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鞘

长铗鸣鞘中。

【伞修】一个标准的童话故事

1.重温格林童话的产物,灵感来自于《格林童话•金鸟》
2.大概是一个套路和反套路的故事?谁比谁套路深?
3.ooc,ooc,ooc,不谈人生(手动白白)
4.考研狗心里很愧疚,好久不写文了大家还给我点小红心小蓝手,旧文实在不堪卒读,于心有愧于心有愧……趁生病赶紧码了个小故事_(:з」∠)_

叶修是个王子。
在童话故事里,王子也是分三六九等的。运气最好的王子莫过于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了沉睡的公主并且吻醒了她,最后皆大欢喜。运气差一点的虽然没有沉睡的公主,但至少最后也都顺利地继承了王位。运气最差的要数叶修王子邻国的那位张佳乐王子,听说他为了公主战胜了魔鬼,公主却因为爱上了魔鬼而殉情。每次叶修想起张佳乐,都觉得自己还算是个很幸运的王子。
叶修是个王子,却是个处境不太好的王子。
叶修小王子的母亲是个美丽温柔的王后,叶修小王子每年的生日宴会上,都会有各国的王子前来祝贺。然而好景不长,六岁那年,王后突然染上重病去世了。过了三年,老国王迎娶了现在的王后,王后在嫁给国王前已经有了一个孩子,他比叶修小王子还大两岁。年轻的王后虽然十分貌美,然而却是个狠毒的女人。在她嫁给老国王的第三年,叶修小王子就被从宫殿里逐出去,去为国王看守高山上的金苹果树了。
看守金苹果树的日子非常简单。
有一天,叶修小王子早上醒来,惯例去数树上的金苹果,才发现金苹果少了一颗,叶修小王子仔细地搜寻了一圈,才在金苹果树的枝桠间发现了一只金色的小鸟,小鸟一见到叶修小王子,就亲热地落在他肩膀上唱起歌来,叶修小王子从来没有听过这么好听的歌曲,他留下了金鸟。
一转眼叶修王子已经十五岁了,他那邪恶的继母终于想起来了叶修,她认为叶修王子的存在将会阻碍他的儿子继承王位,于是下定决心要除掉他。
她用魔镜看到叶修王子肩上的金鸟,想到了一个绝妙的主意。
当晚,她对老国王说:“我梦到神降落在金苹果树上,留下了一只金色的小鸟,只要能够拿到它,就能受到神的祝福。”
老国王说:“那好吧,那就让看守金苹果树的叶修把它送到这里来。”
王后暗中派出使者,想要提前杀死金鸟,却只拿到了它的一只羽毛,金鸟飞走了,没有人知道它飞去了哪。王后以此为借口,将叶修小王子关进了监狱。
国王看到使者呈上来的羽毛,被深深地吸引住了。
“如果我能得到这只金鸟该有多好啊!”他想。
于是国王下达了旨意:谁要是能替他拿到那只金鸟,那么他就能继承王位。
邪恶的王后所养育的大王子第一个站起来,他说:“父亲,我一定能取回金鸟。”
于是,大王子上路了,他走了整整一天,直到遇到了一片森林。突然从灌木丛中钻出了一只火红的狐狸,他的尾巴那么蓬松,那么漂亮,颜色像火一样。
“喂!”狐狸说话了,“你是要来拿走金鸟的大王子,我给你一个忠告,这条路走到头有两家旅店,你不要选择那家富丽堂皇的旅店。”
大王子心想“我为什么要听一个卷毛畜生的话”,于是他走进了那家富丽堂皇的旅店,他在那里尽情喝酒唱歌,完全忘记了自己的任务。
时间过去了一个月,老国王没能等来大王子,但他对金鸟的渴望却一天超过了一天,叶修小王子对他说:“不如让我去试试吧。”
于是叶修小王子被释放了出来,踏上了旅途。他走啊走啊,走了整整一天,终于也走到了那片森林。突然一只火红的狐狸从灌木丛中钻出来,他浑身红地像火。
“喂,”狐狸说,“我知道你,你是去取金鸟的叶修小王子,我给你一个建议,这条路走到尽头有两家旅店,千万不要选择富丽堂皇的那家。”
“谢谢你。”叶修小王子说道,“我会听从你的建议。”
于是狐狸从灌木丛中跳出来,落在叶修小王子的肩上,用蓬松的尾巴缠住了小王子的脖子,他说:“既然这样,那我就陪你走一段路吧。”
小王子带着狐狸走了一段路,他们坐在小溪边休息,狐狸在溪边喝水,尾巴下露出一截右腿,他的四足雪白,然而后腿却有道疤痕。
叶修小王子眯眼想了一会,问他道:“小狐狸,我是不是见过你?”
小狐狸没说话,把后腿慢慢缩了回去,闭眼在一旁打瞌睡。
路的尽头果然有两家旅店。叶修小王子听到他那傻瓜哥哥一边喝着酒一边吹嘘自己是未来的国王。叶修小王子径直走进了寒酸的旅店。
第二天一大早,叶修小王子走出店门,那只狐狸已经在等他了。
“你经受住了我的考验。”狐狸说,“我会带你去找那只金鸟。但首先,我们需要一匹金马,一匹跑得像风一样快的金马,它在魔王城堡的马厩里。”
说着,狐狸又爬上叶修小王子的肩头,用他毛茸茸的尾巴圈住了叶修,说道:“你不去救你的傻瓜哥哥吗?”
“呵呵。”叶修小王子头也不回地走了。

小王子和狐狸走了整整两天,才走到魔王城堡的所在地。酒馆里坐着几个醉醺醺的酒鬼在高谈阔论。
一个说:“我打败过一个城市的士兵,国王亲自给我嘉奖!”
一个说:“那又怎样?你们知道金苹果树吗?在高不可及的山崖上,有条恶龙守护它,那条恶龙长得像山一样大,眼睛睁开像窗户那么大,它发起怒来还会喷火,只要它一发怒,整个城市都要倒霉。”
小狐狸把头埋在尾巴里闷头笑。
叶修小王子盯着那个人看了很久,“他们可能对守护金苹果树的我有点误解。”他想。
最后是一个举着啤酒杯的酒鬼站了起来,他说:“你们说了这么多,照我看来都是废话,什么士兵什么恶龙,都不如城堡里的那个魔鬼,听说没有人能在那个城堡里度过一晚上。谁要是能平安度过一夜,无论提出什么要求,魔鬼都不能拒绝。”
“我想,我们可以去试试。”狐狸说。
城堡里结满了蜘蛛网,灰尘遍地,叶修小王子说道:“我要是能安全度过这一夜,第一件事一定要让魔鬼把这里好好打扫一遍。”
入夜以后,在狐狸的帮助下,叶修小王子生起了火,他枕着小狐狸的尾巴,靠着火堆睡着了。到了半夜,叶修小王子突然被冷醒了,他下意识去摸身边,发现小狐狸不见了,火堆也熄灭了,但他一点也不害怕,坐在原地慢慢等。
没过多久,黑暗中慢慢有人走来走去的声音,有的脚步声很近,近到就在小王子的耳边,仿佛是擦着他走过去的,小王子皱了皱眉,说道:“劳驾点个火,你们走来走去不无聊吗?”
“嗤”地一声轻响,蜡烛被点燃了,狐狸蹲在蜡烛旁边,嘴上还叼着半截没燃烧完的火柴,光亮起来的瞬间,那些脚步声都消失了。
“我以为你走了。”叶修说。
“我只是去找蜡烛了。”狐狸回答,“睡吧,这个晚上还很长。”
叶修小王子躺着了一会,完全没有睡意,于是摸出一副牌:“不如来打牌吧。”
“我已经猜到你手里是什么牌了。”狐狸说,“这把是我赢了。”
“哦?”叶修说,“现在下结论还太早吧。”
慢慢地,一些黑影靠近他们,趁着他们争论不休的时候,凑上来看他们各自手中的牌,最后魔鬼也来了,想偷偷看一眼叶修手里的牌。叶修小王子一下子丢开手里的牌,一把抓住魔王的头发,让他也加入了赌局。
“哎呀,我又输了。”魔王十分沮丧地把牌一扔,“今天我的手气怎么这么差,你们俩是不是串通了?”
“当然没有。”叶修小王子说,“我是一个正直诚实的王子。”说着他顺手从牌堆里偷偷摸走了一张鬼牌,藏在了袖子里。
“你已经没有钱可以赌了。”狐狸说,“我听说你有一匹金马,它跑起来比风还要快。”
“我不能拿那匹马赌,”魔鬼很为难,“那匹马不是我的,我只是替我的主人看守它。”
叶修小王子被挑起了好奇心:“你是一个魔王,怎么还要听从别人的指令?”
魔王炫耀地说:“因为我的主人是世界上最厉害的巫师,他只用一招就打赢了我!嘿伙计!一招!”
狐狸毫不客气地打断了他的话:“你只需要决定赌还是不赌就可以了。”
叶修小王子诱惑他道:“你如果怕主人怪罪,只要赢了不就可以了?”
魔王觉得小王子说的很对。
天还没有完全亮,小王子已经和狐狸乘着那匹比风还要快的金马在路上奔驰。
“你听着!”狐狸的尾巴紧紧揪住叶修小王子的脖子,在他耳边大声喊道,“金鸟就在王宫的大厅里,你不用害怕,所有人都已经睡着了,你只需要偷偷将它带出来就好了!但记住一点,不能用黄金的鸟笼装那只金鸟,不然会发生很可怕的事。”
叶修小王子在马背上被狂风吹得几乎失聪,大声回复道:“你说什么?我听——不到!”
“你是聋子吗!”狐狸大声喊道。
“你是不是在骂我?”叶修大声喊了回去,“你这种语气很像我以前的一个朋友!”
“你说——什么?听不到——”狐狸崩溃地喊道。

整个宫殿确实像狐狸说的那样,全部都陷入了沉睡,只剩金鸟被关在木笼子里唱歌。叶修小王子轻易地带走了它。
“喂喂喂!”金鸟在笼子里不停地拍打翅膀,“别把我交给你们的国王!我发誓会给你好处的。”
叶修小王子立马停住了,居高临下问金鸟:“什么好处?说说。”
金鸟在笼子里昂首挺胸,说道:“我是无所不知的预言家,只要你答应我放了我,我可以回答你一个最想知道的问题。”
“什么都可以问?”叶修小王子似笑非笑。
“什么都可以。”
“那只狐狸是不是苏沐秋?”
“?????”金鸟愣住了。
“回答。”叶修小王子不耐烦了。
“你……你怎么不按常理来啊!”金鸟各种凌乱,“你不想知道怎么打败囚禁了公主的女巫的办法吗?你不想知道失落古国的秘宝藏在哪儿吗?你不想知道黄金泉为什么不再流淌了吗?”
叶修小王子看着金鸟。
金鸟被友善的视线看得毛骨悚然,终于低下了它高贵的头颅,用很小的声音说“是”。
“呵呵呵呵。”叶修笑了一会,“他是被下魔法了吗?怎么会变成一只狐狸。怎么才能解除魔法?”
“这是第三个问题了。”金鸟说。
三分钟后,被吊在锅子上的金鸟终于受不了了:“我什么都说,我什么都说还不行吗?”
“怎么去了这么久?”叶修一出城堡,马上的狐狸就立刻睁开了眼,狐疑道:“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叶修小王子一副伤心的表情:“小狐狸,我真后悔啊,我应该听你的话的,我把金鸟放进了金笼子里,于是它大叫起来,整个宫殿的人都醒啦!国王抓住了我,要判我偷窃罪,把我送上绞刑架,现在只有一个方法能救我了。”
金鸟一脸颓丧的样子落在他肩头,瑟瑟发抖。
“现在只能去找到最美丽的公主才能救我了。”
金马又奔驰了起来,金鸟几乎要被气流吹出去,它不敢靠近叶修,只好狠狠扒住狐狸的尾巴,痛的狐狸差点想一巴掌把它拍下去。
“我觉得这件事结束后,我们可以尝尝烤金鸟的味道。”狐狸说。
“我也觉得。”叶修小王子点头赞同。
“所以你现在是不聋了?”

“要想得到世界上最美丽的公主可不简单。”金鸟叽叽喳喳说道,“小公主在八岁的时候就发誓,谁能够收服城堡里的魔王,打败金苹果树的恶龙,她才愿意跟他走。好几年过去了,已经有无数勇士望而却步了,所以你……”
“你像邻国的黄少天一样吵,”叶修小王子打断它道,“能不能闭嘴,我几乎要怀疑你是不是也中了魔法诅咒。”
金鸟不说话了,叶修小王子走到了公主的塔楼下。
“亲爱的小公主,”金鸟说道,“勇敢的小王子来接受您的挑战了。”
很快塔楼上传来清脆的声音:“哎别想啦!我劝你们还是早点放弃吧!我的条件可是很苛刻的,你们知道金苹果树吗?在高不可及的山崖上,有条恶龙守护它,那条恶龙长得像山一样大,眼睛睁开像窗户那么大,它发起怒来还会喷火,只要它一发怒,整个城市都要倒霉。”
叶修小王子仿佛明白了流言到底是怎么流传的了。
“喂,”叶修小王子抬头喊道,“沐橙,别闹了。”
“诶?”塔楼上没声音了,很快窗户被推开了,一位公主推开了窗,她的头发像檀木,皮肤像雪,嘴唇像樱桃。
“叶修!”苏沐橙公主大叫了一声,把窗子一关,“噔噔噔”就跑下了楼,扑进叶修怀里,“你怎么来了啊?”
苏沐橙公主松开叶修,慢慢环顾四周,她先是看到了叶修肩膀上呆住的金鸟,紧接着看到了跑得比风还快的金马,然后看到了金马上露出半个头的狐狸。
“哥……”苏沐橙公主接触到狐狸眼神,舌头转了个弯,“个好可爱的狐狸。”
金鸟向苏沐橙小公主说明了情况。
“小事一桩!”苏沐橙翻身上马,“赶紧走赶紧走,早去早回。”
金马在半路休息的时候,金鸟停在树枝上,狐狸靠着树闭眼,
叶修小王子把苏沐橙公主带到一边。
“那只红狐狸是不是你哥?”叶修说。
苏沐橙眼神躲闪:“不……不是啊,我哥怎么会是一只狐狸哈哈哈哈。”
苏沐橙十分尴尬地笑了一会。
叶修说:“你小时候就不会说谎。”
“好吧好吧,”苏沐橙说,“是我哥。”
紧接着,她就竹筒倒豆子,把苏沐秋是如何被邪恶的巫师诅咒的事情全盘托出。
“要破解魔法……”苏沐橙神秘道。
“亲吻?”
“不不不,想什么呢,”苏沐橙说,“杀了他就好啦。”
“?”
“也不是那么简单的,”苏沐橙说,“首先杀他的人就有条件,必须喜欢我哥,我哥也喜欢他才行,简单地说就是命中注定嘛!”
“这个我懂,”叶修说,“和之前那个睡美人的故事一样的要求,还有吗?”
“还有啊,”苏沐橙说,“杀他的武器也有要求,好像是必须是那个巫师的一把伞,叫什么‘千机伞’,不过这把伞的具体位置大概只有我哥知道吧。”
之后的事情就快速多了,叶修假装用公主换回了自己的赦免,又在得到赦免后,用金马抢走了公主,他们一路奔驰,很快就到了初次见到狐狸的那片森林,这期间,叶修一直想套小狐狸的话,但偏偏狐狸非常聪明,只要一谈到,就又能巧妙将话题转移。
“我要走了。”狐狸说,“这片森林是我最后的活动范围,一旦走出这片森林,我就会受到惩罚。”
“不陪我走完最后这段路吗?”叶修说。
狐狸摇摇头:“你已经没有危险了。现在记住我两个忠告。一不要买绞刑架下的肉,二不要坐在井水边。”
叶修小王子答应了他。
狐狸轻轻一跃,很快消失在了森林里。
“现在怎么办啊?”苏沐橙说,“真的就这样走了?”
叶修小王子说:“我有办法。”
金鸟看到狐狸离开了,开口道:“你是不是也该放我走了?”
叶修看了它一眼说:“会放你走的,但不是现在。”
叶修小王子路过了当初的旅店,发现他们正在审判犯人,原来他的哥哥因为花光了所有的钱,没办法偿还债务,所以被判处了绞刑,叶修小王子花钱赎回了他。
金马停下来休息的时候,叶修坐在了井边上,他那坏心肠的哥哥从后面把他推进了井里,然后牵着马,带着金鸟和苏沐橙公主回了国,然而半路上公主偷偷放跑了金马,那匹马飞快地跑起来,很快就不见了踪影。
叶修小王子没有死,那口井是他早就选好的枯井,只有厚厚的一层青苔,叶修枕着手臂,抬头看井口的天空,盘算狐狸什么时候会出现。
“唉。”狐狸说。
“喂,”叶修说,“我们第一次见面也是这个场景吧,不过那个时候是你在井底,我记得是我六岁生日的时候,失手把你推到了井里,你右脚踝上的伤疤就是那时候的吧,苏沐秋?”
“唉。”狐狸又叹了一口气。
“现在你是不是该告诉我,去哪里找那把伞了?”
魔鬼再一次见到狐狸和叶修小王子的时候,正愁眉苦脸地拿着扫把打扫城堡。他几乎是飞速地丢开了扫把,一转眼就不见了。
“不是吧。”叶修说,“这么怕我们?”
“喂,魔鬼!”叶修说,“我有笔很好的买卖。只要赌一把。”
“不赌啦!”魔鬼的声音在城堡回荡,“上次输掉了马,我简直不敢见主人。”
“哎你不能这么想啊,”叶修说,“你看看这是什么?”
金马慢慢踱进城堡。
“只要你赢了,”叶修说,“这马不就又归你了,这样你主人根本不会知道,你呢,也就不会有损失了,你说对不对,而我嘛,只想要一把没什么用的伞。”
魔鬼想了想,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
很快金马载着叶修和小狐狸向着王城的方向飞奔而去,小狐狸的爪子下按着一把白色的伞。
苏沐橙公主已经哭了整整一天了,最擅长说笑话的人都无法逗笑她。
“一定是太紧张了,毕竟很快就要做王后了。”一个厨娘说道。
“也许是思念家乡了。”给苏沐橙公主缝制结婚新衣的裁缝说道。
叶修小王子的马踏上王宫的一瞬间,苏沐橙公主立刻不哭了,她打开门,说道:“我要见国王。”
然后她就把小王子被害的故事当着所有大臣的面说了出来,大王子吓得倒在地上,被卫兵拉了下去。
苏沐橙说:“我感觉的到,他们回来了。”
大厅的门被推开了,叶修王子肩上扛着一把白色的伞,一只火红的狐狸团在他肩上,在叶修停在大厅的瞬间,从他肩头跳了下来,稳稳地落在了地面。
所有人都为叶修小王子的顺利归来而感到高兴。
厨娘说:“他和公主多般配啊。”
裁缝说:“我要缝制出最华丽的礼服来庆祝婚礼。”
可是叶修小王子说:“我不愿意和公主结婚,我已经有了自己喜欢的人,他就在这里。”
国王和大臣茫然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最后老国王说:“孩子,究竟是哪一个?”
叶修小王子头也不转,他拿起那把白色的伞,轻轻一抖,伞面已经变成了一把枪,子弹击中了小狐狸,他倒在了血泊中。
叶修又一抖千机伞,伞骨拆成了一把刀,叶修砍断了狐狸的四肢。
国王吓得从王位上跌坐在地。
然而奇迹发生了,那只火红的狐狸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位非常俊美的年轻王子。
苏沐橙公主一下子冲过去,抱住那个年轻人:“哥哥,太好啦!魔法解除啦!”
叶修小王子用伞骨指着苏沐秋,对所有人和善地说:“我要和这个人结婚。”
裁缝说:“苏沐秋王子一定很适合红色的礼服。”
厨娘说:“我要多研究几道新菜才行呢。”
叶修放走了那只金鸟,继承了王位,处死了他那恶毒的继母和傻瓜的哥哥,他和苏沐秋举行了盛大的婚礼。你看,这岂不是一个标准的童话故事吗?
就这样时间过去了很久。
一天深夜,一个穿着黑袍的年轻男人走进魔鬼的城堡,魔鬼正在和自己打牌,这个时候的城堡已经被他打扫地十分干净了。
魔鬼看到黑袍巫师的瞬间立刻站了起来,他说:“主人,你回来了。”
一只金色的小鸟落在巫师的右肩上,巫师拿出一张纸靠近火苗。蓝色的火舌一下子舔上纸张,将它烧的干干净净。
“从今天起,你自由了。”巫师说,他放下帽子,露出一张年轻的俊美的脸。
契约烧毁的瞬间,魔鬼的身体被无限拉长又缩小,最后凝聚成一团黑雾,从窗口消失了,城堡中只余下他狰狞的笑声:“我自由了,我自由了。”
“你做得很好。”苏沐秋说。



评论(4)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