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鞘

不是什么好人。间歇性挖坑不填。

【喻黄】末日AU‖剑出『五』

末日丧尸。

>>>>>>>>>>>>>>>05
车内剑拔弩张,气氛压抑到了极点。
“说说看你是怎么发现我们不对劲的?”弟弟挟持了坐在一边的卢瀚文,而哥哥则用枪指着黄少天,“我劝你们最好别动,聪明的人都知道自己要怎么做。”
喻文州无奈地叹了口气:“你们要什么?”
哥哥用枪顶着黄少天后背,顺便用眼神示意喻文州:“你们俩下车。”
黄少天一脸无所谓的表情,跟着就下了车。紧接着弟弟挟持着卢瀚文也下来了,站在距离黄少天和喻文州三米远的地方。
哥哥望向喻文州道:“你去把这车里的物资都拿出来,食物、水和药品都要,别耍什么花招,你的同伴都在我们手里。”
“你们找错人了吧?”黄少天懒懒地开口,“你没见开车的是我吗?我才是这辆车的主人,至于这个人我昨晚才顺路搭上他,他怎么会知道我把东西藏哪。”
本来十分笃定物品都储存在后备箱的两兄弟陷入了迟疑,弟弟打量了黄少天几眼,觉得就他的言行举止来说,他如果真的是这辆车的主人,那么他存放物品的地方还真不好说,他们自然可以自己去搜索,但无论是时间还是危险性都得不偿失。
“你们不信?”黄少天不屑道,“如果我不是车主,怎么可能自作主张把你们带回来,稍微用脑子想想都会知道吧。”
“闭嘴!”哥哥怒斥道,然后飞快挪动枪口,在枪口抵上喻文州后背的一瞬间将黄少天推了出去,“现在你可以去拿了,老实点。”
黄少天被一股蛮力推出去半米远,也不在意,径直往车后座走去,路过卢瀚文时突然眨了一下眼,卢瀚文愣了一下,也飞快地眨了回去。
黄少天一脸不开心状进了后座,摸索了半天。
“好了没?!”对方不耐烦道。
黄少天躬身退了出来,也回以不高兴的腔调:“好了——”
这个“了”字还没说完,黄少天和喻文州就已经同时动了起来!
黄少天陡然一个转身,露出的正面正握着冰雨,冰雨出鞘,以势不可挡的速度斩向弟弟面门,对方避之不及,赶紧往后退了两步,只是这两步,一下子就露出了空隙,卢瀚文飞快一个肘击,利用身量优势,灵活地挣脱了挟制,对方大惊失色,正想对卢瀚文开枪,冰雨已经到了眼前,他又立刻想回援,冰雨一个轻巧的收势,以不可思议的角度挑起枪支甩了出去,枪支在高处划出一段优美的抛物线弧度,冰雨空中变向,横切的方式抵上对方咽喉,黄少天随手伸出左手,稳稳接住了下落的枪支。
喻文州的战争结束地更快,他只是利用对方的一段极细微的反应时间,右手搭上对方命门,瞬间就缴了对方械,枪支滑向自己手心的那一瞬,喻文州的拇指一勾,枪口在掌心对转,喻文州牢牢握住扳机,微笑着抵上对方的眉心,用一种仿佛是朋友之间友好建议般的温和语调道:“你最好别动,我不确定这把枪是不是容易走火。”
形势在片刻之间已经逆转。

“所以你们到底是什么时候发现我们不对劲的?”被黑洞洞的枪口对上后的兄弟俩放弃了挣扎,乖乖被压上了车,黄少天随手把枪丢给卢瀚文,“小卢,看着点他们,有多余的动作,不用解释,直接打死了事。”
“我吗?之前只是怀疑,直到······”黄少天一边开着车,突然把头转向一边的喻文州,两个人对视了一下,黄少天道,“不过,有人比我更早发现了这一点。”
“至于怎么发现的,”黄少天悠哉游哉道,“你以为本少会告诉你们吗?当一个人把自己的计划全部告诉别人时,他也就离死亡不远了。”
“小卢你这么看着我干嘛?”黄少天从后视镜里看到卢瀚文一脸纠结,道,“我看电影里都这么演的。”
“······”
“不过告诉你们也没差啦,”黄少天道,“反正以你们的智商也很难追上我们分毫。”
“第一,”黄少天伸出一只手指,“你们出现的时机太不对了。”
“我进那家商场的时间是一点零六分,出来时是一点五十一分。除去各种停留与搜索所耗费的时间,我花在路上的时间是十二分钟。这栋楼是圆环状,我如果要穿越半个圆环,至少需要六分钟。但我上下楼梯的时间就已经花了八分钟。我不得不夸奖一下你们在这一点上至少还没有蠢到不可救药,为了误导我,甚至改变了一楼的一些摆饰和柜台的格局,让我以为我在不辨方向的情况下穿过了半个楼层。这一招很有效,大部分人在未知的环境,这种状况下,很难记得自己走过的路,尤其是对我这种方向感糟糕的人来说,更是这样。但可惜,通过时间的推测,我很快就明白自己下楼的时候走的是原来的楼梯。”
“第二,是超市区的脚印,暗示了这个地方一定经过一场物资的激烈的争抢。那些脚印很新,如果照你说的在城西真的早就有医疗救治站,这一切就很难解释。”
“现在明白自己有多蠢了吧?”黄少天遗憾道,“想骗本少,你们智商再往上加一百也不够。”
“少天,你遗漏了两点。”喻文州安安静静听完了黄少天的话,开口道。
“诶?”
“第三,是你弟弟的伤口,过犹不及。第四,是救助站的位置。”喻文州补充完后终于笑道,“好了,接下来就请带我们去你们真正的营地吧。我猜,它离你口中的’救护站’不远。难得你们这么热情地邀约,不去未免有些失礼。”
“你怎么知道我们有营地?”
“呵呵,”喻文州笑道,“我只是猜测。我相信你的朋友也在这周围,你最好让他们不要贸然出手,我虽然不想杀人,但不是不会杀人。”
“你确实很聪明。”过了片刻,对方叹了口气道。
喻文州礼貌地笑笑:“谢谢。”

“云浮市的丧尸状况并不严重,这一点我没有骗你们。”哥哥说,“我们是专门抢过路人物资的,你们也都知道了。”
“说的好像是你告诉我们一样的,那是我们机智地诈出来的。”黄少天道,“说点我们不知道的。”
“我们的老大是从别处来的,具体是哪里我们也不知道。之前云浮市确实做了很好的预防,医疗救治站也确实是真的,但他带了一帮人占领了这里,他们看起来都是亡命之徒,下手特别狠,他们将云浮的物资都集中管理,对于原来的救助站的医疗人员都留了下来,普通市民中有能力的,愿意为他效劳的都留了下来,其他没用的都赶到了城南。后来这帮市民结成了一派,两帮人马之前一直有摩擦。那帮人的领头人好像叫······梁易春。”
“你之前还不是什么都不愿意说嘛?”黄少天冷冷道,“怎么现在连你们敌对的领头人名字都告诉我们了,不怕我们去联合他们端平你们的窝吗?”
哥哥冷哼道:“我们也是云浮市人,要不是他占了物资,谁愿意给他卖命。”
卢瀚文打断道:“你们这是为自己开脱吗?为什么那些人可以结成同盟反抗,你们就只能听他差遣呢?”
对方无话可说,但还是冷冷“哼”了一声。
喻文州突然道:“像你们这样的本地市民在他手下效力的多吗?”
对方一时拿不准喻文州的用意,但还是回答道:“很多,老大带过来的兄弟只有十来个,大部分都是本地人。”

营地坐落在城北,哥哥指着一栋被绿色脚手架围绕的楼房道:“就是这里了。”
黄少天利落地把对方给捆了,然后对卢瀚文道:“你在车上留守,我们摸进去看看状况。”
“诶?我也想去。”卢瀚文道。
“去去去,去什么去!你是个初中生你知道吗?不要整天想着打打杀杀!”黄少天教育卢瀚文道,“瀚文,你的任务是好好学习知道吗?等到末日结束,你还要继续上学的知道吗?要考最好的高中,这样你妈才不会总是怪我给你抄作业知道吗?反正你就听我的呆在车上,要是出了什么状况,至少还可以接应我们。”
“嗯,我知道了,少天前辈!我会做好接应的。”卢瀚文点点头。

这是一栋还在施工中的楼房,玻璃装好了,但内部还是只有一个水泥雏形。喻文州手中握着枪,黄少天把冰雨背在背上,对视了一眼后,两个人从南面的大门摸了进去。里面有一盏灯连着简易的发电装置,但奇怪的是,两个人往里走了有十几米,但都没有遇到一个看守。
“这里不对劲。”瞬息之间他们就得出了结论。
“少天,要小心。”喻文州道。
“我知道。”
预留电梯的中央还是一片狼藉,二人很快找到了楼梯。在上楼时,喻文州敏锐地上有拖动的痕迹,二人顺着找过去,发现楼梯口后面躺着两个人,喻文州伸手碰了一下对方脖颈,道:“还有脉搏,只是昏了过去。”
“有人比我们更早进了这里。”喻文州说。
“会不会是他们之前说的梁易春?”黄少天道。
喻文州想了想,道:“现在还不能确定。是敌是友还不分明。”
楼上突然传来一声惨叫。
“在西面。”喻文州说。
二人顺着楼梯上了二楼,但声音很快消失了,二楼看起来是要招租的,只有简单的墙面隔开空间,放眼望过去,只有水泥灰的墙面伫立,加上光源不足的一盏简易灯,给人压抑之感。
二人背对着走出第一步,兀的灯熄了!黑暗里脚步声快速逼近,黄少天和喻文州立刻聚拢,脊背相贴。
“老鼠总是喜欢在黑暗里动作。”黄少天嘲道。
铁器劈开空气,气流从斜前方而来。冰雨出鞘,“噔——”地一声器物相撞,然后是物品落地的“当啷”声,对方显然是受了冰雨的冲撞,整个手都麻了,握不住武器。
黄少天凭借声音准确锁定对方的位置,黑夜中幽蓝的剑光一闪,灯亮了。
黄少天和喻文州分别擒住了一个人。
“搞什么?说好的亡命之徒呢?完全不够看嘛?下手一点都不狠。”黄少天开启嘲讽。
一群人慢慢从墙面掩护后走出来,左手边一个人道,“你们是什么人?”
黄少天满不在乎地抬头,正好和对方的视线交汇。
我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什么情况?
“郑轩?!!!”
“黄少?!!!”
——————————TBC——————
感觉状态不对……然而虽然想直接跳到后面写高潮……奈何总是需要衔接……
好了郑轩终于出场了,下章带大春和蓝河小天使玩玩……队伍还差@徐景煕

评论(8)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