租车前。

监控不停闪动,拍下黄少天违规的车牌号。

黄少天顾不上这些,他打开车门,踏进雨中,很快肩膀处就被雨水打湿了,他快步走向那辆出租车,小白领已经打开车门,正打算跑,黄少天玩腻了这种追来追去的游戏,一把揪住对方的衣领,瞬间就踢向了对方的右腿膝盖,这一击力度有些大,小白领五官疼的扭曲,直接跪在了大雨中。

司机吓得半死,颤颤巍巍出来要拦,黄少天冲司机露齿一笑,道:“滚。”

黄少天把小白领暴力地塞进车里,发动汽车,车辆混入车流中,借着大雨,监控很快失去了目标。

黄少天把车停在一边,这里地势较偏,很少有车辆路过。黄少天停车的瞬间,小白领瞬间想跳车跑,被黄少天狠狠掐住了脖子。

“如果你是个聪明人,就该知道乖乖不动才是最好的选择,”黄少天慢慢收紧手,小白领脸色通红,黄少天又慢慢松开手,“那么,接下来回答我的问题。你是SHAMER吗?”

 

雨势有些大了,喻文州抬眼望了望窗外,雨幕遮蔽了视线,对面的灯火也有些不太明了,他将视线收回,屋子里的水汽过分地重,简直有种即将要被淹没的错觉。

黄少天的茶杯还放在桌角,里面的茶已经凉透了。

喻文州站起来,将冷掉的茶水倒掉,重新填上新的茶水,一点细微的白色水汽蒸腾而上,喻文州眼神有些暗。

突然,他的手机响了,喻文州去看,发现来电显示是“唐助”。

他停了片刻,接通了电话。

对方的语气有些急促:“喻总,公司有一份紧急文件需要您的签名,您在家吗?”

喻文州推开门走到长廊上,对面的灯火一闪。

“我在江南风雅,滴水厅。”喻文州顿了一下道,“你送过来吧,亲自。”

 

小白领神色迷茫:“什么SH······AM?”

他的惊恐是真实的,迷茫看起来也不像是装的。

黄少天道:“不明白,那也没事,你是被雇佣的?见到雇佣你的人了吗?”

小白领直摇头。

黄少天简直烦躁,努力压抑住那股无名火,道:“那我帮你说,你的枪呢?像上次一样留在原地了吗?”

“我没带枪。”小白领颤颤巍巍道。

这句话让黄少天瞬间冷静下来,他的理智回来了。他皱眉思考了一下,对方不像是在说谎,但他的直觉不会错,那道反光他太熟悉了,如果连这他都误判,他早就已经死了。

黄少天开口道:“你的目标是喻文州吗?”

“不是!”小白领赶紧道。

“你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

“我是跟着唐助进去的,”小白领颤抖道,“我本来想对他动手的,但进去后几分钟,我就跟丢了他。”

“唐助?!”黄少天皱眉道,“是他?”

他伸手去翻小白领随身携带的手提包,“哗啦”往外倒。

除了麻醉剂,一堆照片被倒了出来,黄少天随手捡起一张,发现意外的眼熟,他又看了几眼,猛然反应过来,这是之前那桩分尸案的照片!

年轻的,事业有成的男人。

他早该想到的,小白领的目标是唐助,但他被唐助利用了,而自己,竟然被误导了!唐助才是那个SHAMER!

他反手就给小白领注射了包里的麻醉剂,用小白领手机打了报警电话,将他丢在了路边。

车重新驶上了大路,车内的电话闪了一下,黄少天去看,发现来电显示是“张佳乐”。

黄少天努力平息自己的呼吸,张佳乐也许查到那个IP地址了!自己现在要做的是冷静,好好考虑接下来该怎么做。

“喂。”

张佳乐的声音有些惊慌失措,他的呼吸紊乱:

“黄少天,那个IP我查出来了。”

黄少天屏息。

“那是大孙啊!”

张佳乐的声音有些哑:“绝对不会错,我确认了好多次,是孙哲平,我在他手机里放了定位,但我刚刚发现,一个小时之前,他的定位消失了。”

“我找不到他了。”张佳乐的声音异乎寻常的疲惫。

黄少天像是被定住一般,过了一会,他总算从这种震惊中回过神,压低声音道:“我知道他在哪。”

如果······如果张佳乐没有错,而孙哲平此刻就在江南风雅······喻文州那么信任他,黄少天简直不敢想象后果。

该死!

黄少天当机立断挂断电话,他翻到喻文州的电话——那个号码被他设为了快捷键。在按下前的瞬间,他突然顿住了手。

我可以打给他,可是我该怎么告诉他?我该怎么解释我知道的这一切?我该怎么解释一切的故事都是我的刻意?

如果我不告诉他,他或许会活下来——当然机会很渺茫,一旦他死了,我的任务也失败了。但如果他知道了这一切,我就一定失败了。

黄少天的手收了回来。

黄少天像是被海潮淹没,他的思维在剧烈挣扎——他将成为决定喻文州生死的那个关键。

打?不打?

黄少天猛然按下了拨号键,响了一声之后,一片安静。黄少天去看,才发现手机没电,已经自动关机了。

黄少天猛然加速,一路超车,在驶入另一条路后,黄少天才发现这条路堵得水泄不通。

车内广播女声道:插播一条新闻,本市103路段因大雨路面积水深,堵车现象严重,请市民绕道而行,再播报一遍·······

黄少天猛然打向方向盘,三秒后,他打开车门,在大雨中奔跑。

沿路的喇叭声震耳欲聋,不时有车主从车窗里探出头骂道“找死啊”。

黄少天的耳边是疾速地风声,瓢泼大雨让他视线模糊,雨打在裸露的皮肤上,带着一点钝痛,在剧烈运动的情况下,他的大脑反而异常清醒,他已经决定了,他必须要救喻文州——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

他想要和他一起生活。从来没有一刻,这个念头这么清晰。

他飞快穿过长长的走道,猛然推开木门。

“喻总——”

黄少天愣在了原地,水珠顺着他的衣摆往下滴,在木板上晕开一道水迹,喻文州笑着望向他,脸上却有些吃惊的表情:“少天?”

喻文州手中端着茶杯,他对面的人也端着一杯茶,皱眉望过来。

“孙哲平?!”黄少天气息不稳,“你怎么在这儿,唐助呢?”

“唐助?”喻文州不解道,“怎么突然问他?孙哲平正好也在,刚刚我在走道上碰到了他,就请他过来谈了谈。”

黄少天脑子一片混乱:“唐助他没来过吗?”

“没有。”喻文州与黄少天对视,“下班后我就没见到他。”

 

——————TBC——————

唔,谢谢大家的厚爱啦!最近实在太忙qwqqqq

评论(3)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