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鞘

长铗鸣鞘中。

【喻黄】末日AU‖剑出『十七』

>>>>>>17
从婺源到黄山市,车程约一百公里左右,沿着G35高速,转G3高速就能直达。喻文州一行人上午从婺源出发,下午就已经到达黄山市区。

刘小别戴着耳机随意转过头看了一眼窗外,道:“从进入黄山市开始,一切都要小心应对了。”

郑轩大病初愈,脸色还显得有点苍白,他听说进了黄山市后赶紧转头向外张望,新奇道:“这就是黄山啊,怎么现在还没看到什么高山啊?”

坐在他旁边的徐景熙皱眉道:“郑轩,别乱动,修养期间也要尤为注意。”

卢瀚文看不下去了,一脸惨不忍睹道:“郑轩前辈,我们现在进的是市区,距离黄山区还有相当的距离呢。”

“诶对了队长,”黄少天一直处于副驾驶的位置,以便随时和喻文州交换开车,“之前的计划是要打入敌人内部,我们要怎么做啊?直接冲进他们大本营,然后投诚吗?这样对方能信吗?啊早知道应该把母体带出来的,这样至少还显得我们有诚意。”

喻文州笑着摇头:“不需要这么麻烦,少天。”

喻文州方向盘往左打,驶进了市中心的路。

“队长你这路好像不太对啊,”黄少天疑惑道,“我们不是要去黄山区吗?这路好像是出黄山市的。队长你是不是开车太久了啊,要不换我来开吧!”

“没有错,”喻文州道,“正是因为我们要去黄山区,才更加不能往那里开。”

黄少天没想出个所以然,但本着“队长说的一定不会错”的想法,也没有再表示反对。

市中心是黄山人流大区,没开出几步,就遭到了小范围丧尸袭击,相比于末日一开始众人的震惊,现在众人已经完全一副平常心。

“少天,麻烦你了。”

黄少天点点头,抱着冰雨开了车门,落地的瞬间冰雨已经出鞘,幽蓝色的剑光划出一道可见的弧线,轻松击杀。

刘小别靠着车窗,他的位置正好能清楚看清黄少天的动作,他显得有些吃惊,道:“黄少的剑术很厉害。”

卢瀚文第一个抢着回答道:“对啊!少天前辈特别厉害!刘小别前辈,你都不知道,我爸妈不知道说过多少次,说比起我来,黄少才更像是一个剑术世家出身的后辈。”

刘小别道:“小鬼,你也很厉害。”

“真的吗?”卢瀚文笑得眉眼弯弯。

“少天对剑有种天生的敏锐感,”喻文州坐在驾驶位,眼神一直落在手握冰雨的黄少天身上,“我第一次见他就有这种感觉。”

黄少天正砍完最后一只,回过头正对上喻文州的目光,他轻巧归鞘,对喻文州眨了眨眼,比了一个V字。

他五官柔和,发上甚至有些阳光的影子,不知道为什么,喻文州突然想起他头发柔软的触感,心脏没由来被攫住了。

“黄少,你的剑很特别。”刘小别在黄少天上车后道。

“你是说冰雨吗?”黄少天坐正道,“在大理找一位前辈做的,唔,和小卢的焰影一起。”

卢瀚文道:“刘小别前辈,你的剑有名字吗?”

刘小别点头道:“有,叫追魂。”

“哎呦卧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黄少天笑得肩膀微微耸动,“这名字好······”

“中二。”郑轩接道。

“······”刘小别不想说话。

之后众人又遇到几波小范围丧尸,刘小别和卢瀚文下去收拾了一下,两个人虽然认识不久,但默契却出乎意料地高。

黄少天一脸郁闷,道:“队长,我怎么感觉遛小鳖来了以后,瀚文都不怎么理我了。”

喻文州失笑,随手摸了摸黄少天脑袋,道:“不要随便给别人起外号。”

到了下午四点钟光景,众人已经到了黄山市区边缘。
喻文州还是依旧从容不迫,在即将驶入高速时,终于有人出现了。

喻文州像是等了很久一样踩下刹车,降下车窗微笑道:“请问有什么事吗?”

对方大约有十来个人,嚣张地将两辆车横在路中央,一个面貌和善的中年男子走近,语气和缓却又没有商量的余地道:“你好,我们的头想见你们。”

到达黄山区花了两个多小时,那两辆车通身黑色,看起来也是越野车,一前一后将喻文州等人困在中央。

喻文州等人倒是一点也没反抗,黄少天神色颇为不耐烦,冷哼了一声,也还是跟着离开了。

进山时天已经黑了,车辆只能进到盘山公路的尽头,在慈光阁停车,接下来的路就完全要靠步行了。

黄山作为著名的旅游景区,哪怕是淡季,人流量也是巨大的。但胜在它的地理优势,自然本身就能清除一部分丧尸,占领这里算不上太困难。只是山中给养只能靠挑夫满足,想必物资不会很充裕。

黄山素来险峭,虽然有为旅游凿设的梯道,但比起一般的台阶来,还是要危险地多,因此很少有人在入夜后还攀登。

黄少天和卢瀚文以前都来过黄山,陪着爸妈跟团过来,什么也没看到,全是乌泱泱的人,黄少天回去就躺在床上不想动,发誓以后再也不陪爸妈跟团了。

这次入夜后进入黄山,虽然目力看到的就狭窄很多,但却出乎意料地给人宁静辽阔的氛围。黄少天沉浸在这种氛围里,忽视了脚下的动作,差点绊倒。

喻文州跟着带领的人,走在黄少天等人的前面,他伸出一只手给黄少天,微笑道:“少天牵着我的手,当心点。”

黄少天赶紧摆手道:“没事队长!我刚才就是一不小心,我会当心的。”

喻文州顿了一下,手却伸了过来,以不容置喙的力度握住了黄少天的手。

喻文州手指修长,带着适宜的力度。山雾被吹起来,黄少天下意识回握。

那个面貌和善的中年男子叫做杨七。他口中说的“头”自然是杨九。

黄少天不太明白,为什么喽啰行七,boss行九。

众人被安置在排云楼一带,郑轩第一次来黄山,兴奋地好像忘了自己是来做什么的。

“黄少!晚上出门不?听说这周围有大峡谷?诶对了!不是说黄山日出最好看吗?我记得好像是光明顶最好看,明天去看不?”

黄少天以一种看智障的眼神看着郑轩:“压力山大轩,你是来旅游的?”

“郑轩前辈,你就别想了,你知道光明顶离这里有多远吗?上次我和黄少就去了,在路上走了一个多小时,全是山梯。”卢瀚文同情道,“你忘记自己还是个病人了吗?徐景熙前辈一定不会让你去的。”

徐景熙微笑。

喻文州倒是心态好,完全没有一种自己已经活在别人监视下的紧张感,他似乎非常习惯这种生活。他放下携带的小背包,开始安排房间。

排云楼是黄山极少的几家山上的酒店。虽然是四星酒店,但相比起山下的四星酒店,环境确实差了不是一点两点。

但幸好,杨九集团在占领黄山后,第一就恢复了它的电力,虽然照明率比不上先前,但确实生活没有问题。
综合来看,杨九的集团倒确实是个自给自足的理想王国了。

全员都住在二楼,房间相邻。黄少天喻文州位于二楼左转第一间,刘小别和卢瀚文则是第三间。考虑到徐景熙没有战斗力,而郑轩现在还不能剧烈行动,因此喻文州将他们安排在中央。

黄少天洗完澡后,发现喻文州已经不在房间了,电视没有信号,早就不能用了。

黄少天走向窗户,往外看,目力所及是一片漆黑,但正是在这片漆黑中,繁星却清晰可见。

黄少天收回目光,余光正扫到二层的平台,那是平日供游客扎帐篷的地方,此刻却空旷,喻文州正背对着他站在那里,看着远方。

黄少天朝着喻文州看的方向看了几眼,但因为受到窗户的限制,无法判断喻文州的视角,他正在犹豫要不要下去,喻文州却仿佛感知到了他的视线,回过头来笑着朝他招了招手。

黄少天赶紧也招了招手,加了一件外衣就往外跑。

“少天,这里。”喻文州一眼就看到从大堂跑出来的黄少天。

黄少天站在喻文州身旁,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一座钢铁般的高塔矗立在东面的山顶上,尖端一闪一闪的光源,是寂寂黑夜里遥远而不可及的灯火。

“那就是发射塔了。”喻文州道。

黄山入夜后,温度陡然下降,山中常雨,也分不清潮湿的到底是水汽还是雾气。

黄少天随手就跨过了遮挡的栏杆,两脚悬空在外,夜幕低垂,抬头的一瞬间巨大的星空像画卷一样徐徐展开。

喻文州也跟着坐在了栏杆上,陪着黄少天一起抬头。

“诶队长,你认识星星吗?”黄少天道。

“认识一些,主要是为了迷失方向时借助星星的方位角找到正确方向。其他的,我也就不认识了。”喻文州道。

“其实我认识的也不多,”黄少天想了想,道,“毕竟以前很少能见到这么多星星。队长,你有没有一种感觉,天空时远时近,但人却始终渺小。就像丧尸,丧尸的数量虽然多,爆发也很快,但真正和大自然的力量比起来,还是太小了,黄山仅靠自己的地理优势,就可以将这些丧尸拒之门外。”

“确实是这样。”喻文州点点头。

“诶队长,你也是广州人对吗?”黄少天道。
“是。”

黄少天想了想,突然笑了起来,笑得很开心,他缓了缓,转过头来道:“看来我还要感谢末日了。”

“我也要感谢。”喻文州望着他,声音被飘忽的雾气裹挟,甚至带着一种让人飘忽的错觉,“是它让我遇到了你。”

那一瞬间,黄少天觉得自己的心脏在剧烈收缩,喻文州在一瞬间说出了他想说的话。

这句话原本只是个笑谈,但用这样的语调说来,未免太重。

黄少天愣在原地,直到他感觉到喻文州身体的温度笼罩了他,这温度他无比熟悉。

那一瞬间,雾气被吹散,穹顶浩渺的星空像是沿着一端倾斜,星辰都乱了轨迹,喻文州亲吻了他的唇角。

——————————TBC——————
下章见boss
露宿黄山的时候,发现星空敲好看,非常适合看星星谈恋爱……但我却去打牌了(微笑

晚上再更一章。周末的我就是辣么勤劳。

评论(6)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