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鞘

长铗鸣鞘中。

【喻黄】末日AU‖剑出『十四』

>>>>>>14
刘小别插着耳机抱着剑在前面走,卢瀚文一直在他身边转来转去,就差把眼睛粘到刘小别身上。

卢瀚文喊了几次“一决胜负”,终于发现刘小别根本听不见他说的话,瞬间就泄气了。

黄少天和徐景熙搀扶着昏迷的郑轩往前走,刘小别剑术很好,卢瀚文也不差,有两个人在前面开路,黄少天完全不担心。

大概是知道身边的小鬼终于安静下来了,刘小别拔下一只耳机转身问道:“还要多久?”

“不远了,走到头就是,但我也不能确定队长是不是还在会议室。”黄少天答道。

会议室的灯还亮着,黄少天刚要推开门,就听到里面喻文州道:“抱歉,这件事我可能无法承诺你。”

喻文州说完这句话就打算离开,他几乎和黄少天同时推开门。

“少天,”喻文州道,“你怎么来了?”

“喻队。”刘小别站在黄少天身后道,“队长让我来找你。”

喻文州一点也不吃惊,似乎早就有预料一般,他微笑道:“刘小别,好久不见了,王杰希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喻文州似乎一点也不避讳,刘小别自然也就不在乎了,他想了想道:“情况不乐观,中央不太稳定,为此我们不得不撤出联盟总部,放弃掉荣耀网址。”

喻文州点点头,思考了一会,笑道:“好的,情况我知道了,具体的事宜我们回头再说。”

“队长,我们这是要放弃掉南营了吗?”卢瀚文问道。
喻文州似乎有点吃惊,他转头去看林中尉。

林中尉神色疲惫,道:“抱歉,还没有来得及通知您,南营我们已经守不住了,现在只能丢卒保车。”

喻文州理解地点点头,问道:“从这里到北营需要多久?”

林中尉道:“徒步半个小时,坐车只要十几分钟。”

喻文州道:“郑轩是病人,让他和徐景熙医生一起坐车离开,南营还有什么人员无法参与战斗吗?”

林中尉道:“伤员已经在陆续撤走了,等等!还有一家三口。”

“我们的车还停在下面,让他们先离开。”喻文州道。

林中尉点点头,手势示意之前离得较远的警卫过来将他们送走。

“接下来······林中尉,容我冒昧,这座大楼的等级很高,一般这种建筑都会有一个能源控制室,用来应对在紧急情况下摧毁文件,那么这栋楼的能源控制室在哪里呢?”

“在顶楼,”林中尉道,“少校,我能猜到您的做法,那也正是我之前想过的方法,但是······这不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黄少天探头道。

“因为这栋楼的能源控制室在最顶楼,而且从按下摧毁键开始,倒计时只有五分钟,时间太短了,按键的人根本来不及离开。”林中尉摇头。

喻文州又重新走进会议室,站在门边,眯起眼睛通过会议室巨大的窗户测算了一下距离,露出胸有成竹的温和笑意:“这件事就交给我吧,同时我也需要你们的帮助。”

“林中尉,现在留下来的可以战斗的人员还有多少?”

“陈原的小队还在,大约有二十人。”

“可以,小别,瀚文,你们随林中尉与陈原小队汇合,你们要做的事情就是将南营离散的丧尸群引入这栋楼,同时封楼。少天,”喻文州望着黄少天,笑道,“你的跳远能力怎么样?”

“诶?”黄少天没有想到队长突然问了一个完全不相干的问题,但他很快就反应过来,自豪道,“当然很好,本少是什么人,队长你不要小看我,从小到大我的跳远一直都是第一名,无论参加什么比赛。”

他抬起手低头看了一下手表,道:“那好,现在开始对表,北京时间六点零八分。”

众人对表妥当,喻文州道:“林中尉,你们有三十二分钟的时间完成你们的任务,少天,你跟我走。”

众人分散开来,喻文州和黄少天顺着中央的楼梯向上行,一路上推平丧尸,到达顶楼只花了十分钟。

黄少天一把将顶楼的大门封死,将冰雨归鞘。喻文州很快就在顶楼尽头的房间找到了能源控制室,他的指节飞快地在键盘上按动,自动编写程序开启清扫程序,所有能源格开始归零,呈现出刺目的红色,在喻文州按下最后一个键时,能源格自动蓄满,满屏都是绿色。

“清除程序就位,是否启动?”

喻文州看了一眼表,六点二十五分。

他整个人都处于一种放松状态,游刃有余地行走在刀锋上。

黄少天觉得这个时候的队长很陌生,但这陌生并不让人感到害怕,相反,他只会让人更想去探究这种陌生,走进这种陌生。

“少天在看我?”喻文州回头一笑,虽然是疑问句式,却说出了肯定句的语调。

黄少天点点头,道:“队长,你身上有很重的迷雾,每次接触,都只会让我对‘荣耀’的好奇心更重,就在刚刚,我已经决定事情结束后,我想要知道你的秘密。”

“好啊,”喻文州笑眯眯,“看来我的判断是正确的,少天确实是和我一样的人。其实荣耀说起来并不复杂。”
喻文州又低头看了一眼表,六点三十分。

“还有五分钟,已经足够。”他走近黄少天,道,“其实荣耀是一个战队的名字。它创立于七年前,最早的雏形是由两位前辈提出:在军政系统下独立出一个特殊的行动小组。它从2014年开始成立并秘密选拔小组成员,我是2018级成员,正是第四期。这个小组的成员一般情况下都不会碰面,他们分散在世界各地,涵盖各个领域,互相独立,保密级别是最高,只有像这种情况,才会由联盟最高主席下达命令汇聚。”

“除了你之外,这个小组里还有谁?”黄少天问道。

“你听说过王杰希这个名字吗?”

“等等,队长,你刚才好像在和刘小别的对话中提到这个名字,我当时就觉得有点耳熟,你这么一说我就想起来了,”黄少天一脸震惊,“我靠靠靠我大学必修课的导师非常推崇他!中科院院士?国家特级军事化学专家?”

“就是他。”喻文州点点头,“他在北京有自己的实验小组,刘小别就是其中的一员。”

黄少天想了想,又道:“那联盟呢?”

“时间到了少天,”喻文州转身按下“确定”键,数字疯狂开始倒计时,喻文州歉意道,“只能出去之后再说了。”

“好的队长,”黄少天问道,“那现在我们怎么出去?”

“先上天台。”喻文州握住黄少天的手,二人穿过狭窄的楼梯,推开有些生锈的大门,万丈刺目的光线一下子就涌入眼中。

黄少天过了几秒才适应太过刺眼的光线。

“少天,这就是路。”喻文州面对着黄少天站立,天台上的风把他的衣袖都吹起来,他身处婺源的最高点,周围是鳞次栉比的高楼。

“卧槽槽槽槽槽队长······”黄少天突然明白了之前喻文州为什么要问他跳远怎么样了,他有点不敢置信开口,“队长我们是不是要从这里跳到另一栋大楼顶层上去。”

“少天果然很聪明。”

“不是啊队长,我就算跳远再厉害,也不可能跳出这么远的距离,”黄少天伸出左手预估了一下距离,“这最起码有四米远。”

“4.3米,误差在0.1米之内。”喻文州补充道。

“如果只凭借自身的弹跳距离自然不可能做到,但加上了爆破的力度,那就未必了,”喻文州走过去,低声道,“少天,你害怕吗?你愿意相信我吗?”

“本少怎么可能害怕,”黄少天满不在乎道,“队长你说可以,那当然就是可以了。本少可是荣耀喻文州的搭档,怎么可能惧怕这种小事?”

喻文州失笑,他轻轻触碰了黄少天的指尖,与他十指相交,轻声道:“当然,少天和我,可是要一直并肩作战的。”

“滴——”地一声轻响,喻文州道:“就是现在!”

黄少天在听到喻文州声音的刹那就开始助跑。

五秒。

他们右足使力,踏出第一步。

四秒。

他们翻上栏杆。

三秒。

他们踏上栏杆顶端。

两秒。

他们左脚离开地面。

一秒。

他们双足凌空。

爆炸的巨大冲击力裹挟着他们,黄少天感觉自己被一股巨大的推力推向前方,耳后是爆炸的巨大声响,甚至让他产生了短暂的世界无声状态。

在这宛如创世之初永恒的一瞬间寂静中,他和喻文州成功踏上另一栋楼的天台,相视一笑。

——————————TBC————————
二更达成。
荣耀揭晓了。

评论(5)

热度(34)