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鞘

长铗鸣鞘中。

【喻黄/双花】The True Knowledge 10

>>>>>>10

“喂,黄少天,赶紧醒醒。”

黄少天迷迷糊糊间感到有人在推自己,猛然睁开眼,大礼堂太过刺眼的灯光让他的目光失焦。

邻座的张佳乐眼睛盯着台上目不斜视,小声道:“你胆子真够大,开学第一天在迎新会上就睡着了,而且还是第一排。台上的冯老校长看了你三次了,我觉得再这样下去,他得吃一瓶速效救心丸。”

黄少天的脸上被压出一道鲜明的红印子,道:“院长讲话结束了吗?”

“刚讲完。”张佳乐也一脸被摧残的生无可恋脸,“没想到有生之年我还能见到第二个话痨程度和你不相上下的。”

“卧槽张佳乐,本少那根本不是废话,字字珠玑知道吗?字、字、珠、玑。”黄少天腰杆笔直,坐的端正,目不斜视和张佳乐小声说话,“接下来干什么?副院长发表讲话?”

“不是,”张佳乐道,“最后一个环节了,听说是今年的学生代表讲话,据说是个刑法专业的新生。”

黄少天来了兴趣,道:“你知道是谁吗?张佳乐,你也是刑法专业的吧,我听说每年的新生代表都是他们专业的第一名,上一年听说新生代表是现在的学生会会长孙哲平。你作为万年第二名,难道之前没有打听过吗?”

“滚滚滚。”张佳乐道,“你才万年第二名。”

“他叫喻文州······”张佳乐道。

第一排最右的青年站起来,慢慢走上台。黄少天顺着张佳乐的目光望过去,他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衣,领口松开一个扣子,脸上带着适度的温和笑意,似乎是察觉到黄少天的目光,对方回望过来,二人的视线在空中交汇。

 

开学不到一周,黄少天和张佳乐纷纷沉迷打游戏。对门宿舍的郑轩过来串门时,敲了半天门,差点怀疑两个人出了什么事。

黄少天又领了一个合作任务,全服第一的剑客仿佛受了诅咒一般,只要组队就全是各种神奇队友,舍友张佳乐早就有了固定的团队,每天都在和一个叫“落花狼藉”的剑客刷副本,黄少天忍住要放弃任务的念头,随手在频道敲了一串111111111。

夜雨声烦在原地跳了一会,调整了一下技能版面,私聊提示音已经响了起来。

索克萨尔:组队吗?^_^

黄少天点进对方的页面,发现是一个还没满级的小术士,还在犹豫的时候,对方已经发了组队邀请过来,黄少天想了想,点了接受。

对方看等级应当才玩没多久,看起来手速也不怎么样,但战术能力却很强,每次都能把握合适的时间点,甚至卡过了二号BOSS。

夜雨声烦:卧槽这都能卡掉······你是不是提前查过攻略了?

索克萨尔:其实只要留心观察周围的环境就可以找出他站位的规律了^_^

 

夜雨声烦和索克萨尔组成固定队伍半个月后,黄少天和张佳乐同时在学校的私人信箱中找到了一封同样的信件:

黄少天/张佳乐同学:

你好。请于明日(9.23)晚上七点半前往政法楼112。

没有署名,发件人是院长办公室。

黄少天和张佳乐相互望了一眼,黄少天道:“卧槽我们犯了什么事?”

 

黄少天中午上线的时候,有些心不在焉,队伍频道传来索克萨尔的声音:有心事吗?

索克萨尔的声音有些低,轻柔温和的声线,黄少天总觉得有些熟悉。

“没什么。”黄少天道,“队长,今天郑轩问我,啥时候我们队出来吃个饭,他想见见你。”

对方轻笑了一声:“只是郑轩想见我吗?”

黄少天妥协道:“好吧,我也有点好奇,老实说队长我总觉得你是我们学校的学生。”

“少天为什么这么想?”

“上个周末打副本的时候,队长你不是突然掉线了吗?”黄少天道,“大概过了三分钟,郑轩打电话给我,向我投诉学校的破电路。”

“仅凭这一点还不足以构成证据。”索克萨尔道,“也许这只是巧合。”

黄少天道:“仅凭这一点当然不能说明什么,但我让郑轩电路一维修好就通知我,当然也有可能电路修好了队长并不上线,我只是猜了一把,没想到被我猜中了。”

索克萨尔沉默了片刻,道:“少天,你很快就会见到我了。”

“你知道SHAM吗?”索克萨尔道。

 

黄少天第三次听到SHAM这个词,是在魏琛院长的办公室里。

“你们知道SHAM吗?”魏琛笑眯眯道。

“听说过,”张佳乐想了想,道,“是朋友告诉我的,据他而言这是游戏论坛曾经的一个帖子,发帖人称玩了这个游戏的朋友从世界上消失了。”

魏琛点点头,道:“还有吗?”

“他的表述很有逻辑,甚至有一份详细的时间表,如果单凭他的表述,似乎世界上确实有这么一个人,但是这张时间表上的所有人,除了他自己,都否认有这么一个人存在,最后他接受了心理医生的治疗,已经判断为是精神上的疾病。”

“你们相信他吗?”

“诶?”张佳乐道,“他已经被确诊。”

“不,”魏琛少有地严肃道,“我是想问你们的第一直觉,你们相信吗?”

“我信。”在一旁的黄少天突然开口。

“我也信。”张佳乐道。

“那好,”魏琛点点头,“你们跟我来。”

院长办公室后面有一间休息室,此刻校长一行人已经坐在里面。甫一推开门,黄少天的视线就被房间内那块线索板吸引了目光,上面贴着几张照片,最上头写着一排字:SHAM失踪案。

冯宪君校长坐在左手边位置,他的右手边是一个陌生的男人,出乎意料地是,孙哲平也在其中。

“介绍一下,”魏琛道,“侦查队的方世镜队长。”

黄少天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方世镜笑道:“其实这次应该是我麻烦了贵校,队里找过很多人,但都失败了,所以才想从学校当中寻找合适者。”

“魏老大,”黄少天疑惑道,“到底怎么回事?”

魏琛道:“如你们所见,SHAM失踪案。过去一年里在全国各地接二连三地发生的失踪案件,一开始只是表现为几例相同精神疾病的案例,直到一个多月前,一位心理医生无意间发现了这些案例之间的相同点······”

“等等!”张佳乐打断道,“为什么要告诉我们这些?合适者又是什么意思?我们只是听闻过SHAM,难道这就是判断的依据吗?太草率了。”

“知道SHAM的人很少。”冯宪君校长慢悠悠道。

“不可能。”张佳乐道,“这曾经是在游戏论坛很红的帖子”

“但那已经被封了,”方世镜道,“而且一年前就已经封贴了,当时的人现在也早就把这个帖子当作闹剧了。”

“不,”张佳乐道,“我知道了SHAM,这件事现在还有人在关注。”

“你是怎么知道的?”孙哲平突然开口。

张佳乐有点愣怔,但他回道:“是一个朋友。”

“落花狼藉,”孙哲平淡淡道,“是我告诉你的。”

张佳乐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方世镜续道:“从一开始,SHAM的消息就是我们经过选择传出去的。刑侦队参与调查这个案件很久了,但大部分知情者都因为治愈期间的压抑已经很难再说出这个案件的经过了,最后我们找到了当时的发帖人。”

方世镜侧身,露出白板上贴的照片,那是一个年轻的男人,戴着一副黑框的眼镜,娃娃脸,手上抱着一本犯罪心里学的书,笑得有几分腼腆。

“SHAM案的受害者都有一个共同点,都是在校的学生,我们也试着接触这个游戏,但都失败了,”方世镜道,“我们观察了你们很久,确定没有排斥,你们四个人都是合适者。”

“四个人?”黄少天环顾一下四周,发现在场的学生只有孙哲平,张佳乐和自己,差点怀疑方世镜的数学是不是不太好。

突然间,门被敲响了,喻文州将伞收好放在墙角边,他的发梢有些潮湿,白色的衬衣领口松开了一个扣子,左手搭着西装的外套,他笑道:“外面的雨有些大,抱歉来晚了。”

他的视线在众人脸上扫了一圈,最后停在黄少天脸上,他走过去伸出手,笑道:“少天,你好,我是喻文州,也是索克萨尔。”

 

“喂,黄少,醒醒。”郑轩轻轻拍了拍黄少天。

黄少天迷迷糊糊睁开眼,车窗外的大雨如幕,隐约现出蓝雨书店的轮廓。

“黄少,我们到蓝雨书店了。”郑轩伸出手试了试黄少天额头,发现温度褪下去不少,疑惑道,“黄少,你这烧可够奇怪的,来得快也去得快。”

“当然,”黄少天抬眼,“本少的体质生病就是好的这么快。”

“不过你着了凉,还是小心点,”郑轩担忧道,“早点回去休息不好吗?跑书店来干什么?诶。我去给你买点什么吃的······隔壁甜品店怎么不开,张佳乐干什么去了?”

黄少天打开车门,大雨立刻顺着他的脸颊流下来,视线也变得模糊不清。

“卧槽黄少你干什么?”郑轩赶紧跳下车打伞,雨珠顺着伞檐汇成线。

黄少天转头对郑轩笑道:“郑轩,谢谢。再见。”

那把伞掉在地上,甩出漂亮的雨花,郑轩消失了。

 

“所有的一切,都只是SHAMER在SHAM世界的虚幻投影。”唐助道。

坐在他对面的喻文州单手支颐,没有回答。

“解释一下。”孙哲平皱眉道。

“你们难道从来没想过这个世界的原理是什么吗?”唐助笑道,“这个SHAM世界其实是数据构成,所有SHAMER的思维投影共同构成了这个虚假的世界。容我冒昧再问一句:你们最近是否看到了什么······该如何形容······让你们熟悉的但又觉得与周遭世界不太稳合的事物。”

喻文州的心念一动,右手指节无意识弯曲。

唐助敏锐捕捉到这一点:“看来已经有裂痕出现在SHAM世界了。”

喻文州放下手,抬眼笑道:“什么意思?”

“这种契合度不匹配的事物,我们把它叫做入侵物。入侵物就是数据漏洞,它的出现代表着SHAMER的潜意识里已经意识到这个世界的不对劲,那么相应地,这些疑惑就会投影到这个数据世界。”

“当入侵物与SHAMER 相遇,那么SHAMER被篡改的大脑数据会被再次修复,然后,”唐助无所谓耸肩,“入侵物消失,SHAMER一旦被捕捉到记忆重置,那么SHAM会启动清除程序,抹杀SHAMER。”

桌面上的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

孙哲平拿起来看,发现是张佳乐的手机来了一条短信:

我找到答案了。

发件人:黄少天。

“什么意思?”孙哲平念出了声,把手机转递给喻文州,喻文州才接过手机,门猛然被推开。

张佳乐四肢无力,勉强靠在墙边,急切道:“是郑轩,一定是郑轩。”

孙哲平眼疾手快过去一把搂住差点倒下的张佳乐,把他扶到一边坐下。

“郑轩就是那个入侵物。”张佳乐说,“如果我的判断没有错,黄少天的记忆已经开始重置了。”

“你认识郑轩?”喻文州和孙哲平几乎同时问道。

“郑轩?”唐助捕捉到这个名字,突然若有所悟般笑道,“我也认识郑轩。”

“而且,”唐助道,“我还认识你们四位,在真实世界中。”

 

雨伞被风吹远,黄少天不急不缓踏着极速碎裂的水花走进了蓝雨书店,他径直走进了蓝雨最里面的隔间,蓝雨原本干净的地面蜿蜒出了一小串水迹。

黄少天没有丝毫犹豫,推开了门。里面的面貌已经全然改变。

一块贴着照片的白板在房间的正中央,上面用黑色的油性笔写着一排字:SHAM失踪案。

黄少天停在第一张照片前。

那是唐助的脸。

——————TBC————

您的好友:瘸腿断手鱼终于上线。

评论(5)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