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鞘

长铗鸣鞘中。

【喻黄】末日AU‖剑出『六』

>>>>>>06
“差不多就是这样了。”黄少天咬着面包含糊不清道,“小卢,给我递杯水。”
卢瀚文赶紧从地上一跃而起跑去找水,结果才走了没两步,坐在一旁的喻文州就从包里拿出了一瓶水,微笑着递了过去:“给,少天。”
蹲在一旁的郑轩开口道:“那天傍晚广州就差不多进入了戒严状态,但学校还没有受到什么影响,除了出门受到一点限制,但那个时候大家还没有多想,但到了晚上八点的时候,电停了。一开始大家还以为是跳闸了,但出门一看,发现周围全都黑漆漆的,我当时正在打给你的回复,结果发现全都发送失败了,再一看,已经在服务区外了。”
“那你是怎么离开广州的呢?”黄少天就着水咽下了面包,抹了抹嘴问道。
“我吗?”郑轩抬头看着开始泛起些微白光的天幕,侧脸意外地有些伤感,但三秒钟之后,郑轩一脸无所谓的随意坐在地上,道,“我是什么人,当然是机智地推断出要有大事了,就赶紧收拾东西准备跑路了,正巧在出城的时候遇到一辆军用车,我就用一条烟换了一个站座,然后你就知道了,在云浮市外,那辆车遭遇了丧尸的进攻,得亏我命大,跑了出来,然后就到了云浮市,结果救助站又被他们占领了,哎,黄少你是不知道我那个时候有多穷困潦倒,后来我就遇到了大春,他收留了我,我就给他们做些简易炸弹,顺便改造改造他们的武器,多了我也不会了,现在我特别后悔自己上专业课那会频频迟到早退,有时候打游戏连课都逃了,现在总算知道学习的好处了,可惜晚咯。”
“那你有回自己的家吗?”黄少天问道。
“没有。”郑轩答道,“当时人仰马翻,周围全是人,我被人潮推着往前走,想回头都难。”
“那你知道市中心那片怎么样了吗?”
“不知道,听说那是最早感染的一片,死伤很严重,但听说也是最早受到转移的一批,这些我也是听车上的人说的,那一片现在已经全废了。”
黄少天敏锐地觉得郑轩隐瞒了什么,但看郑轩不愿意说,也没有勉强,他又问道:“那些被转移的人去了哪儿你知道吗?”
“北京。”
此刻篝火已经差不多全熄灭了,绿色的脚手架高得像是要刺入鱼肚白的天空,周围的人大多都已经七七八八睡倒在了地上,云浮市被重新夺了回来,这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似乎所有人都表现地很高兴很放肆,但此刻清醒着的人都无比清楚地意识到一点,在这表面的狂欢背后是深刻的悲哀和对未来无所适从的迷茫。
末日还在继续,没有信号,电力有限,食物和水依然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家人死伤离散,药品有限,但真正遭遇了丧尸的袭击,无论是什么药品也无法阻止异变。
我会成为和他们一样的怪物。这种暗示埋在每一个人的心里,几乎让他们看不到光明。
不知道是谁开始低低地哭泣,尖细压抑的哭声被夜风吹得断断续续,每一个清醒的人都突然停了下来,呆呆地听着,片刻后也有人压抑不住也抽泣了起来。
这是狂欢之后的悲哀。末日来了,不管人类愿不愿意,它都已经降临了。
小卢也有些受不了了,拉着黄少天的衣袖,问道:“黄少,你说我爸我妈还活着吗?”
“你瞎想什么?”黄少天瞬间就给了卢瀚文脑袋一巴掌。
“你干什么啊黄少,很疼的。”小卢眼泪汪汪地控诉。
“别忘了我们的父母都是很厉害的人啊,”黄少天勾起唇角,帅气地一笑,“连我们都能活到现在,他们怎么可能什么还没有做就突然挂掉啊!”
“说的也是,”卢瀚文笑了起来,“他们一定还活着。”
“一定。”黄少天低声道。

“少天,你找我?”喻文州微笑着走近。
黄少天随意靠在墙上,他选择了一个既能看到周围人的身影,又不会让别人听到自己谈话的地方。
“你是不是要去北京?”黄少天破天荒一句废话都没说,就直接单刀直入。
“哦?”喻文州眯起眼,危险的意味一闪而过,“少天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抱歉啦,之前我无意间看到一张北京的通行证,就是被挟持的那一次,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只是想迷惑他们,然后随便翻了翻,没想到就翻到了,”黄少天又赶紧道,“但你放心啦,我马上就放回去了。”
“不怪少天,是我的疏忽,那张通行证看到了也没有什么。”喻文州道,“我确实是要去北京。”
“那我们能不能商量一件事。”黄少天突然凑过来。
喻文州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
“你能不能带上我和小卢啊,放心我和小卢都很厉害的,而且绝不惹麻烦!”黄少天指天发誓,“我们可以组一个小队啊!名字我都想好了,叫蓝雨怎么样?队长你说句话啊,队长队长队长!”
喻文州完全没预料到会是这种发展,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要说什么好。
“队长队长队长!”黄少天锲而不舍,“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
“少天,”喻文州开口道,“你真的想好了吗?”
“当然!”黄少天忙不迭点头,“本少想了一个小时了,队长你可别嫌我想的时间短,我做决定从来没有思考超过半小时的,这次都想了一个小时啦!绝对深思熟虑!”
“可是少天你知道我是谁吗?”喻文州似笑非笑,“你应该注意到了,那张通行证的级别······是最高。”
“·······”黄少天愣住了。

“队长求抱大腿。”黄少天突然冲上去抱住喻文州。
“队长求抱大腿。”卢瀚文从墙后面探出半个脑袋。
“队长求抱大腿。”郑轩也探出了半个脑袋。
“我靠靠靠靠靠郑轩你怎么也在!”黄少天被吓了一跳。
“黄少,刚郑轩前辈找我,跟我说他想去北京,我就跟他说我和黄少也是这么决定的,然后······”卢瀚文摊手,“他就让我带他来找你,正好看到你朝队长······扑了过去。”
“小卢别胡说八道,”郑轩双手捂眼,“我什么都没看到。”
“······”
“我以为你会选择留在云浮市。”四人重新坐下来后,黄少天道。
郑轩不置可否:“黄少,之前我说谎了。”
“嗯,看出来了。”黄少天道,“就你那种恋家的属性,每个周末都往家跑,怎么可能没回家就直接出广州了,别说周围全是人,周围就全是刀,你也能挤出去。”
“是啊,”郑轩说,“我回家了。可我现在有点后悔了,我宁愿我没有回过家。”
“郑轩前辈?”卢瀚文看对方表情不对,有点慌张。
“其实还好,我回家后只看到满屋子的血,家里已经一个人都没有了,所以为不能说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其实比起很多回家后看到自己父母惨死的,我已经好了太多。你看到那个人了吗?”众人朝着郑轩手指的方向看过去,那是一个看起来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他挨个安慰那些哭泣的人,笑容很明朗,“之前大春和我说他亲手杀了自己丧尸化的父母时,我完全不敢相信。”
卢瀚文被巨大的信息量震撼了:“他看起来完全不像啊。”
“是啊,大春和他是邻居,据他说,他是个大学生,学的是工商管理,父母都是知识分子,家庭很美满,他在学校是属于人缘非常好的那种人,那天大春看他一手血从屋里走出来的时候,完全不敢相信。”
“他的决定是比较理智的。”喻文州说,“在现在的条件下,丧尸化完全无法逆转,我想他也是不愿意生前那样的父母死后沦为这种生物。不过······大部分人都知道这一点,真正去做时,需要的勇气是令人难以想象的。”
众人沉默了一会。
再看时,对方已经慢慢向他们走了过来,同时走过来的还有会长梁易春。
对方笑着主动介绍道:“你们好,许博远。”

————————————TBC——————————
*对不起我把蓝河小天使写的这么黑【跪。】放心小天使后期一定会很小天使!
*话说有没有人发现,在前几章里,我一直在避免黄少天和卢瀚文直接对喻文州进行称呼,因为我很难接受,黄少天对于喻文州不是“队长”的称呼。但是现在问题终于解决啦!以后可以正大光明喊队长辣!
*再更一章云浮日常,然后就开始正式的末日之旅了。
徐景煕:我在路上等老半天了,这帮人怎么还不来带我走!
*至于为什么会去北京呢……嘿嘿嘿

评论(9)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