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鞘

长铗鸣鞘中。

【喻黄/双花】The True Knowledge 01

1.点文之作,妹叽关键词:喻黄,双花,强强,相爱相杀。

2.写惯了喻黄,依旧喻黄主,带双花玩。

3.应该是中篇?ooc有。

4.新学期新气象。下午上《易经》,莫名兴奋。关于开学后更文时间,我会根据课表再安排。爱大家,比哈特。

The True Knowledge

>>>>>>>01

第一滴雨珠落下来的时候,空气中的尘埃被打散,紧接着倾盆下雨驱散了积蓄整个夏日的炎热。

从黄少天的视角望过去,檐角的雨珠像厚重的帘幕,世界被隔在窗外,窗外的灯光被雨幕折成斑驳的光晕。蓝雨书店弥漫着一股淡淡的咖啡味,黄少天随意瞥了一眼挂在转角的时钟,时针指向七。

蓝雨书店的客人已走得差不多,剩下那么一两个坐在角落的沙发上,就着咖啡读书,在等待雨停。

黄少天百无聊赖地坐在门口座位上打手游,等待客人离开后锁门。

猛然间一阵风卷着水汽扑面而来,黄少天摆在桌面上的书被风吹着翻页,“哗哗哗”纸业摩擦的声音,让人意外舒服。

黄少天下意识抬头,正好与门口的青年对视。

那是一个温和的青年,他的左手搭着西装上衣,身上的白衬衫松开最上面的扣子,头发在往下滴着水,他笔直地站在书店门口,对黄少天露出一个歉意地微笑,道:“抱歉,弄湿了你的地板。”

“没事没事,”黄少天摆摆手,从一旁拿过毛巾,递给青年,道:“外面的雨下的很大吗?”

“很大。”青年笑着接过毛巾擦拭起自己的头发,“我能否在这里呆到雨停再离开?”

“当然可以,”黄少天道,“我开的是书店,哪里有把客人赶出门的道理?”

青年打量了一番周围的坏境,也不往里走,只站在门口同黄少天聊天:“这里的环境很好。”

“谢谢夸奖,”黄少天丢开手机,道,“需要咖啡吗?”

不等对方有所反应,他又飞快续道:“二十一杯,现泡的。”

对方点点头。

黄少天拿起一边的咖啡杯去泡咖啡,从柜子里拿出一袋速溶咖啡,接了热水就成了。

对方哭笑不得,道:“确实是现泡。”

他指着黄少天身边的位置道:“请放在这里吧,我身上衣服湿了,就不往里走了。”

他指的位置是平时闲置杂物的椅子,比起店里的沙发,委实算不上舒服,但对方却好像不在乎,他坐的很端正,但又不刻意,举手投足间都透露着一种家教良好的信息。

“我的名字是喻文州。”他主动介绍道,“能请问你的名字吗?”

“黄少天。”

“我听说过你的名字。”喻文州笑道,“我就在你对面的公司上班,很多公司同事都私下提及过你。”

“哦?”黄少天来了兴致,道,“他们怎么说本少?”

喻文州失笑,道:“他们说你长得很好看。”

黄少天歪歪脑袋。

“不过,”喻文州又续道,“他们还说你很······聒噪。”

黄少天翻了个白眼,无所谓瘫在椅子上,道:“本少哪里聒噪了?明明是活力无穷。对了,你想要看什么书?我们这里有最新的畅销书,《如何和下属打好关系》,《有关成功的一百个案例》,或者是《世界新发现》,《世界数学难题》?”

喻文州笑笑,没说话,他的视线落在黄少天桌上的书页上,他道:“The True Knowledge······王尔德?”

黄少天顺着对方的视线望过去,发现书页被风吹动,正好停在《The True Knowledge》的一页,这本书他没有翻完,但还是点点头道:“是王尔德。你喜欢这种?唯美主义?”

“美是无用的,但无用即是美。”喻文州笑道,“这本书还有吗?”

黄少天侧身从一旁的书架上拿过一本《王尔德诗选》递给喻文州,喻文州道了一声谢,就坐在一旁翻了起来。

世界变的异乎寻常的安静,窗外的雨声逐渐柔和,耳边是喻文州翻动书页的细微声响,时针在缓慢行走,蓝雨书店的时间被无限延长。

时针指向九的时候,客人们已陆陆续续离开,黄少天收起桌面上的书,拿起门边的一把雨伞,向喻文州道:“一起走吗?不过先说好,我只有一把伞。”

喻文州抬头,之后又侧首看了看腕上的手表,歉意道:“抱歉,已经这么晚了。”

二人推门时,一阵风裹挟雨珠打在黄少天脸上,对面的写字楼还是灯火通明,黄少天揶揄道:“还有那么多人在上班,你却在书店摸了两个小时鱼,啧啧。”

喻文州笑着点头道:“只许州官放火。”

黄少天打趣道:“哦?喻总,失敬失敬,那我们就在这里分开啦。”

他话还没说完,猛然间隔壁咖啡店的玻璃门被拉开,一个黑影带着一股淡淡的甜品味冲过来。

黄少天赶紧往右侧一让,差点撞到喻文州。

借着路灯黯淡的光,黄少天看清了对方的脸,他道:“卧槽张佳乐,你干什么啊,这么晚还没有回去,不是说好了今天你做饭吗?你······”

黄少天还没有说完,张佳乐直接道:“黄少天,快快,车钥匙借我下,我车送去修了。”

“干嘛?”黄少天防备地握紧了手中的钥匙。

“大孙你见过的吧?”张佳乐道,“他喝醉了,我去接他。”

“不是吧,”黄少天半信半疑,“他才和你见了几面啊,怎么让你去接他?”

“我怎么知道啊?”张佳乐去抢钥匙,“黄少天你废话好多。”

黄少天一个不防,被张佳乐抢走了钥匙,瞬息之间,张佳乐就跑远了,黄少天只能喊道:“喂喂喂张佳乐!卧槽槽槽你拿走了我的钥匙!我怎么回去啊?”

奈何张佳乐已经跑远了。

“你住在哪里?”喻文州道。

“锦绣园二十······”黄少天下意识开始答话,反应过来又赶紧顿住,侧身望着喻文州道,“你问这个干什么?”

喻文州笑道:“这么巧,我也住在那里,不如我送你一程?”

“不用了,”黄少天赶紧摆手,“我打车回去。”

喻文州看了眼手表,又扫了下街道,道:“时间很晚了,而且这片地方本身就难打到车。”

“那好吧。”黄少天妥协。

喻文州的车里播放的是爱尔兰音乐,婉转的小调,倒是意外契合。

车窗上慢慢被打上雨珠,黄少天侧身抵上车窗往外看,道:“又下雨了。”

喻文州道:“夏天的雨本来就来去无常。”

黄少天点点头,没有说话。车转过下一个红绿灯,喻文州的手机突然响了一下,黄少天下意识瞥了一眼光亮,发现来电显示是“孙哲平”。

喻文州将耳机别在右耳上,道:“抱歉,接个电话。”

黄少天侧过身去看窗外。

喻文州这个电话时间非常短,在这短暂的接通中,他大半时间都在倾听,最后才沉声道:“我知道了。”

看喻文州挂了电话后,黄少天赶紧道:“诶诶喻总,麻烦这儿停,我到了。”

黄少天打开车门,走了两步又突然折回来,笑眯眯道:“喻总不上来喝杯茶嘛!今天谢谢你啦!”

黄少天一边开门一边絮絮叨叨道:“这是我和张佳乐合租的房子,哦对了张佳乐就是刚刚把我钥匙抢走的人,不过你大概不知道,他是隔壁百花咖啡店的老板,我们在大学就是舍友,他就像被下了诅咒一样,无论怎么努力,最多也就是第二名,至于第一名······”

黄少天突然像是被定住了,有什么东西在他脑海里一闪而过,但转瞬即逝,难以捕捉。是啊,如果张佳乐是万年的第二名,那么那个第一名是谁?

黄少天不知道为什么,他好像完全忘了这个第一名,按照一般的情况,他应该会把这个人记得很清楚才是。

“怎么了?”喻文州关切道。

“没什么。”黄少天赶紧摆摆手。

灯光一瞬间驱散了黑暗,暖黄色的灯光给不大的屋子增添了归属感。

黄少天的房间在左手边,门开了一条小缝,透过漏进去的光,只能隐约看清家具的轮廓。

黄少天去泡茶,片刻后将陶瓷杯递给喻文州。

喻文州接过,只看了一眼就道:“正山小种。”

黄少天吐舌道:“张佳乐从云南还不知道哪里弄来的,我也喝不出好坏,反正拿水一泡,什么茶叶都一个味。”

喻文州失笑道:“也是,这么泡都是一个味道,看你泡咖啡的手法,也确实是返朴归真了。”

黄少天往沙发上一倒,放松道:“喻总就不要嘲笑我了,我本来就不喜欢这种精细的东西。”

喻文州点点头,拿出手机道:“电话号码,方便给我一个吗?”

“可以。”黄少天报了一串数字,很快手机震动了一下,一条新的信息进入。

“少天^_^”

黄少天干脆把号码联系人存了个^_^,然后将手机丢到一边。

喻文州起身告辞,黄少天又适时表达了一番感谢之情。

黄少天站在漆黑的阳台上,看着喻文州慢慢走向车,他伸出右手拇指比着喻文州的心脏,估算方位,他的眼睛在夜里过分地亮,双唇紧抿,神色冷肃,身体笔直,仿佛一把千钧一发要出鞘的利剑。突然喻文州抬头看了一眼阳台的位置,明知道黑暗中他根本看不到自己,但黄少天还是下意识地绷直脊背,原本紧张的气氛荡然无存。

不过喻文州好像只是下意识望了一眼阳台的位置,很快就转身开了车门。

黄少天慢慢坐在地上,喻文州的车开走了,他干脆躺在了地上。虽是夏天,然而刚下了一阵骤雨,空气中潮湿的冷意还是让黄少天不由自主打了冷颤。

他转头,看到沙发一角被遗落的书。

他随意从地上站起来,走过去弯腰拿起书,随意翻到了某一页,正好是那首《The True Knowledge》,黄少天定定看着书页上墨黑的英文,过了一会,才将书放回原位。

他拿起手机给喻文州发短信:

“喻总,你的书落在我这儿了。”

几秒钟后,喻文州的短信回复就来了:

“抱歉,是我忘了,麻烦少天带去书店了,明天我会去拿^_^”

“卧槽喻总你不是在开车吗,怎么回复这么快,好像是在等我电话似的,你该不会是故意的吧?”

“呵呵^_^”

再也没有新的消息进来,黄少天脑子不受控制想到网上看到的那句“如果有人在离开时看向你家阳台位置,他一定是希望你能在,很大可能他喜欢你”。

“······”黄少天有些无语自己的脑洞。

透过阳台,他看到这个城市灯火通明,像是一场梦境。

他突然自嘲地笑起来:“The True Knowledge?究竟什么才是真实,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这究竟是不是一场梦境。”

他在原地站了一会,推开房门,灯光从身后大片漏进来,照亮桌面上随意散落着枪支零件。

他坐在椅子上,双手开始飞快拆卸安装零件,不过片刻,一把枪已经在他手上成型。他拉来左手边的抽屉,开始往里面填装子弹。

他的手指瘦长,手尤其稳且精细,看起来完全不像他之前说的“对精细的事情不感兴趣”。

门轻微地动了一下,黄少天立刻动了起来,他右足轻轻一蹬,椅子飞快翻转,而在这一瞬间,他已经填装好子弹,将枪口准确对准了来人的眉心,他的食指扣着扳机,千钧一发。

来人逆着光,只看得清大致的轮廓,他开口道:“是我。”

黄少天一瞬间卸下防备,站起来开了灯,张佳乐走进来,坐在一旁的椅子上,道:“目标出现了?”

虽然是疑问句,却被他说出了肯定句的语调。

黄少天点点头,将枪支收进抽屉里,转过身道:“你呢?你和目标进展怎样?”

张佳乐摊手,懒懒靠着椅背:“难说,他看起来很信任我,但似乎又在防备我。”

“对了,”黄少天突然皱眉道,“你的目标和我的目标是互相认识的,而且可能关系不限于泛泛之交。”

张佳乐显然也没有想到这一点,脸上有些震惊的神色,很快他又冷静下来,道:“他们的圈子有重合,想认识并不算难。”

“也是。”黄少天点点头,片刻后他的手机突然响了一下。

他伸手去拿,手机的屏幕已经变了,那是一张纯黑的图,中心是印刷体的四个字母:SHAM

张佳乐也赶紧探身来看。

目标:喻文州。

年龄:23。

击杀进度:20%

剩余时间:39D16h57m19s

时间还在不停倒数。

“这个夏天走到尾声了。”黄少天道,“在这个骤雨的夏天结束之前,我必须清除他。”

———————TBC————————

评论(5)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