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鞘

不是什么好人。间歇性挖坑不填。

【喻黄】末日AU‖剑出『十九』

>>>>>>19
黄少天收拾完后,众人已经在大厅等候。

六人沿着光明顶方向从前山下山,才行至啸谷亭就被人拦住了,神色很是不善。黄少天冷笑一声,他大病初愈,脾气实在不算好。喻文州眼疾手快拦住了他。

“少天等我一下。”喻文州道,然后走上前去与拦路的几个人交谈。

黄少天百无聊赖地靠在一旁等。

对方神色有所松缓,大概点了下头,其中一个年轻人朝喻文州笑了一下,然后朝西海方向走了,大概过了十几分钟,这个年轻人回来了,他走向黄少天等人道:“各位请和我来,我会带各位下山。”

喻文州朝黄少天等人点点头,众人跟随在这个年轻人身后缓步而行。

“我叫尹胥,华胥古国的胥,是黄山本地人,”年轻人一面走一面笑道,“我家祖辈都是黄山的挑夫,我从小就跟我爸上山,对这里很熟悉。”

尹胥态度友善,且笑容亲切,似乎具备天然的让人讨厌不起来的特质,他身形瘦长,卢瀚文打量了他几眼,然后疑惑道:“可你一点都不像挑夫啊。”

尹胥似乎对这个问题早已习以为常,他转过头来望了一眼卢瀚文,才道:“很多人问过我这个问题,我很不像吗?”

“因为你很瘦,而且年纪也不大······唔,看起来只比黄少大一点。”卢瀚文歪着脑袋道。

“喂,小鬼,”刘小别不高兴地摘下一只耳机,皱眉道,“你的观察能力太差了,他的肩部向一边斜,虽然幅度不大,但至少能判断出曾经负重,他的虎口有老茧,呼吸的频率和脚步是一致的,这都是常年登山的人才能养成的习惯。”

卢瀚文吐了吐舌头,没再说话。

徐景熙走在最后,开口道:“那么,请问你打算带我们去哪儿?飘雪温泉?”

“当然不是,”尹胥神秘一笑,“飘雪温泉人工开凿的痕迹太深了,我要带你们去能看到云海的温泉,你们跟着我走就知道了。”

众人下到慈光阁,差不多已经是下午光景,这个时候尹胥的优势就显了出来,他的脚步没有丝毫紊乱,呼吸频率依然保持着最初的样子。

郑轩毕竟没爬过山,加上身体没有完全恢复,此刻就显得有些吃力。徐景熙本来就是医生,体力要比一般人要差,也出了一身薄汗,天气已经转寒,山中湿润的雾气带来一阵寒意,休息片刻便可再次出发。

卢瀚文虽然年纪不大,但看起来倒是很喜欢这种爬山的方式,休息时间也没有一丝疲惫的样子,一直在刘小别身边跑来跑去,绕的刘小别头都快晕了。

黄少天早上才退烧,又一下子走了这么久的路,气息有点急促,靠在一旁缓慢平复呼吸,喻文州在一旁给他递水。

“你的体力不错。”尹胥道,“你也是爬山爱好者吗?能询问你的名字吗?”

喻文州友好地笑道:“其实你早就知道我们的名字了。”

尹胥被拆穿,有些尴尬地笑了笑:“确实,但那是作为监视者和被监视者,现在我希望能重新认识你。”说罢,他朝喻文州伸出一只手,道:“你好,尹胥。”

喻文州在原地没动,几秒钟后,他微笑着短暂握了一下对方的手,道:“你好,喻文州。”

出了慈光阁,往桃花溪方向走了将近一个小时,转过一道栈桥,山间平地便显露出来。岩石交互眼影之间,有一些雾气慢慢蒸腾开来。

黄少天敏锐地捕捉到这种云雾和云海的雾气并不一样,它的温度更高,而且带有一点矿物的味道,瞬间得出温泉已经到了的结论。

果不其然,尹胥道:“我们已经到了,转过那几块山石,就是温泉了。你们过去吧。”

“你不过去吗?”卢瀚文道。

“不了,”尹胥打趣道,“我就不打扰了,这道温泉只有一条通道,我站在这里也可以履行我监视者的职责。”

众人绕过石块,温度越来越明显,白色的雾气几乎遮蔽视线,这是一块带有折角的温泉,没有经过人工的改造,所以怪石突出,底部也不算平坦,但石块凸起之间自然形成温度分流,石块掩映也分割成不同小块。

周围绿色交错,最险的一块几乎与峭壁毫无遮蔽,这里海拔有六百多米,往下看就是陡谷与舒卷的云海。

众人梳洗妥当,夜色已缓慢蔓延。众人将携带的灯点亮,晕开一方黯淡的天地。

卢瀚文欢呼一声就要往里跳,刘小别赶紧一把拦住他。
“小鬼,你到底知不知道泡温泉的流程?”刘小别道,“像你这样直接跳下去,能脱下一层皮。”

徐景熙科普道:“温泉应当先是脚,然后用水泼遍全身,再慢慢泡下去,从低温区开始,缓慢让自己的身体适应水温,然后一步步过渡到高温区,但高温区不能泡太久,十到二十分钟就必须出水,否则会脱水,陷入昏迷状态。”

徐景熙以医生的眼光,不让郑轩往高温区去,郑轩各种不开心,但是无可奈何,只能乖乖呆在低温区。

卢瀚文和刘小泡在中间的区域,刘小别将手机放置在池边,依旧插着耳机,闭着眼睛靠在池边。

卢瀚文在他周围游来游去,泼溅的水花好几次溅到刘小别脸上,刘小别不动声色地朝一边挪了挪,最后一次卢瀚文扑腾着水花游到他身边时,刘小别忍无可忍,一把抓住卢瀚文,把他的头按到了水里。

卢瀚文完全不挣扎,在水里骨碌骨碌吐泡泡,刘小别被彻底打败,松开手转身不管了。

卢瀚文一下子从水里冒出来,甩了刘小别半张脸的水,他好奇道:“刘小别前辈,听说温泉可以煮鸡蛋,是真的吗?我带了鸡蛋来,我们来试试看吧!”

刘小别刚想解释“开什么玩笑,你知道鸡蛋要多少度才能煮熟吗?有那种温度,你也被煮熟了”,但他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卢瀚文已经在水中轻巧的一个转身游出去了,他的动作简洁,没有溅起一点水花,破开的波纹里可以清楚地看到他的脊背的线条,腰窝陷进去,带着少年人才独有的一种朝气。

刘小别下意识错开眼神,热气熏得他有些心浮气躁,耳机里的声音突然停止了,他伸手去够手机,发现太久没充电,已经自动关机了。

而那边卢瀚文已经拿到了鸡蛋,转头朝自己游了过来,他眉眼弯弯,脸上被水汽熏得粉红,刘小别笑了一下,把耳机摘了下来,丢到了一边。

相隔着几道镂空的岩石,黄少天半沉在水里,只露出一双生动的眼睛,喻文州正坐在他的对面,笑意盈盈望着他。

喻文州正靠在那道陡峭的池壁边,他的身后是万丈深谷,翻腾的云海。

两人相望了一会,黄少天终于受不了这种沉默的氛围,哗啦一下子从水里站起来,他的头发在往下滴水,露出水面的身体白且瘦,但却带着一种美的力度。

“队长!”黄少天想了想,突然开口道,“你昨天晚上和我说的话,我想过了。”

喻文州脸上虽然带着笑意,但他水下的身体都陷入一种紧绷状态,他道:“如何?少天。”

黄少天呈现出迷惑的神色,道:“我也不太清楚。”

喻文州下意识察觉到了一种紧张的氛围,这让他的手甚至轻微地有些颤抖,他在等一个答案,可这答案并不一定是他所想要的,他下意识道:“少天你不用急着回答我,我说过,你可以有很长的时间考虑。”

“不是队长······”黄少天赶紧道,“我不是要拒绝你。”

喻文州神色骤然改变,他一下子站起,水珠顺着他的脊背落下去,一贯从容的他脸上却有了过分的欣喜神色:“少天的意思······是答应了?”

“我也不知道怎么说,”黄少天有些苦恼地挠了挠头,“我喜欢队长,虽然我是今天早上才想明白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喜欢队长,但我想换了别人对我做这种事,本少一定分分钟打的他跪地不起,但如果是队长的话······似乎并不讨厌,所以我想我大概是喜欢队长的吧。”

喻文州微笑命令道:“过来,少天。”

黄少天下意识走了过去,水面不平,带有一点凹凸的痕迹,黄少天一个没站稳,整个人朝喻文州倒过去,喻文州在看到黄少天倒地动作的瞬间,就已经伸出双臂抱住了他,二人在白雾中拥抱。

黄少天赶紧后退了两步,站定后道:“队长你为什么会喜欢我?”

喻文州没有说话,他陷入了漫长的回忆,相遇被重新倒带,定格在他们初见的那场大雨里,他在雨幕中看到那个青年挥剑的瞬间,血溅了他满身,冰雨的血污被大雨冲刷着,那个青年回过头来,却有一双过分明亮的眼睛。

那一瞬间,他的心脏微微震撼。

“诶?”黄少天突然道,“下雪了。”

喻文州被打断思维,他顺着黄少天的目光看过去,黯淡的灯光下,雪花反射出微弱的光芒。

山中露重,飘雪虽然会有,但毕竟难得。

黄少天抬眼望着深黑的夜幕,那些云雾慢慢被一阵山风吹散,显出奇山怪石的模样。

隔着几道岩石,卢瀚文开心地欢呼:“刘小别前辈,快看啊!下雪了!”

刘小别的声音被雾气柔化,他轻柔道:“知道了,小鬼。”

黄少天和喻文州静静对望,雪花还没有来得及落下,就被热气蒸腾,黄少天的眼神明亮,平日里聒噪的嘴唇湿润。

云雾复现又舒卷。

喻文州揽住黄少天的腰,将他抵在石壁上亲吻。他的眼里有雪落的影子,温柔而明亮。

——————————TBC————————
啧啧啧,谈恋爱的十九章。
黄少和喻队恋爱啥的一帆风顺才对嘛x喻黄就是小甜饼嘛x因为我个人觉得黄少和喻队都是那种很清楚知道自己要什么的人,一旦想通了就不会迟疑w

基友说我写文就跟丢了几章似的,发展飞快……

明天更神谕,到时候会对第一章做一个小点的改动。

评论(3)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