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鞘

不是什么好人。间歇性挖坑不填。

高考作文‖喻黄‖有话则短【二】

高考作文‖喻黄‖有话则短
2016江苏高考语文作文题。
小甜饼。
话唠黄也有沉默寡言的一天嘛【。
私设有。OOC有。
时间是第八赛季夏休期。

【二】
喻文州借着笔记本电脑的电量在看决赛的录像,他看到第五遍时终于发现有什么不对劲。
他进行了测试对比,发现轮回的队员,技能点几乎是满点!如果只是一个人,这还能用幸运来解释,如果是全员,这未免太不可思议,莫非……在这期间,轮回发现了什么秘密?
喻文州正皱眉沉思,他总觉得这一切隐隐指向叶修。这时他的手机亮起了微蓝的光。
一封短信。
“手残啊你管管你家副队成不,哥在第十区都没他这么招摇,哥知道你们输了,但也不至于一个人挑了轮回的公会吧,就他那27级的小破号,换哥还成,就他,不是哥说(微笑)。”

流木的血条快见底了,黄少天翻出包裹,已经没有了药。
“靠!”黄少天在内心默默给抠门的叶修比了个中指。
小剑客靠在一棵树后,努力隐藏自己,但还是被发现了,对方人多势众,围成一个圈子,要是在血蓝充足的条件下,黄少天有足够的信心突出包围,但现在他只能任由一个小娄罗把自己最后一点血皮给磨没了。
“我靠靠靠靠!”黄少天抓狂,“本剑圣今天竟然死在这么一个四十级不到的小娄罗手上!没人看到吧……”
然后他心虚地转头看周围。幸好周围的人都沉浸在游戏中,根本没人关注他,黄少天刚出了一口气,就听到背后有人喊他。
“少天^_^”
“……”妈呀队长咋在这!来了多久了!他看到我被这么个小角色打死了吗!黄少天脑海里瞬间无数弹幕,最后也只是故作镇定问道。
“队长……你怎么来了?”
“宿舍停电了,找不到你有点不放心,出来看看。”喻文州倒是云淡风轻,眼神状若无意地扫过电脑屏幕。
黄少天不愧是职业选手手速,在喻文州的目光还没有落实时就啪嗒按了关机键。
“哈哈哈哈,这台电脑太老了你看电路都不好了我根本还没怎么碰它就自己关机了果然黑网吧都年久失修了这多危险啊国家应该要整治网吧行业了你说是吗队长哈哈哈哈……队长你这么晚还出来找我我好感动啊你看时间也不早了我们要不回去吧……”
喻文州装作没看到黄少天的小动作:“出去住吧,我出门时宿舍电路还没维修好。”
“哈哈哈好的。”

出门时外面刮起了大风。两个人沉默地走了一路。喻文州看出了黄少天有心事,也不点破。他知道这次决赛蓝雨输的太惨。黄少天不是一个没法接受失败的人,相反他从出道开始,一路风雨,作为一个典型的机会主义者,他比谁都更明白失败是无可避免的。他之所以情绪这样低落,只是因为他还没有看懂自己为什么会输,这场比赛的输赢来的太快,他只是有一种被压抑的烦躁。喻文州作为一路与剑圣携手而行的诅咒,自然明白这层关窍。
几乎全联盟的人都觉得黄少天是属于“没话说的时候也能说一大堆话的那种人”,但喻文州知道,真正难过的时候,黄少天反而是什么都不愿意说。
两个人干脆沉默走着。
半路里风起大了,裹挟着大滴的雨水,喻文州出门走的急,只带了一把伞,在这种天气里也根本没法撑,不过片刻,雨水就打湿了两个人的外套。
“先找个地方避雨吧。”喻文州无奈道,“少天,你晚饭吃了吗?”
黄少天才意识到自己压根没有吃晚饭的事。
喻文州一看对方神情就明白了:“这附近有一家不错的早茶店,虾饺蒸的不错。”
黄少天听到吃的立马眼神明亮。
“队长我们去吃夜宵吧我要吃一屉虾饺不三屉要吃白斩鸡吃肠粉吃云吞面不是我说最近蓝雨的食堂真不是给人吃的原来云吞面的大师傅不知道去哪儿了换了个人汤一点也不正宗害我每次都少吃了大半碗我不管啊队长你请我吃饭啊我没钱了你要安慰我……”
黄少天丝毫没有意识到喻文州出现后他的心情立马从cˉ变成了A++++。
“好,少天说什么都好。”喻文州摸摸黄少天的头,笑着点头。
“队长你可别后悔啊我今天一定要吃穷你!”
落座后黄少天不客气地点了一大堆食物,老板接过单子时用怀疑地眼神打量了对方好几眼,幸好老板是个生意人, 对荣耀联盟不感兴趣,否则他就会发现这个穿着连帽衫的青年就是大名鼎鼎的剑圣。
黄少天一边往嘴里塞食物一边模模糊糊说道:“话说那家云吞面好吃吗上次我去给叶修刷副本他连夜宵都不给我吃真是抠门到死刷完副本就把我丢在一边药也不给我几瓶否则我今天至于死吗不过无所谓啦谁让他们说队长坏话……我靠靠靠靠我什么也没说队长你什么也没听到本剑圣怎么可能输在这种人手上……”
喻文州在一旁喝茶,他的指节长且白,在指腹有着一层薄茧,扣着白瓷的茶杯,斗笠杯里是熟普,茶汤是带有透明的棕红色,说不出的好看。他闻言抬头看了一眼对方,却只带着温柔地笑意道:“少天 ,吃饭时不要说话,当心呛到。”
黄少天风卷残云地消灭了食物,心满意足坐在位置上喝喻文州递过来的茶。
“熟普消食。”喻文州的眼睛在迷蒙的茶雾后,黄少天虽然看不清,但他却很确定此刻队长的眼睛里一定有一贯的好看的温柔笑意。
空气里的水汽在加重。
“心情变好了吗,少天?”喻文州放下茶杯。
“好的不能再好了!谢谢队长请吃饭!郑轩那小子活该没有福气谁让他抛下我回家的哈哈哈哈我明天一定要向他炫耀一下哈哈……”
“这顿是只请你的。”喻文州说。“感谢少天替我出气。”
“诶?”黄少天一时无语,然后快速摆手,“没事啦队长我们什么关系我们可是剑与诅咒啊!”
“剑与诅咒……”喻文州笑着重复道。

去酒店的路上,雨已经小了很多,但两个成年男人何撑一把伞还是显得拥挤,喻文州不动声色将伞像黄少天的方向移动 ,自己的外套被雨水洇出一块深色的痕迹。
黄少天的心情明显很好,一路上在喋喋不休。
“所以我真的是太久不玩网游才会一时失手当年在网游里第一次见到魏老大的时候我和他正在抢同一只boss结果我们都不肯想让最后让那些公会捡了个便宜哈哈哈我是无所谓啦不过魏老大快气的半死我还以为下次遇到魏老大他一定要追着我满世界杀结果没想到他竟然说他是蓝雨的队长说我技巧很好愿不愿意跟他一起打职业联赛……”
喻文州一路都在很安静地倾听,偶尔在黄少天询问时做出回应。
黄少天往喻文州身边靠了靠,突然小声说:“唉队长……现在想想当初在蓝雨训练营见到你的时候,一下子都过去了这么久,虽然魏老大当初看走了眼 ,可他最后也说了你会是蓝雨的基石……”
“你呢?”喻文州突然插道。
“我?”黄少天愣了一下,然后快速说,“本剑圣当然是蓝雨的剑啦!”
“队长,我将成为你的利刃!”
他说这句话时眼睛里全是笑意,亮闪闪地,好像喻文州第一次见到他的样子,永远那么开心,那么充满活力。
只有这样的人,才能成为利剑。
并且,是蓝雨,是他喻文州的利刃。
“少天,我们还会有很多个蓝雨的夏天,是吗?”
“当然了队长!我们蓝雨可是职业战队呢!剑与诅咒可是无往不利无所不催啊!”
“我是说,我和你,我们。”喻文州定定得望向黄少天,“少天 ,你会成为我永远的利刃吗?一直呆在我身边,一直。”
“啊?队长你今天说的话好奇怪……”黄少天挠挠头,“我们是搭档啊,我当然会一直呆在你身边啊。”
“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有一天我们不再是职业选手呢?你还会继续留在我身边吗?”喻文州转向黄少天,他比黄少天高出了一点,伞向一边倾斜,雨水顺着伞面落下来。
“滴答滴答……”一滴滴像敲在黄少天心脏上。
“啊队长你这么问好突然啊哈哈……”黄少天手足无措,脸一下子烧红,他们靠的极近,呼吸相错。黄少天的手碰到了喻文州执伞的手,骨节清晰,带着一种雨水的冷意,但黄少天就像是被烫了一下猛然缩回了手。
“少天,回答我。”喻文州说。
黄少天突然视死如归地一把握住喻文州的手。
“好啦我也喜欢队长我最喜欢队长你了我都说了我会一直陪着你的啦不管以后我们还是不是职业选手剑离开了基石还怎么一往无前呢……”
黄少天紧张地开始胡言乱语。
然后他就感到唇上温柔的触感,亲吻的时候黄少天脑子里就和爆炸了似的,弹幕分分钟刷满。
“卧槽队长他亲我了!!”
“妈呀我该怎么办推开吗可我也喜欢他啊!QAQQQ ”
“队长好温柔啊!”
“我靠我靠靠靠靠靠靠!”
“我吃了那么多东西没刷牙啊啊啊”
“不对有普洱……”
只是短短的几秒钟,黄少天的脑速堪比叶修巅峰的手速,分分钟快破千。

“少天,偶尔也学会什么都不要说。”喻文州松开他,笑得一脸温和。
黄少天整个人还没有缓过来,荣耀最富盛名的机会主义者此刻如果在赛场上,分分钟就要被打残血。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